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121章 情知起124

第121章 情知起124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四章

    “妈妈。”魏熙然走进林晓兰的店里。

    林晓兰诧异地抬头张望,“熙然?”

    “我来看看你。”魏熙然一身清纯的裸色连衣裙,一双金色芭蕾鞋,打扮得分外乖巧,不过脸上的笑容有些敷衍。

    可是林晓兰却觉得惊悚。

    这个女儿是什么性子,他们夫妻两个早就知道了。今天会过来看她,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出来。

    “热不热,快休息一下。”林晓兰勉强笑着招呼她进店里坐。

    现在这个店已经变成了她的个人小作坊,不再贩卖普通的饰品,都是牧锦帮她设计,她来制作的串珠工艺品,除了身上戴的饰品,更有大幅大幅可以挂在墙上美化家居的绣图,非常受欢迎。买的人多,她一个人应付不完,正有扩张的准备呢。

    店里另一面墙的化妆室已经取消。因为隔壁的小店老板不做了,转给了林晓兰,所以她把那边专门开成美妆屋,生意更好。

    这个美妆屋,林晓兰还是老板,里面雇佣的化妆师也仍是william的学员。

    不过william自己在安市的其他几个区又开了好几个美妆店,也是这种形式,那些就是他自己的店面了。

    牧锦出的主意,已经收到了很好的成效。

    魏熙然打量着林晓兰的店,看着墙上挂着的一幅漂亮的串珠风景图,立刻就喜欢上了,“妈妈,那个给我好不好?”

    林晓兰有点为难,那是她的镇店之宝,断断续续花了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才制作好,挂在墙上就是为了让客人有种直观的感受,了解串珠工艺品是什么意思。

    可是亲生女儿喜欢,她也不好不给……

    她只是稍微沉吟了一下,魏熙然就生气了,“妈妈,我不过要你一副挂图而已,你都不肯给吗?”

    听到这话,林晓兰有点恼了。这女儿就来看过她两三次,还总是出言不逊,有什么资格拿东西?

    要是她稍微有点孝心,林晓兰都不会这么生气。

    “这个是别人订了的,不能给你,你选别的东西吧。”林晓兰找了个借口。

    魏熙然愤愤地哼了一声,敷衍的笑容消失了。

    “别人订的,再做一幅不就好了吗?——如果是牧锦来要,你给不给她?”

    林晓兰早就不指望亲生女儿,所以说的话也很直白,“锦儿才不会做这种事。但是她要真的喜欢,我当然给她。这店就是她帮我开的,她要什么我都给。”

    魏熙然瞠目结舌,“你……你竟然这么说!”

    林晓兰彻底从以前生活困苦的阴影里走了出来,性子也就不再唯唯诺诺。她的柔弱只是面对丈夫而已,这个不亲的女儿,她可没什么感觉。

    “你不是来看妈妈的吗?怎么一来就要东西呢?你也没问问你爸爸怎么样了?”

    魏熙然差点没气疯了,什么妈妈,她才不认,不过随便喊喊而已!

    “算我来错了!”她怒气冲冲道:“以后我再也不来!以后你们老了可别找我要赡养费!”

    林晓兰看着她扭曲的脸,叹了口气,“你是大小姐,你爱怎样就怎样吧。”

    魏熙然一句软话都听不到,只能恼怒地转身欲走,结果门口来了个女孩,热情地跟她打招呼,“嗨,熙然小姐,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呀。林阿姨,你好!”

    那女孩是邓朝华。

    魏熙然斜着眼睛打量牧锦的这个女助理,发现她变了许多。从前见过几次,都特别土,这回过来,身穿名牌,脚踩高跟鞋,头发也做了造型,还化了妆,整个人洋气不少。

    邓朝华和牧锦去过几次京城,眼界开阔了,自然心思也就活络了。

    对于牧锦,她一直是敬畏中带着嫉妒,而对魏熙然,反而有种同病相怜的感受,同时也有点瞧不起。

    不过这种心思,她隐藏得很好,表面上对这两个女孩都很尊敬。

    林晓兰招呼道:“小邓,你怎么又过来了?是不是阿锦又让你送什么来,唉,你劝劝她,以后别这样了,我什么都不缺。”

    邓朝华扬扬手中的袋子,笑道:“是啊,林阿姨你猜对了,牧小姐让我给你拿了几件她新做的衣服来,很漂亮呢。”

    “阿锦真是……”林晓兰眼中闪过骄傲。

    魏熙然被她的神色刺痛了。对自己就弃若敝履,对牧锦就这样毫不掩饰的喜爱?

    谁才是她的亲女儿?

    “牧小姐最近很忙,她说让我跟您说声抱歉,她忙完之后一定过来看您。”

    “别别别,你给她说,忙完以后让她好好休息。”

    “呵呵呵,好的……”

    魏熙然神情有点恍然,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对话。

    没一会儿,夏薇走了进来,笑嘻嘻地说:“我就说我没看错嘛,果然是邓姐姐你来了。牧锦怎么不见人?……哎哟?呵呵,魏小姐也在啊。”

    看到魏熙然,夏薇立刻就皮笑肉不笑的。

    她跟邓朝华一样嫉妒牧锦,但是对魏熙然的态度却不同。她更讨厌这个本该跟她在同样的环境长大,却走狗屎运,去了富贵人家的假小姐。

    魏熙然听见夏薇讽刺自己,本来很生气,但是她今天来的目的,其实不是来看林晓兰,而是来打探夏薇的消息。

    要找的人自动出现,她也就忍住了自己的不爽,对着夏薇轻轻一笑。

    夏薇愣了愣。

    邓朝华和夏薇的关系也还可以,笑道:“今天忙不忙?”

    “今天不是周末,来化妆的人不太多。”现在夏薇在林晓兰的化妆店里当学徒,“邓姐姐,牧锦什么时候有空来,我也好久没见她了。”

    “阿锦现在忙得很,连我跟她住在同一个宅子里,一天都打不上一个照面呢。”魏熙然回答。

    夏薇眼神怪怪地瞥她一眼。

    “妈妈,你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魏熙然跟林晓兰毫无感情,直接告辞,却对邓夏二人道:“天气好热,我请你们吃冰品吧。”

    邓朝华连忙点头,夏薇却莫名其妙。

    ……

    “邓小姐,做阿锦的助理不错吧。”魏熙然语笑嫣然地搅拌着手中的冰咖啡,先与邓朝华搭了话。

    邓朝华笑笑,斟酌词句,“牧小姐对人不错。只是因为我不太懂服装这行业,所以帮不上她什么忙。”

    魏熙然听出了她的意思,只是呵呵道:“怎么会,邓小姐你那么能干,阿锦一定会重视你的。”

    邓朝华扯了扯嘴角。这是她最郁闷的地方,她想做的是管理职,可牧锦总是拿一些鸡毛蒜皮的事让她办。

    虽然说得好听,是牧小姐的贴身助理,但是她感觉还不如从前在总公司董事长秘书室里更舒服,还能常常见到儒雅俊朗的牧董事长。唉……

    正聊着,冰淇淋火锅端了上来,夏薇眼睛一亮。

    她老早就想吃这个了,刚才还不好意思点,只是目光在菜单页面上流连了好一阵。

    魏熙然笑着对她说:“夏小姐,快试试这个,草莓味的冰淇淋球和巧克力酱是绝配呢。”

    夏薇对魏熙然的观感霎时就改变了。

    三人逐渐有说有笑。

    魏熙然以前在景山大道的千金中口碑是很不错的,太太们都觉得她乖巧大方。如今是因为身份问题,都不大搭理她了。

    但是她只要愿意,装一装样子没有问题。

    这天她使出了自己的一身本事,和邓朝华、夏薇愉快地聊了许久,还请两人吃了海鲜大餐。

    夏薇立刻觉得,魏熙然比牧锦为人好多了。牧锦自从回了牧家,基本不与她来往。

    于是喝了点白葡萄酒,她的怨气就吐露了出来,“熙然,牧锦是不是把我们这些朋友都忘得一干二净了?连个电话也不打,她瞧不起我们?”

    魏熙然哼笑,“夏薇,你想想看,她连我都瞧不起呢。”

    邓朝华跟着牧锦总觉得憋屈,一时也是摇头叹气,“牧小姐这个人就是太自我,不好说话。她有事也不跟我商量,亏我还是她最亲近的助理。”

    “你们是没看见她在家里是怎么对待我的……”魏熙然说着说着,挤出了几滴眼泪,“抱错又不是我自愿的,她却好像是我犯了多大了错,整天对我冷嘲热讽,说我出身低贱。我和她有什么不同,她和你们又有什么不同,说得那么难听!”

    夏薇眼睛都瞪圆了,“啥?牧锦说你,出身低贱?”

    “可不是!她说我才应该在牌坊街那种肮脏下流的地方长大。”魏熙然擦着眼泪,又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夏薇,“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说,……你家好像还住在那里?”

    夏薇漂亮的脸都扭曲了,咬牙切齿。

    魏熙然又对邓朝华说:“阿锦还在家里说过,身边的人都不能干,她一个人受累什么的,想把人都辞了重新找。你说她,唉!招人哪有那么容易,我看像邓小姐你这样的人才,做助理还怕委屈了你……”

    邓朝华原本就感觉牧锦不太看重她,听了这话,更是火上浇油,但她稍微有点城府,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苦笑。

    这顿饭吃了许久,三个女孩把对牧锦的恼恨都吐了个干净,自觉找到了同盟似的,关系亲近多了。

    到晚间,九点过,魏熙然接到了路仕铭的电话,这才散了。

    路仕铭接到喝得脸色酡红的魏熙然,不禁问:“和谁吃饭呢?喝了那么多。”

    魏熙然厌恶地摆摆手,“别说了,两个土包子!跟这种人吃饭,真没劲!要不是为了……哼!”自然是为了对付牧锦。

    过了一会儿,她又娇声道:“仕铭,你爱我吗?”

    路仕铭知她喝了酒在闹腾,开着车,含笑点点头,“嗯,我爱你。”

    魏熙然吃吃笑起来,忽然把手伸过去,摸到了路仕铭的裤裆那里,撩拨起来。

    没几下,路仕铭就咬起牙关,反手一把摸到了她的胸衣里面,“我们去上次那个度假酒店?”

    “我等不及了,仕铭……”魏熙然趴了下来,趴到了他的腿间,嘴巴开始动作。

    路仕铭吃了一惊,又爽得不行,“啊,等一下。”

    “等什么,找个地方停车嘛,唔……”

    路仕铭茅塞顿开,很快找了个停车场。

    两人连后座都没去,魏熙然直接爬到他身上,娇喘着扭动起来。

    事后,路仕铭难免有点疑虑,“熙然,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魏熙然懒洋洋地说:“上次不就在车里……”她忽然一惊,上次是裴御东,不是路仕铭!

    她连忙掩饰道:“仕铭,你不许笑话我,我、我看了几本小说,上面写这样特别有情趣。”

    路仕铭信了,笑着刮刮她的鼻子,“的确是,很棒。再来一次?……等等,我去买杰士邦。”

    “没关系,像刚才那样流在外面不就行了。”魏熙然比他还急。

    说起来,她可真是典型的绿茶面孔*内在,自从尝试过这种事,一发不可收拾。

    在两个男人之间辗转,一点都没有露出马脚。

    她如今也很笃定,就算真的被发现,两个男人也不会说出去,因为太没有面子。而且裴御东和路仕铭的关系也不怎样,更不可能互相交流。

    魏熙然在*中沉溺,脑子里却又还想着那天看见顾震苏从那辆狂霸的越野车上下来那一幕。

    她从没见过那个男人穿紧身运动衣能穿得那么有型。

    如果把牧锦的名声毁掉,自己有没有可能去追求顾震苏呢?

    那个男人才是最佳的选择。

    “啊!”魏熙然想着顾震苏的脸,失声尖叫了起来,满面红晕,倒在路仕铭怀中。

    ……

    “红姐,招聘的结果出来了吗?”牧锦走进办公室。

    卫红连忙将几份资料递过来,“我筛选了一遍,这些还不错。”

    牧锦接过来翻开,当看到一张熟悉的照片,以及那人熟悉的名字,她愣住了,继而心生喜悦。

    “很好,红姐,谢谢你。让秘书通知他们来上班。”

    她语调轻快,卫红忍不住笑问:“牧小姐,你很满意吗?”

    “嗯。”

    是非常满意。

    本以为上辈子的好朋友,此生不可能再有交集,没想到,她也会来公司应聘!

    自己正缺一个贴身助理兼心腹,老天就把人给送来了。

    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