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158章 情知起161

第158章 情知起161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两人约好了时间去做亲子鉴定,等路仕铭走后,小李偷偷给魏熙然说:“小姐不用紧张,这孩子当然是路先生的,怕什么。”

    魏熙然憋着一股气,“你懂个屁!”

    她真的心里没底。

    假若真不是路仕铭的,不如塞点钱给医生改掉结果?

    真的去找裴御东吗?她实在害怕。

    她苦笑了起来。

    如今才知道,苦果的滋味不好尝。

    路仕铭本意是去孟家的圣罗兰医院做亲子鉴定,但是魏熙然拼死反抗。

    “仕铭,去圣罗兰看病的都是景山大道的人家,如果他们知道我去做亲子鉴定,那让我的脸让哪里放?亲子鉴定其他医院也可以做,求求你给我留点脸面。”

    路仕铭看她说的可怜,总算同意了。

    过了几日,ken接到小李电话,汇报鉴定结果时,忍不住都唏嘘了一阵。

    “怎么样。”顾震苏边看着电脑上的信息,边随口问。

    “孩子是裴少的。”ken回答,“准确的说,鉴定结果不是路少的。魏熙然只和这两人有过接触,那么应该是裴少的。”

    顾震苏愣了一下,停下手中的工作,按了按眉心。

    “嗯,按着阿锦制定的计划去办,将报告书改成是路仕铭的。”

    ……

    拿到报告的那一刻,看到父系可能性是99.9999%时,魏熙然欣喜若狂!

    “仕铭!”她含着眼泪看向身边的男人。

    路仕铭接过报告,心情十分复杂。

    曾经,与魏熙然结婚是他设想的未来生活的一部分。

    如今,这事情快要实现,他竟然感觉是一种烦恼。

    但是他承诺过,如果孩子是自己的,就和魏熙然结婚。

    拿着报告,他没有说什么,回到了路家。

    路先生看了之后,狠狠地将之摔在茶几上,而路太太看了之后直接撕成了碎片。

    “让她打掉!”路太太指着鼻子骂自己儿子,“你干的好事,你自己解决!拿报告回来干什么?”

    “我已经答应要娶她了。”路仕铭已经决定了这件事,所以也不再彷徨,淡定地说着。

    路先生非常心烦。

    最近路家的工厂正与顾氏下面的机械贸易公司合作一个大项目,正巧是路仕铭负责的。

    但是下面的几个元老已经不服了,说他为了私事弄得公事都没办好。

    还说顾家对路家的工厂不满意,打算要换一家合作。

    路先生为了这件事焦头烂额,结果儿子居然跑来说,要和一个被赶出牧家的女人结婚,而且那女人的真实身份那么低下。

    势利眼的路太太近来过得也很糟糕。

    景山的太太们时常聚会,言语之间提到路仕铭和魏熙然的事,都极其轻蔑的嗤笑。

    路太太的脸皮都快被丢没了!

    “你想得美!”路太太首先发难,“她是什么人?想进我们路家的门,没门儿!”

    路先生也指责儿子,“你整天不知道在干什么!公事不处理,就想着鬼混!不行,绝对不行!让她打掉,跟她分手!给她点钱也就是了!”

    路太太撇嘴,“给什么钱,她自己贴着仕铭,怪谁?”

    路仕铭很平静,“我会好好去上班的,但是先结了婚再说吧,孩子都几个月了,现在也不能打掉了。”

    “不行!”路先生发怒了,“你要跟她结婚,你一分钱都拿不到!滚出这个家!”

    路太太有点犹豫,但最后站在了自己先生这一边,“对,那个魏熙然根本不是什么好鸟,现在被赶出牧家,就想嫁进我们家来享福,想要我们路家的钱,不可能!仕铭,你要真的死不悔改,那就离开路家!我们跟你断绝关系!”

    这个结果也在路仕铭的意料之中,他无奈地说:“我相信熙然是愿意跟我好好过日子的。既然你们这样说,那我就离开路家,不会要你们一分钱。”

    路先生和路太太在盛怒之中,当即就把他赶走了。

    第二天,路仕铭疲惫地来到魏熙然的公寓,手中拿着一份《安市日报》递给魏熙然。

    “好了,我和家里断绝关系了,我们结婚吧。”

    魏熙然不明所以,拿过报纸一看,上面在明显的位置刊登着这样一条消息,“不孝犬子路仕铭正式脱离路家,此后路氏企业的继承与其无关……”

    “你、你……”魏熙然脸色发白。

    她嫁给路仕铭,就是为了当路家少奶奶,若是路仕铭和路家脱离关系,那她还当什么少奶奶啊!

    路仕铭坐在沙发上,冷淡地看着她,“你不是说过,就算我一无所有,你也会嫁给我吗?难道,你现在反悔了?行,反悔了我就走。”

    魏熙然哪里想到这个?

    小李走过来扶着她,“小姐天冷了,您还是去换件衣服吧,有事情出来再说。路少爷您请稍等。”

    魏熙然看出她有话要跟自己讲,于是点点头,“我去加件外披。”

    小李跟着她走进卧室,轻声劝道:“小姐,你不要太着急,现在路家这么做,是因为在气头上。他们只有路少这么一个儿子,难道会真的看他流落街头?路少天资卓越,本身也非常能干,一定能让你享福。说不定,孩子出生后,路家一看孩子那么可爱,就心软了呢?你要坚持啊!”

    魏熙然被说得重重点头,“对,好不容易仕铭肯和我结婚了,我不能这个时候放弃。”

    她整了整脸色,出来时一脸笑意,“仕铭,我们结婚吧,无论你怎样,我都一样的爱你。我们还有小宝宝,一定会幸福的!”

    路仕铭看着她,伸手过来。

    魏熙然就握住他的手,坐在旁边,靠在他肩上。

    路仕铭依然是那副冷冷的模样,只是眼中的冷意软化了一些。

    “熙然,我们去做个婚前财产公证吧。”

    半晌,他说了一句。

    “为什么?”魏熙然直起身子。

    路仕铭叹气,“我现在的确是一无所有了,所有的信用卡都被父亲冻结了,身上只有几千块钱。而且我在公司的所有职务都被剥夺,等于我现在连工作都没了。”

    魏熙然急切地说:“那怎么办?”

    路仕铭瞟她一眼,“我会去找工作,我不会要你养我……”

    “没关系,我愿意的!”魏熙然积极表态。

    路仕铭总算有了点笑意,摸摸她的脸,“我是一个男人,怎能要女人养我。没关系,我可以在外面找工作,就算是普通工作也没关系,我相信我有能力,可以养活老婆孩子。……但是,我还是要做个财产公证,我不会用你一分钱!”

    魏熙然心里难过,面上还要做出感动的表情,“仕铭……!”

    两人温存了一阵,路仕铭离开,去筹备婚礼。

    魏熙然撕扯着桌上的橘子皮,骂道:“路家太狠了!”

    小李还是规劝,“小姐,这话你可不能对路少说,免得他不开心。”

    “我知道,还用你提醒!但是本来就是啊!连自己儿子都能赶走,真是狠心!”魏熙然将橘子皮丢在一旁,“可恶,我要一个没钱的男人干什么?”

    “路少将来肯定要回路家的,那时候就有钱了。你陪着他度过艰难的岁月,他最感激的人一定是你。”小李说。

    魏熙然思量了一阵,点点头,“好吧,你说得有道理。……但是财产公证,我要不要做?”

    “当然做啊!”小李理所当然道,“路少这是为了证明,他是个能够独立的男人,不想用你的钱而已,你要成全他的自尊心。我就不信,路少有了钱会不给你用!”

    魏熙然笑起来,“当然了!好,那就做吧。”

    小李更近一步道:“而且,你们两人有了孩子,孩子就是他的继承人,将来路家的钱还不是你的。”

    这个才是魏熙然最大的依仗,她抚着肚子,笑着点了点头,“嗯。我一定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不到一个月,两人的婚礼就举行了。

    他们选择了一家城郊的小小教堂,路仕铭的朋友基本上没来,没人看好这段婚姻。

    就连从前的好友孟令晨也只是提前送了点礼物,没到现场。

    而魏熙然这边过来的朋友,则是邓朝华、夏薇之流。

    至于她以牧家千金的名义认识的那些富二代,她担心被知晓自己不是牧家人,也一个没请。

    婚礼冷冷清清,婚戒是路仕铭买的一对简单的戒指,连婚宴也只是在一个小餐馆随意吃了一顿。

    这是路仕铭决定的,他的理由是,他现在没钱,先委屈魏熙然几天,等到他找工作赚了钱,再来让魏熙然享福。

    魏熙然百依百顺,特别温柔,都听他的。

    婚宴席间,路仕铭执起魏熙然的手,带着一丝真挚的怜惜说:“熙然,现在我只能买这个小小的戒指,明年,我一定能够东山再起,那时,我一定要送你一颗大钻戒!”

    魏熙然这一刻,竟然觉得很幸福。

    ……

    牧锦和顾震苏接到了消息,听了也就罢了。

    这只是计划的一半而已。

    江丹姿听闻这件事,替很早以前的这位朋友惆怅了一阵。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魏熙然变成了这样。

    美国密歇根州的高尔夫球场上,裴御东挥杆打出一球,接起了一个电话。

    “什么?魏熙然和路仕铭结婚了,就在昨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吗?笑死了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