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164章 情知起167

第164章 情知起167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七章

    范征带着一束玫瑰和一瓶香槟,走进了法式餐厅。

    没一会儿,邓朝华来了。

    “宝贝儿,这是送你的,谢谢你!”范征叫服务生开了香槟,送上了玫瑰。

    邓朝华莫名惊喜,“jerry,今天怎么想到送我花?”

    “香花配美人,难道不对吗?”范征笑得非常帅气,然后拿出了一张卡递给她,“亲爱的,这是上次你借我的资金,我已经赚了一大票,现在连本带利还给你!”

    邓朝华接过来,更是惊喜,“真的吗?”

    “当然,我说过了,我有内-幕消息,只要我愿意,这点钱也不过是赚个零花。”

    范征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然后举起香槟与邓朝华碰杯。

    这天两人约会之后,第二天邓朝华就迫不及待地到银行查看那张卡。

    当她发现上面的数字,是自己借给范征的五倍之多,心思立马活络了起来。

    范征给自己那么多,他赚得恐怕更多,几万块钱借给他,才一个月不到就赚了二十来万,如果拿一百万给他,岂不是能赚几百万!

    邓朝华眼睛里当即全是钱币的符号在打转。

    没两天,她就给范征打去了电话,“jerry,我和几个朋友商量一下,打算请你帮我们打理基金,可以吗?”

    范征推脱了两下,后来说:“朝华,因为你是我的女朋友,我才会同意这件事,希望不要再有别人参与了。”

    邓朝华连连答应,喜不自禁。

    同样的一幕,也发生在夏薇那里。

    夏薇和范征之间是秘密相处的关系,夏薇一方面害怕万一范征不靠谱,被谢嘉诚知道了,自己人财两空;一方面也害怕邓朝华知道,毕竟范征是邓朝华明面上的男朋友。

    不过,从范征的角度来说,他自然是更喜欢夏薇这种美女。

    但是宰起来却要更狠一些,谁要夏薇把牧锦惹毛了呢?

    “薇薇宝贝,亲爱的,我已经打算和邓朝华分手了,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

    他整容做出来的电眼释放着十万伏的高压电,夏薇晕了。

    她决定铤而走险,从谢嘉诚那里骗钱说要开店,让范征去操作基金。

    ……

    魏熙然终于生了个女儿,当天医院便给孩子做了血型测验等一系列的检查。

    魏熙然是a型,路仕铭是o型,然而孩子却是ab型。

    看到这张化验单,路仕铭当即大发雷霆。

    魏熙然在麻醉中,不可能知道这一切。等她醒来的时候,路仕铭已经搬离了她的公寓。

    结婚这几个月,除了最开始,还算有一段美好时光,后面由于路仕铭找工作不顺利,吃住都是魏熙然负责,在小李的挑拨下,她开始对路仕铭颐指气使看不顺眼。

    因为她是孕妇,所以路仕铭一直忍着,哪知孩子生下来,竟然不是自己的种!

    他再也忍不下去了。

    魏熙然还没坐完月子,一纸离婚协议放到了她面前。

    她欲哭无泪,不明白当初的亲子鉴定结果怎么会是错的。

    路仕铭已经回了路家,短暂的婚姻给他带来的是嘲笑与讥讽,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点点。

    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魏熙然的孩子不是他的”消息传遍了景山,大家都笑他是个冤大头,绿帽子戴得爽,被个女人骗得团团转。

    孩子满月后,魏熙然腆着脸要求路家给予赔偿,要求分割财产。

    路仕铭咬牙切齿拿出婚前财产公证书给她看,他那时分无分文,根本没有财产!

    “给你脸不要脸,再来纠缠,我们就法庭上见!你的孩子不是我的,这件事是你欺骗我,要判也是判你赔偿我!”

    路仕铭状如鬼魅地对魏熙然恶狠狠说话,已然全无昔日情分。

    魏熙然抱着孩子,吓得差点跌一跤。

    离开路家,魏熙然坐在门口休息了好一阵。

    小李眼珠子骨碌一转,“小姐,孩子不是路家的,但是肯定是裴家的啊!现在都生下来了,不如就去找裴少?”

    一孕傻三年,魏熙然脑子糊糊涂涂,听了小李的话,当即就跑到了裴家门口大闹。

    这下,景山更有热闹看了。

    众人本来不知道魏熙然同时和两个男人交往的事,如今听说孩子竟然是裴御东的,全都瞠目结舌。

    其实景山的少男少女分分合合的事情也不少,但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人,劈腿的事情不可能发生,毕竟闹出来不好看。

    都是规规矩矩结束了一段感情,再开始另外一段。

    像这么恬不知耻,怀了孕都不知道是谁的,还骗婚的情况,真是闻所未闻!

    路家和裴家处在风口浪尖,很长一段时间内,全景山几乎无人邀请他们参加任何活动。

    裴太太气不过,想找自己妹妹牧太太的麻烦,想问问她究竟是怎么教育魏熙然的。可是因为牧锦与顾震苏的关系,她也不能去兴师问罪,只能拿裴御东撒气。

    裴御东则是直接找上门,差点踢坏了魏熙然的公寓门。

    魏熙然吓得瑟瑟发抖,涕泪交加,“孩子真的是你的,御东……”

    “是我的又怎样?你想我娶你?门都没有!”裴御东吓唬她,“想要给我生孩子的女人还少?我缺你一个?如果早知道是我的,你以为我会准你生下来?真没想到啊魏熙然,你居然骗得我们团团转,借着跟路仕铭结婚的机会,生下我的孩子!”

    魏熙然哀哀哭着,“表哥,从前你不是很喜欢我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裴御东抱着手臂冷眼看她,“谁是你表哥!我早就受够了你那一套!顾震苏说得真没错,我就不该和你来往!……真是倒了血霉了,居然让你生了孩子……”

    他晦气得不行,大大的发了一通脾气。

    这件事,最终由顾家发话,让裴御东把孩子带回家里抚养。

    孩子的赡养费本来应该由父母双方给,但裴家对魏熙然的欺骗行为深恶痛绝,不要她的赡养费,但是也不会给她任何补偿。

    魏熙然才是真正的人财两空。

    事情刚一解决,本来已成为她心腹的保姆小李马上辞职走人。

    魏熙然无人照料,原本怀孕变胖的身材,迅速好似瘪了气的气球般瘦了下来。

    她这时才静下心来回想一切,一步错步步错的棋局根本无解。

    学业也算是废了,幸亏,还有服装厂……

    魏熙然等着邓朝华来向自己汇报公司运营的情况,哪知连等了许久都不见人影,打电话也不通。

    她惴惴不安,终于想到要去看一眼,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到服装厂门口,发现工人们在那里聚集,要求付给工资,还有布料商等在那里,要求结款!

    原来,邓朝华挪用了服装厂的公款,人已潜逃。

    之前她与一家叫做金帛贸易的公司合作,对方付款非常爽快,于是又签订了一个非常优惠的几百万元大单。

    布料商也同意先发货过来,等到订单完成,再付布款。

    一切都很完美。

    邓朝华就将服装厂先前赚的那一笔资金全部拿给范征操作基金。可以说,她掏空了整个服装厂。

    只要完成了金帛公司的订单,结款之后,工厂资金就能回笼,继续运转。然而,就在订单完成之际,金帛贸易竟然撤销了合同,整个公司也宣布破产。

    而范征,则带着邓朝华和夏薇给出的巨款,消失得无影无踪。

    邓朝华心知完蛋,于是潜逃在外。

    魏熙然作为法人,被布料商和工人告上了法庭,这次完全是欲哭无泪,求助无门。

    路仕铭彻底的伤了心,不再见她,暂时离开了安市。

    裴御东恨她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帮她?

    她想向牧家求助,但是每次要靠近牧家大门或者牧家人的时候,总会被顾震苏的人拦住。

    魏熙然知道惹不起顾震苏,只能黯然离开,想办法变卖了牧家夫妻给她的公寓,总算是将欠款补上。

    邓朝华后来被警方抓到,一无所有,无力赔偿,最终被判了刑。

    这一切,夏薇知道后,惊慌失措。

    她跑到范征的别墅去找人,结果看见里面正在搬家。

    搬家工人回答:“范征?jerry?哦,他是租这房子住的,车子也是租的,已经退租了。”

    她跑到范征的公司,发现人去楼空,连名字都变了。

    公司职员说:“范总啊,他本来只是个小小的股东,现在已经退股离开了。”

    所谓的英国贵族,什么范家,完全就是谎言。

    夏薇辛辛苦苦存下的几十万,以及从谢嘉诚那里又骗来的一百万,打了水漂就沉入水底,再也不冒一个泡泡。

    谢嘉诚本来听夏薇说要和朋友合伙投资开个化妆店,还很积极的帮她打听消息跑门面,结果听说钱被朋友骗了,也是郁闷难言,好几天没去找夏薇。

    一年多来,他对夏薇都很好,夏薇也就理所当然不把他当回事了。根本无所谓他去不去,自己还是吃喝玩乐,自在得很。

    某日,谢嘉诚在酒吧借酒浇愁,无意中听到旁边座位的人说起,有个叫夏薇的女人,一掷千金泡小白脸,结果小白脸捐款逃跑了的事。

    谢嘉诚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气得差点将玻璃杯捏碎!

    那几个人把这件事当成笑料,聊得十分起劲:

    “哈哈哈,笑死人了,你们以为那个夏薇是富婆吗?还学人家包小白脸!她自己也是个被人包养的货!还瞧不起她的金主哪!”

    “什么什么?怎么回事?”

    “嗤,夏薇的金主是个煤二代,有钱!长得嘛,嘿嘿嘿,你们懂得,噗……”

    “哟,那女人没钱,被人包养还嫌人长得丑?什么道理,卧槽!”

    “谁要人家煤二代喜欢她呢?真是恃宠而骄。”

    “我呸,要是我包养的女人敢这么对我,回去就让她把钱全部吐出来!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她那个金主也真是个蠢的,这种女人又不是老婆!她都不要脸敢用你的钱了,你还不敢教训她?”

    “就是!对于这种女人,没什么好尊重的,也就是个玩意儿!”

    ……

    谢嘉诚听得心头火起,他总算感觉到,自己那么憋屈简直是毫无意义!

    夏薇算什么东西!

    想到这里,他站起来就冲出了酒吧。

    那几人看他走了,掏出手机拨打电话,“ken哥,你交代的任务已经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