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126章 情知起129

第126章 情知起129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九章

    说起来,古代的人家都讲究高门嫁女、低门娶媳。顾家之前也差不多是那样,顾家的大太太和二太太都不是来自非常富贵的家庭。

    大太太,也就是顾震苏的母亲,是裴家的女儿,裴御东的姨妈。论财富能力,裴家比顾家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二太太,也就是顾震群和顾震源两个小公子的母亲,是海市某个地产商的女儿。

    而顾家的女儿,顾震苏的姑姑顾紫琦,则嫁进了京城的顶级富商家族,顾震苏的姐姐顾臻瑜也嫁的是安市最高官员的儿子。

    ……怎么到了顾震苏这里,对牧锦就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呢?

    牧锦就不太想得通,所以想问问顾震苏,是什么样的娶媳标准。

    顾震苏听了却连连摇头,“标准?哪里有什么标准。就算真有什么标准,你也早就突破标准,达到满分的满分了。”

    这话说得牧锦十分开心,笑起来,“那你是看我什么都好,肯定这样说。”

    “难道你看我不是什么都好吗?”顾震苏调笑着捏捏她的下巴。

    “嗯,你还不够好!”牧锦点头。

    顾震苏紧张了,“我哪里不够好,你说,我都改!”

    牧锦故意想了想,道:“你太帅了,帅得那么耀眼,太容易招蜂引蝶;你太聪明了,什么都瞒不过你;你太能干了,我怕自己赶不上你的脚步……唔!”

    顾震苏没听完就吻住了她。

    这么变相夸自己的男朋友,真是花式秀恩爱。

    两个人缠缠绵绵吻来吻去,外面冰天雪地,屋里热火朝天。

    过了好半天,牧锦才娇喘着推开顾震苏的胸膛,再这么下去,又要擦枪走火了,她的薄毛衣都被揉皱了。

    “好了,你别闹了,我刚才问你的是真的,”牧锦认真的说:“你们家究竟有些什么样的规矩,是不是我有哪些方面还达不到。实话跟你说吧,你在我家绝对是最好的女婿人选,可是,如果我在你家却不是最好的媳妇人选,我心里会觉得有点……介意。”

    顾震苏忙道:“谁敢挑你的刺?我早说过,谁要是故意找你麻烦,就算是我的父母家人,我也不会同意的。”

    “你别紧张,我说的介意是指我自己的感受。”牧锦点点他的唇,“我想做一个配得上你的女人。”

    “你已经很完美了。”顾震苏也很认真地跟她说:“我母亲当年是圣格纳女中的荣誉毕业生,孟家的太太也是。我祖父母就开玩笑的说过,孟家总是跟我们家对着干,那么,将来我的老婆,也必须是圣格纳女中的荣誉毕业生,不能输给孟家。因为孟家的老大孟令檀娶的就是前几年的荣誉毕业生。——你瞧,这个标准,你已经达到了。”

    牧锦瞠目结舌,这也太儿戏了吧。

    荣誉毕业生又不能代表什么……

    顾震苏笑道:“你可别小看这个荣誉毕业生,从圣格纳女中创办到现在,学生怎么也有几千几万个了,而得到这个名号的,也只有几十个人而已。”

    牧锦皱眉。上辈子顾震苏的未婚妻唐筠瑶又不是圣格纳女中毕业的。哦!不过,想必前世唐筠瑶在淑女盛会应该是大放光彩吧,而且她是京城的名媛。

    看来顾家其实是挺好面子的。

    这么想,她也就这么说了出来,“我感觉,其实你们家在乎的不是女方的财富和实力,反而在乎的是面子上是否好看。”

    “也可以说,荣誉。”顾震苏点点头,“但我不喜欢这样。你看我的母亲,一辈子跟孟太太相争。赏樱会是孟家的固定节目,而我母亲每年都要想出新颖的玩意儿,比如鲜果宴、赛马会、牡丹花会、中秋诗会等等,就是要跟孟家一争高低。除此之外,她还跟孟太太竞争圣格纳女中的校董会主席,以及仁馨修慧慈善会的主席……”

    牧锦咂舌。

    顾震苏摇头,“我觉得这样的人生没什么意义。我母亲其实是很能干的女人,却在我祖母的安排下,不得不做这些事,禁锢了她的才华。我不想看到阿锦你将来也必须为这些事情操心。当然,如果你自己喜欢,又另当别论。准确的说,我不希望的,是你在‘顾家媳妇’这个名义的束缚下,去做这些事。我希望你是自由自在的。”

    牧锦眼神悠远起来,仿佛看到了顾孟两家具象化的卡通小人拼命对抗相争的场景:一个小人头顶“顾”字,一个小人头顶“孟”字,歪鼻子歪脸,扭着小胳膊打架打得欢畅……

    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怎么了?”顾震苏莫名其妙。

    “没什么。”牧锦咕噜噜的笑着,将脑袋扎进他的颈窝。

    咚咚咚,有人敲门。

    “进来。”

    是顾震苏的万能助理ken,“大少,厨师已经准备好食物了,现在开始做吗?”

    “好。”顾震苏拉着牧锦站起来,“我们在外面走走,一会儿就去餐厅。”

    这一片赏雪的区域都被他包了下来,还带了两个很不错的厨师以及一些随行人员在另一座小木屋里做饭。

    两人裹上暖融融的大衣,走到了外面。

    安市的雪其实并不厚,只有薄薄一层,踩在上面只能陷进去鞋底而已,咯吱咯吱的响。

    走到一棵树下,牧锦调皮地轻轻推了推树干就跑开,树枝上的雪纷纷扬扬落下来,洒了顾震苏一头。

    他也不躲,反而站在那里,两手插在兜中,这场景,简直就像电影里的画面。

    他慢慢张开了双手,牧锦笑着跑回来扑进了他的怀里。

    “鼻子都有点红了,冷吗?”男人怜爱地轻碰女孩的鼻尖,凑上前吻了吻。

    “不冷。”牧锦挺兴奋。

    顾震苏将自己宽大的大衣敞开,把她整个人都包在里面,从后面搂着她,两个人像连体婴似的慢慢晃悠着。

    “这个假期你怎么安排?”顾震苏在她可爱的小耳朵上轻轻吹了一口热气。

    牧锦缩在他胸口,“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又问!下周五去巴黎看秀,看完秀之后就要准备春节,和爹地妈咪去奥地利看望祖父母。”

    牧家的祖父母身体不是很好,一直在适合养老的欧洲待着,而小姑婆也还在世。但因为沈懿芸的原因,小姑婆与牧家的联系并不紧密。

    冯家这边,原来在安市的政界也很不错,但冯家的外祖和祖母去世早,现在就只剩下一个舅父在外地做官了。

    “哦……”顾震苏有点蔫。顾家的祖父母平时也在瑞士养老,但是每年年初几个月都会回到顾家。

    “呵呵呵,”牧锦感觉到他的沮丧,笑起来,“去年前年不都是这样,你干嘛还要叹气?”

    “我会想你。”顾震苏贴着她耳朵把这句话说出来,那声音深沉、磁性,直钻牧锦的心里。

    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严丝合缝,又加上这么暧昧性感的瞬间,牧锦简直快要招架不住。

    她连忙匆匆说:“这个假期还有关于高官访外团的服装甄选,很重要。”

    顾震苏无奈了,明明气氛那么好,又说工作的事情。

    他有时真是等不下去,等得整个人都要爆炸,想要她真正的成为自己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