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127章 情知起130

第127章 情知起130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章

    “jazdia!我们又见面了,你好呀。”

    “哦,kevin,的确很久不见了。”

    巴黎时装周,alexandrevauthier的秀场上,牧锦遇见了一个“熟人”。

    这人在她最开始崭露头角的时候,总是冷嘲热讽,对她的设计不屑一顾。然而,当她终于声名鹊起之时,却不得不与其他人一起恭喜她的成就。

    这人就是国内的著名设计师kevin。

    此人前世曾经为她设计过婚纱,却拼命端着架子,一副瞧不起她的模样。今生,在淑女盛会时,对她看不顺眼,视她为说大话的娇娇小姐。

    如今,见了她,却必须和她平等的打招呼。

    想到这里,牧锦也感到一阵快意。

    “我们总是在秀场见面啊,上次也是在国内的高定时装周呢。”kevin好像对以前种种都忘怀的样子,跟她热络的说着话,“正巧啊,我对巴黎很熟,曾经在这里留过学,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吧?”

    牧锦却还不想与他冰释前嫌,“啊,我带了几个人过来,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东西,哪里有清闲的时间啊。再说,我们现阶段还是竞争对手呢,还是该保持应有的距离才对。kevin,你说呢?”

    没错,他们俩都参加了此次高官访外团的服装甄选,算是比较有实力的竞争对手。

    只是kevin这两年的设计都是他手下的人完成的,他其实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

    而牧锦却还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

    kevin不勉强她,颔首,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牧锦也招呼卫红和尹容与自己坐下。

    kevin在她的后方,却不时地打量着她,还有她身边的人。

    以往他们见过几次面,每次邓朝华都在牧锦左近,kevin还曾经想要招揽邓朝华,因为她看起来一脸“聪明相”。

    这次牧锦身边却换了个人,那个年纪大的没变,年轻的换成了另一个不认识的女孩,看起来蹩手蹩脚,似乎很局促,那就应该是新提上来的助理。

    那么,邓朝华呢……?

    kevin坐在后面想了会儿,服装秀开始之后,他的眼中突然闪过了一丝算计。

    秀结束之后,kevin回到酒店,给邓朝华打去了一个电话。

    “嗨,邓小姐,我是kevin,还记得吗?……我现在在巴黎,刚才在秀场看见了你那位年轻的女老板,却没见着你……哦,你这次没有过来?怎么可能?你不是jazdia最得力的助手吗?……啊,竟然会这样。好吧,回国之后,我想你可能愿意和我吃个饭,聊一聊?如何?……是吗,那太好了,那么我们下周见。”

    挂断手机,kevin冷笑起来。

    高官太太的甄选,他有一些特殊关系,进入初选没有问题,可是最终在五个设计师里选一个,他就没有太大的希望了。

    毕竟这些年他的设计灵感越来越少,都是底下的设计师在帮他撑场面。

    可是,有能力的设计师又怎么会甘心久居人下?前不久,他最有本事的一个助理已经辞职,准备去另一家服装公司,创立自己的品牌。

    再这样下去,他还有什么办法能够在这个日新月异的行业立足?

    可若是能够拿下高官太太的这个单子,他就有了很强大的助力。高官圈子的设计并不需要太多的时尚感和创新意味,这个方面他还能够吃点老本,再混一段时间,直到培养出一个新的好助理。

    或者,直接挖墙脚,请别人的助理过来,也是一样。

    比如,邓朝华。

    ……但这个算盘,他是注定打错了。邓朝华这些年倒也学了些服装行业的知识,可要论设计,她可两眼一抹黑。

    却说邓朝华接到kevin的电话,忽然意识到,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一周后,牧锦回国,而kevin也偷偷到了安市。

    他在与邓朝华的通话中,感觉到了邓朝华对牧锦的怨气,这次就是想来考察一下邓朝华的能力如何。

    结果令他失望的是,邓朝华说自己真的就是个属于生活管理方面的私人助理,并不是牧锦的设计助理。

    牧锦手下的确有设计师,但她现阶段却还是完全依靠着自己的实力。

    想要挖人的打算落空,kevin一计不成,又生一计,“那邓小姐,你是否知道,这次服装甄选的事情呢?”

    邓朝华对他笑起来,“当然。”

    两个人你来我往,不着边际的说了许多话,kevin明白邓朝华需要的是筹码。

    足够令她心动、让她完全可以出卖牧锦毫无负担的筹码。

    而且,邓朝华一个人做这件事没有底气,她好歹也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几年,知道就算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道理。

    她与kevin的第二次见面,叫上了魏熙然。

    “这位小姐是?”kevin有些疑惑。

    魏熙然矜持地对他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

    邓朝华心里暗骂她“装”,然后殷勤地介绍道:“kevin你大概还不清楚,其实,这一位也是牧家的小姐,算是我老板的姐妹,但是她们俩的关系……”

    双方坐下来交流之后,魏熙然毫不隐瞒地,把她和牧锦的矛盾、牧锦对她的苛责、牧家再没有她的地位这些事情都说了出来。

    “kevin,我对你一见如故,所以我把这些事情告诉你,既然我们共同的目标都是一个,那么明人不说暗话。”魏熙然坦然道:“你想要怎么做,只能和我们商量。”

    “好吧。”kevin当然乐意,“实话说,我需要她的设计图。”

    邓朝华皱着眉,“不是我说,牧小姐这个人的疑心很重,她的设计图一般都是自己完成,不到打版、制作样衣的时候是不会拿出来给我们看的。”

    其实牧锦只是防着她而已,对其他下属可没那么防备,但她并不知情。

    kevin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她可能和大多数设计师一样,把所有的图纸真真假假的放在不同的地方,我也是这样。能够放在外面的,肯定是普通的手稿,真正带有自己最重要灵感的,一定会分开几部分藏在最保险的地方。”

    魏熙然也道:“你一说这个,我倒是想了起来,她在家里也有一个工作室,平时都不许别人进去。也许你要的设计图,是在家里也未可知。”

    kevin连连点头,“对,家里当然是最安全的地方,竞争对手和手下根本不可能接近。”这么一说,他就笑了,“熙然小姐,你真是我的贵人。”

    ……可惜,这位贵人打算狠宰他一笔。

    “kevin,你也说了这次的机会很重要,对你、对牧锦来说,都是这样,那么我们帮助你,你是否应该有所表示?”魏熙然笑眯眯看着他,“我和邓小姐都很直接,希望你不要介意。”

    kevin其实也最喜欢这种直白的方式,要什么直接摆到明面上来,遮遮掩掩没意思。

    “这些设计图就当我是向两位小姐购买的,如何?”

    两个女人都盯着他,一副“废话,问你的是价格!”的表情。

    kevin尴尬一笑,“这些设计,好吧,说实话,买下来也就是通过这次甄选可以用而已。而且我还要进行修改,不能直接使用。下次也就没有意义了,相当于一次性的消费。”

    魏熙然摇头,“怎么会,我们不懂设计,但是牧锦珍藏的手稿有很多,肯定不止这一次的甄选,如果我们拿来了其他的更有意思的图,你自然以后也可以使用,得到很多灵感,绝对不是一次性的消费。”

    “可我主要还是要这次甄选的方案!如果你们拿来其他的,我也用不上。”kevin抱胸,斜睨她们。

    邓朝华说:“对,这次甄选牧小姐非常有信心,这说明她认为自己的设计是最好的。通过这次设计,能够带来的是打开新的局面,让设计师能够在官太太中畅行无阻!我们国家以前并不重视太太外交,所以服装造型在那个阶层并不是特别重要,然而,这次却是非常好的一个机会。可以说,谁能得到青睐,谁就成为那个阶层的御用设计师!kevin,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明白这一点。”

    kevin暗骂,最烦的就是跟了解内-幕的人谈价格。

    三个人死咬着这个方面不放,商谈了许久,kevin终于松口,承诺了一大笔费用。但是他只先支付30%,剩下的则分成两种情况:如果甄选成功,他全部支付70%;如果甄选不成功,他只支付50%,剩余20%作废。

    “你们也要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如果我花大价钱买来的东西,并不足以让我通过甄选,我还买来干什么!”kevin说到最后都有些发怒了,“如果这样你们也不能答应,那么交易就作废吧,就当我从来没见过你们!”

    魏熙然和邓朝华商量了一阵,总算是同意了。

    kevin回去的时候脸都是黑青色的。代价还是蛮大的,这两个黑心的女人!

    ……

    “小姐,去奥地利的行李准备好了。”

    牧家的西阁楼里,细心的菊嫂又检查了一遍行李箱,对牧锦说道。

    牧锦窝在顾震苏送她的大沙发里,懒洋洋一动不动,“那好吧,我想在这里靠一会儿,没事儿了,菊嫂你回去睡觉吧。……我和爹地妈咪出发后,过几天你也回家了吧?过年好好休息,我回来的时候,会给你的小孙子带礼物。”

    菊嫂笑着应了一声,“谢谢小姐。”转身要出门,不过她又想起了什么,有些犹豫。

    “怎么了?”牧锦觉察到了异样。

    “小姐,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不过我觉得还是该告诉你一声。”菊嫂是个非常谨慎又细心的性格,这些年也帮助了牧锦不少忙。

    她采集信息方面是一把好手。

    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别看她也不爱跟佣人们凑在一堆说话,只是默默地一个人做自己的事,但是她的特点是非常忠心,只要有蛛丝马迹或者哪里出了流言,她必定会认真收集,第一时间汇报给牧锦。

    牧锦从前可没想到,自己这位贴身女佣竟然还是个情报高手。

    本来她是不喜欢这种做派的,总觉得时时刻刻在算计着什么的意味,可在牧家呆了几年之后,她终于明白了这样的好处。

    景山的人家和一般人家不同,堪比古时的大户人家。

    牧家还稍微好些,其他的家庭就不同了,相互之间的勾心斗角和宅斗大戏比小说还精彩。

    菊嫂在其他几家有相熟的佣人好友,平时工闲,景山也有专门为佣人准备的休闲区域,佣人们还一起遛狗之类,所以她就能够在其中听到好多消息和故事来,让牧锦叹为观止。

    而且,从菊嫂那里,牧锦还了解到了魏熙然的许多动向,比如她跟裴御东和路仕铭同时交往,琴嫂还曾不小心地在洗衣房里一个人嘀嘀咕咕,说魏熙然的内裤弄丢了之类的隐秘事。

    有菊嫂这样的人在,牧锦对整个牧家的情况不说了若指掌,至少也能做到心中有数。

    所以她对菊嫂的印象也改观了,对她和她的家人越来越好。

    在牧锦看来,自己并不是有意让菊嫂掌握情报,然而这是身处大家庭所必须的。将来如果她嫁到顾家,菊嫂也一定会跟着去。

    菊嫂感觉到她的器重,做事也越发认真。

    当下,菊嫂谨慎地对牧锦说:“小姐,上次你告诉我,让我在你不在家的时候,时常到套房这里看看,我都做到了。有几次,熙然小姐在西楼这边晃悠,看见我在,就装作没什么事。我觉得不稳妥,所以还是想告诉你一声。”

    牧锦一下坐直了什么,“有这回事?”

    “对。”菊嫂坚定点头。

    “这段时间,那边有什么情况?”牧锦朝东楼的方向努努嘴。

    菊嫂回忆,摇摇头,“熙然小姐出门很勤,大概是和表少爷和路家少爷约会。嗯,其他的,我就不太清楚。”

    牧锦提起了警惕心。

    她正处于事业的敏感期,尤其最近又在刻意打压、打算处理掉邓朝华,若是被人暗中使了什么手段,可就得不偿失。

    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菊嫂,你坐,让我想一想。”

    她伸手拉着菊嫂在身边坐下。

    这种举动,以前菊嫂还会觉得拘束,现在也习惯了,小姐这个人私底下其实不是那么讲究礼节的。

    牧锦梳理着自己的思维,渐渐的,紧皱的眉头散开。

    她问:“菊嫂,我套房的钥匙,平时你怎么处理?”

    菊嫂回答:“我都是贴身带着,睡觉都不离身。”

    牧锦笑了,把头靠在她肩上,“菊嫂你真好。”

    菊嫂也笑了,轻轻用手摸摸她的脑袋,“哪里,这是我应该的。”

    牧锦偶尔会跟她撒娇,她也很喜欢这样的小姐。

    牧锦却对她说:“……不过这次,我却需要你把钥匙放在你房间的柜子里,比较明显的角落。”

    菊嫂惊讶,“小姐,你这是?”

    牧锦没解释,却笑嘻嘻的,“放心,我有分寸。回来之后,我再换锁。”

    忠心的女佣知道,大概有些事情是她不能打听的,于是点头,“嗯,那好吧。”

    “哎呀,菊嫂你都有皱纹了……”牧锦指尖轻轻碰她的眼角,“怎么,上次我给你的面膜,你没有用吗?”

    菊嫂尴尬的笑,“我儿媳妇喜欢,所以拿给她用了。小姐,我知道你们公司的产品很好,又很贵,所以以后别再送我了,我都不好意思,又不是很会用。”

    牧锦不高兴,“你也知道是我自己化妆品公司的产品,算得什么。明天我再拿一些给你,你不要带回家,就在这里用,我教你。还有你的儿媳,我会给她一张vip卡,让她以后去公司拿就好。菊嫂你可是我最亲近的人之一,我希望你能保持最好的状态。”

    菊嫂点了点头。

    等她走后,牧锦想了想,又给尹容打了个电话,吩咐了一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