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136章 情知起139

第136章 情知起139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九章

    彻底交单之后,牧锦不在京城逗留,第一件事便是通知自己的团队成员收拾东西,回到安市。

    她惦记着赵夫人之前说过的话,心里好似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

    她一直知道顾家的长辈不太喜欢自己,从来也没有过多的亲近之意,不像孟家太太和老夫人,时常邀请自己去孟家坐坐。

    但她没想到她和顾震苏都已经是公开的情侣,顾家还是会有将唐筠瑶塞给顾震苏的打算。

    当在机场看见熟悉的俊颜时,牧锦眼中只有他,忍不住快步走上前,扑进了他张开的手臂里。

    “震苏。”

    “阿锦。”顾震苏搂着怀中的娇躯,明显心情十分激动,嗅着她发上的香气,轻声说:“宝贝,我好想你。”

    两人在这里缠绵低语了片刻,后面的工作人员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尤其尹容手中还拖着牧锦的拉杆箱。

    “噗嗤!”从顾震苏身后传来了善意的笑声。

    沉浸在小别重逢中的小情侣才清醒过来,牧锦有些不好意思地站直身体,探头往后面看,却看见了几个人。

    发出笑声的是她最好的朋友。俏生生的娃娃脸,娇艳的玫红色衣裙——江丹姿。

    “丹姿!”牧锦笑起来。

    “阿锦!好久不见啦!”江丹姿笑嘻嘻地看着她,走上前来与她拥抱了一下。

    江丹姿本来就读于京城的大学,但是大三已经作为交换生,去了英国的剑桥,所以这次在京城做赵夫人的订单,牧锦并没能与她碰面。

    两个好朋友亲亲热热地拥抱了好一阵,牧锦这才有空闲去看看其他人。

    这一看不要紧,瞳孔立刻收缩了一下。

    剩下的两男一女,女的是清丽恬淡、令人见之忘俗的唐筠瑶,男的则是孟令晨和另外一个不认识的年轻男人。

    那男人面如冠玉、目似朗星,长相完全不输顾孟二人,身量也不矮。

    他明显对牧锦很有兴趣,弯着唇角看她,有些意味深长的滋味。

    牧锦感到莫名其妙。

    “阿锦,欢迎回来啊。”孟令晨走上前和她虚抱了抱,很有礼貌的样子,却盯着顾震苏,眼含挑衅和讽刺。

    顾震苏面沉如水。

    唐筠瑶终于上前一步,“牧小姐,你好。”

    牧锦与她握握手,“唐小姐。”

    “这位是我的堂哥,唐允驰。”唐筠瑶介绍道。

    那个年轻男人便笑着上来和牧锦握手,“牧小姐,久仰大名,真是闻名不如一见。早听小瑶说过你的各种故事,如今看来,你比她讲述的还要美丽、能干。”

    牧锦心里那种怪怪的感觉更重了,勉强对着两兄妹笑笑,点点头,“谢谢。”

    “我这次在欧洲巡回表演的时候,正巧遇见了顾家的祖父祖母,他们热情邀请我回国来顾家玩一玩。允驰哥是送我过来的,顺便也在安市办点事。”唐筠瑶解释道。

    牧锦呵呵了两声,不知该如何回答。

    顾震苏走到她身后,轻轻扶着她的肩,“好了,我们不要在机场浪费时间了,先去吃饭吧。”

    “嗯。”牧锦回身和自己的几位员工道:“大家解散吧,先放三天假,不用去公司了。”

    员工们都欢呼起来。

    看着他们,牧锦心情又愉悦了,“尹容,通知一下还在公司的同事,让他们也休息三天。”

    “好的,牧小姐。”尹容把行李箱递给了她。

    早有顾震苏上前接了过来。

    尹容避嫌,眼皮都不掀一下,只颔首,就走开了。

    旁边有年轻的员工倒是会有好奇的,偷偷打量着那几个出色的男女,慢慢散开了。

    一行六人走出了机场,因为三个男人都开了车,所以一人带一个女孩。

    唐筠瑶没有丝毫不快地坐上了自己堂哥的车,江丹姿上了孟令晨的车,而牧锦自然是和顾震苏坐一辆。

    “怎么回事,他们怎么过来了?”车子启动,牧锦才噘着嘴问。

    顾震苏手指过来刮了刮那翘嘴,“不要管其他人,你只要看着我就好。”

    牧锦并没如同以往一般被他的话所打岔分心,她闷闷不乐,却又不能诉说。

    你家里人真的那么不喜欢我,竟然叫一个女孩子过来,谁都知道他们是想让你和她培养感情。

    而我夹在中间,又算什么呢?

    顾震苏觉察到女友的情绪不佳,连忙解释:“阿锦,唐家兄妹是我的祖父祖母请来的,事先连我母亲都不知道,我也根本不晓得。这段时间我完全没有和他们在一起,都在外面做事。”

    “嗯,不是你的问题。”牧锦摆了摆手,突然产生了疲累感,“我真希望快点毕业。”

    顾震苏听出了她话里的含义,笑道:“我也等不及要娶你了。”

    牧锦终于抿嘴笑了,眼波流转,无限娇羞,“你就想着这个。”

    “你那意思难道不是这个吗?”

    “才没有。”

    ……

    给牧锦接风洗尘,选在了一家幽深静谧的庭院之内,就在景山脚下,紧挨着富人区,是一处多年前的老宅子,被人买了下来,做成了一处颇有古韵的食园。

    推开院门,里面红砖碧瓦,小桥流水,几处包房就是原来的厢房,院中的几尊青色大石缸里,粉艳的荷花开得正好。

    “倒也有几分趣味,只是这石缸偏偏是仿古的,配在这里差强人意。”唐允驰不禁说了一句。

    唐筠瑶笑了,“五哥,你还以为这里是你家呢,这不过是个食园,能有这份心思就不错了。”

    牧锦总算知道为什么自己觉得怪怪的了。这对兄妹总有一股子“我们生在皇城根下,你们外地人都是土包子”的自豪感。

    唐筠瑶稍微好些,唐允驰是真的非常傲气,好似古代皇族子弟一样。

    他看牧锦,虽然是欣赏的眼光,可仍然让牧锦觉得不舒服。

    一顿饭吃得气氛不错,江丹姿拉着牧锦叽叽喳喳地问她锦绣坊的事,言语之中颇有怨气,“今年年初我就跟你订了一件礼服,你到现在还没给我,我不依。”

    牧锦举手投降,“这个真不是我的错,你知道的,为了赵夫人的订单,我足足忙了五个月啊。一件手工礼服至少要花费两三个月,我的人都在忙,实在是抽不出时间了。”

    “我不是真的怪你啦。”江丹姿笑嘻嘻,“你圣诞节前交给我就好了。”

    “嗯,保准让你漂漂亮亮的过节。”

    “不是,”江丹姿神神秘秘道:“我哥圣诞节要订婚了。”

    “啊?”牧锦这才惊讶起来。江劭峥要订婚了,还是梁含颖吗?

    江丹姿看懂了她眼中的询问,点头,“对,就是上次那位来过这里的梁小姐。”

    孟令晨插了一句话,“丹姿,恭喜你哥哥。”

    “谢谢。”

    “江小姐的哥哥要订婚,恭喜了!”唐家兄妹听见了,都送上了祝福。

    顾震苏也说:“这是令檀结婚之后,景山的又一桩喜事。”

    他突然眼神深邃地望着牧锦,执起她的一只素手,“阿锦,要不然,我们也和劭峥一起吧?”

    牧锦愣了神。

    江丹姿刹那就起哄了,“哦哦,震苏哥你这算是求婚吗?哎呀一点都不浪漫!你应该单膝下跪!还有戒指呢?戒指在哪里?”

    孟令晨心中酸涩,却也掩饰地跟着江丹姿起哄,“对,戒指呢?阿锦,没有戒指不要答应他!”

    牧锦这才回了神,面上禁不住浮起了一层薄红。

    顾震苏倒是跟她说过几次要订婚的事,年初她答应过,等到赵夫人的订单完成就和他讨论这件事。

    但突然这么说,牧锦完全没有准备,她眼里带着莹莹的波光,娇嗔地看过去,“你、你怎么现在说这个……”

    唐家兄妹的脸色却不好看了。

    他们俩都知道顾家祖母这次叫他们来的目的,就是希望唐筠瑶能够和顾震苏培养一下感情。

    老人家也拉着唐筠瑶的手说过好多次:好孩子,你要是能嫁进我们顾家,真是三辈子修来的福分哪……

    可顾震苏不买账,他的态度彬彬有礼、无懈可击,但他绝不会与唐筠瑶单独相处,绝口不提他们之间的任何可能。

    今天,他又来了这么一出。

    顾震苏伸手过来,拉牧锦站起来,然后竟把她带到了包房门口。

    一桌人都好奇地看着他们。

    包房门打开,正对着外面的庭院,立时,所有人都惊讶地叫了起来。

    孟令晨不敢置信地看着外面,“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江丹姿也兴奋不已,好像是自己被求婚一样,拍着手尖叫,“太棒了!太浪漫了!”

    阳光透过高大的树木洒下点点幽光,刚才还是冷冷清清只有几口大缸的庭院,此刻已经被铺天盖地的玫瑰花所铺满,并且虚虚实实地在庭院中央堆成了一个浓厚的心形。

    通往心形的路面上铺面了花瓣,好似红毯一般,满满的玫瑰香气飘逸四方。

    “我想给你一个惊喜。”顾震苏拉着牧锦走了出去。

    唐家兄妹在后面看着,眼神复杂。

    牧锦真的惊呆了,手捂住嘴巴,漂亮的桃花杏核眼顷刻间就湿润了!

    孟令晨和江丹姿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立即又起哄。

    “哇,震苏哥你今天真的打算求婚啊!”

    “你什么时候包下这里的,我们怎么都不知道?”

    唐家兄妹作为这一幕的见证人,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只好跟着拍起手来。

    两个人在心形中间站定了,顾震苏问:“阿锦,你愿意答应我的求婚吗?”

    那张充满笑意的俊朗脸庞就在眼前,牧锦头晕晕的,不知是因为花香,还是因为太阳。

    “戒指呢?戒指在哪里!”孟令晨和江丹姿齐声叫了起来。

    顾震苏凉凉地瞥了他们一眼,又好气又好笑。

    正在这时,一阵轻轻的铃铛声从花香里传了过来,众人的眼光都在四处寻找。

    不一会儿,一只娇小玲珑的巴哥犬颠颠地从院门的门缝里挤了进来,软乎乎的小身子分外可爱,脖子上系着铃铛,而背上则歪歪扭扭地用丝带绑着一个蒂芙尼的蓝色小盒子。

    牧锦一看,都快疯了,太可爱太乖巧了!

    江丹姿也尖叫起来。唐筠瑶都忍不住看着那只小狗,喜欢得不行的样子。

    小狗乖乖地跑到了顾震苏的脚下,然后蹲着,仰头看他。

    那小眼神,感觉好委屈又好萌,萌得人心肝都化了。

    牧锦禁不住抽气。

    顾震苏笑着蹲下身,从小狗身上把盒子解了下来,然后拍拍它的脑袋。

    小狗便乖乖趴下了,黑色的眼珠子湿漉漉地盯着众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