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115章 情知起118

第115章 情知起118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八章

    生病的人味觉都不太好,嘴里淡淡的,总想吃点提味的东西。

    牧锦中午吃那粤菜,虽然觉得味道不错,而且也营养,可总归不是很和口味。

    所以她才会在与顾震苏亲密起来之后,随口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没想到顾震苏记下了,还给了她这么个surprise。

    她喜滋滋地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享受了一番酸辣米粉的香气,才注意到流理台上的食盒,以及另外几碗成品,她疑惑地问:“这是怎么回事?是刚才那个人送来的外卖吗?京城也有卖酸辣米粉的?”

    “不。”顾震苏搂住她娇弱的身躯,“你想吃南安门那家老店的,我怎么能随便买别的糊弄你。”

    牧锦惊讶不已,“你是说,你让人在安市买了送来?”

    “当然。”顾震苏能看见她的开心,觉得什么都值了。“怕送来的路上耽搁太久,米粉会变糊,所以我是拿了食材现做的,绝对新鲜。你快来吃吃看,喜不喜欢。”

    此时此刻,牧锦觉得,顾震苏就是一个妖孽。明明家世那么好了,还长得那么俊美,明明那么俊美了,还那么温柔体贴……

    才做了他一个下午的女朋友,牧锦已经有了危机感,这么好的男人,谁能不喜欢?

    她转身贴进他的怀中,有些忐忑、又有些迷茫。

    顾震苏不知她的心情,但很乐意她的亲近,拍着她的背,笑道:“怎么了,快点吃啊,不然一会儿口感不好了。”

    “你那么好,我好担心。”牧锦嘀咕着,“将来,要是你……”变心可怎么办?我会难过死的。

    经历过最棒的,平庸就会让人无法忍受。

    爱情尤其如此。

    顾震苏聪明地听出了她潜在之意,怔愣一瞬之后,却为她心疼。

    难道阿锦不知道,他也是害怕她会觉得自己不够好,所以这么掏心掏肺想要表示出诚意吗?

    她那么完美、那么聪慧、那么娇贵,他费了那么久才追到。患得患失的人,应该是他才对啊!

    顾震苏渐渐笑了,“阿锦,你知道吗,我们两个,现在都犯了一个同样的毛病,叫做‘杞人忧天’。我们不要去假设那些永远不可能出现的问题,我们应该做的,就是珍惜现在,珍惜未来,珍惜在一起的每分每秒。我不想失去你,所以我会用尽我的全力留住你。你呢?”

    三言两语,牧锦立刻就醒悟了。是啊,庸人自扰是傻子才干的事。眼下,她在他的怀中,他拥抱着她,还去想那些蠢事做什么!

    她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我也是。”

    “假如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好,你一定要告诉我哦,牧小姐。”顾震苏一本正经地说。

    牧锦笑道:“那,顾先生也要不吝赐教。”

    “嗯。”顾震苏好像在参加英国女皇的晚宴一样,非常郑重地行了一个绅士的躬身礼。

    牧锦自然地微曲膝盖,也还了他一个淑女礼。

    两人相视而笑。

    “我的米粉!”牧锦欢呼了一声,拿起象牙筷,挑起几条粉丝就放进了口中,顿时杏眼都睁大了,忽闪忽闪的盛满了雀跃,“太香了!震苏你好棒。”

    她不再加上“哥”这个字了。

    看着她娇美的小眼神,听着她的娇声软语,顾震苏心里麻酥酥的,故意用机质音道:“主人,我是你的机器人,我会达成你的一切要求。”

    牧锦声如银铃,眉开眼笑,挑起一筷子米粉送到了他嘴边,“尝尝。”

    这是她用过的筷子呢。顾震苏心旌神摇,神魂颠倒。

    这顿晚餐,顾震苏大发神威,酸辣米粉只不过是一道开胃小菜,他又做了黑椒牛柳、香煎鱼腩、糖醋包心菜、番茄浓汤等几个菜,饭后还有水果沙拉和烤芝士甜点。

    牧锦这才相信,原来顾震苏没有说谎,他真是全才。

    吃完了饭,时间已至夜晚八点。

    “震苏,你送我回酒店吧。”休息了一会儿,牧锦站了起来。

    顾震苏十分想留牧锦在公寓里过夜,他可以摸着良心发誓,除了亲吻,他不会做任何过分的事。

    但同时他也知道,留宿男人的公寓,对一个女孩子的名誉来说,会是巨大的影响。就算他们什么都没做,要是让其他人知道了,也会说闲话。

    景山的人家最重视的就是名誉。有些话,没有流传出去不要紧,流传出去了,就是丑闻。他肯定自己将来会与牧锦结婚,可是婚前,刚刚确定关系的时候,牧锦就和他共度一夜,这种事依然是不好听的。

    说到底,他和牧锦一样,骨子里都有着自己坚持的传统美德。即便这个世界的变化越来越快,有些事情他们也不想放弃。

    “嗯。”顾震苏取了一件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肩头。ken送过来的牧锦的衣服还是薄了些,毕竟是夏天,牧锦从安市来时,也没带厚重的外披。

    她双手拉着顾震苏外套的领口,脸颊在领子上蹭了一下,嗅到淡淡的独属于顾震苏的男士香水味。

    回到酒店,体贴的男朋友一直把她送到了房间。牧锦也有点舍不得,两个人站在门口又说了好半天的话。

    她心里明白,今日之后,她和顾震苏要面对的,就会有很多很多事。爱情并不仅仅是两个人相处,更是责任和负担。他们都不是胡闹的人,都是以结婚为前提而进行交往,将来更会有两个家庭之间的碰撞。

    论个人实力,牧锦自认不输给任何人,所以她不再犹豫,并且满怀信心。

    顾震苏知道自己的小女友是个顽强又聪慧的女孩,他最欣赏的便是她眼里熠熠生辉的斗志和朝气。

    正打算告辞了,两个人都听见电梯那里叮咚一声响。

    顾震苏道:“那,阿锦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药记得吃,有事情给我打电话,明天有空我来找你。回安市的时候,我们一起。”

    “嗯。”牧锦点点头,从他手中接过自己的袋子。

    顾震苏回头看了看,发现似乎没有人走过来,于是他飞快地低头,蜻蜓点水般的,在女孩的唇上吻了一下。然后带着得逞的笑意说:“记得想我。”

    牧锦脸色粉嫩,笑眼弯弯,“你也是。”

    初恋的人简直恨不得天天都呆在一起。

    顾震苏终于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牧锦在后面看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才嘴角带笑的关上了房门。

    她靠在门背后,后脑勺抵着门板,回想这一天的经过,每个字每句话都值得细细的品味。

    正在这时,房门被人敲响了。

    牧锦顿了一下,立刻想到是不是顾震苏去而复返?她连忙笑着拉开房门,“怎么又回来了——呃,令晨哥?”

    孟令晨脸色青白地站在门口,眼睛盯着牧锦肩上顾震苏的衣服,一副接受不能的状态,“阿锦,你……你和顾震苏,你们……”

    牧锦愕然,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令晨哥,你也来京城了?你怎么知道我的房间?”

    “我是来参加一个男装杂志的活动。”孟令晨道:“来之前问过牧伯母了,知道你在这里有公事。阿锦,刚才我看见的是假的吧?我看见、我看见……顾震苏他亲你了?”

    牧锦脸蛋儿发红,她有点不好意思,怎么就会让孟令晨看去了?难道刚才这家伙躲在拐角吗?

    “你没看错。”她坦然的点头,“我和顾震苏已经决定在一起。”

    孟令晨大受打击,几乎站不稳,“怎么会……你明明跟我说过,你现在还不想考虑其他的事情,你说你想要找到自己的价值……所以我决定等你,可是才过了一个多月,你居然告诉我,你和顾震苏在一起了?”

    说到这个,牧锦也有点赧然,或许她对孟令晨从一开始就没有感觉,所以那都是托词吧。

    其实真正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任何借口都找不到。而不喜欢一个人,什么都能成为借口。

    “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牧锦平静道,“我之前也拒绝过他几次,但是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

    孟令晨眼眶通红地打断了她,“你拒绝了他几次?因为他一直不肯放弃,所以你就答应他了是吗?可是我也一直在追求你,你知道的啊!那你怎么不答应我呢?”

    牧锦有点害怕,孟令晨好像在崩溃的边缘,她连忙道:“令晨哥,你冷静,这件事我们暂时不讨论了行吗?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有空我们再聊……”

    “我不回去!”孟令晨两手激动地抓住了她的肩膀,顾震苏的外套滑掉在了地上,“明明是我先喜欢上你!我再问你一遍,你答不答应我?我想要你一个明确的答复!”

    牧锦被他晃了两下,心里又气又急,伸手推他,“孟令晨!你冷静点!这是不可能的,我已经和顾震苏在一起了!”

    孟令晨盯着她,目光直愣愣的,“所以,其实你根本就不喜欢我,你之前在温泉的时候,不过是敷衍我的说法?”

    “我没有敷衍你,那时我说的就是实话。我也没想那么快就谈这种事,可是……”牧锦咬着嘴唇。

    爱情突如其来,就是没法解释呀!这怎么解释?

    孟令晨的表情像是在心理挣扎,英俊的面容扭曲了起来,“我真是后悔,就不该让你逃掉!明明那天我有机会的,我应该照着路仕铭和魏熙然的建议去做,如果我先于顾震苏得到你,你现在不就是我的女人了吗?!”

    牧锦惊呆了。孟令晨这是……黑化了?那两人给他出的馊主意是晚上偷袭自己,难道他现在想要做什么?他怎么能那么轻贱自己!

    “孟令晨!”牧锦愤怒地喊了一声,“你看清楚!我不是随便什么女人!你怎么能那么想?这就是你打算追求我的方式?想迫使我屈服?你以为你那么做,我就会答应你?——不可能!还有,你知道你自己是谁吗?你是安市名门、景山孟家的老三!你不是街头的小混混,也不是愚蠢卑鄙的下流人,可你把你自己看成什么了?又把我看成什么了?……孟令晨,你要还有一点名流世家的自尊,就不要说这种蠢话!别让我瞧不起你!”

    这番话,犹如一桶冰冷的海水,把孟令晨浇了个透心凉。

    他慢慢放开了牧锦,沉默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牧锦的两个肩膀有点酸痛,孟令晨用的力量太大了,再加上她病还没好,浑身都快散架了一样。她用白嫩的小手揉着胳膊,眉毛秀气地蹙了起来。

    两个人正在对峙,拐弯处又出现了一人,这次真的是去而复返的顾震苏了。

    看到孟令晨站在门口,而牧锦则皱着眉头,顾震苏急忙快步走了过来,“怎么回事?”

    牧锦一见男朋友,心里就委屈了起来,但为了不刺激孟令晨,还是忍住了投入他怀抱的*,勉强笑着说:“没事,没事,你怎么回来了,是忘记了什么?”

    顾震苏哪里看不出两个人刚才吵了一架?他才下去十来分钟,本来已经打算走了,临走前说给牧锦打个电话,结果牧锦始终不接,他一紧张,才会又返回了楼层,结果看到这么一幕。

    他眉心一低,脸色肃然,冷意森森,“孟令晨,你来干什么?”

    孟令晨也恢复了些精神,狠狠瞪着他,“关你什么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顾震苏上前一步,搂住牧锦的肩,“阿锦是我的女朋友。”

    孟令晨已经受够打击了。在牧锦面前,他可以流露情绪,但在顾震苏面前,他怎么也要硬撑着一口气。于是冷笑道:“就算她是你的女朋友,我难道不可以跟她说几句话?你就那么独断专行?阿锦可不是你的附庸!”

    “我没有独断专行,今天阿锦生病,身体不舒服,作为男朋友,我不希望她被人打扰!”顾震苏正色道,“你请回吧,有事白天再说,现在阿锦要休息了!”

    孟令晨直直地瞪着他,他也冷冷地回瞪,半晌,孟令晨终于放弃,转头对牧锦说:“那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说罢转身就走。

    顾震苏在他身后说:“谢谢你关心我的女朋友,不过,希望下次还是不要这样。她有我就好。”

    会心一击。

    孟令晨顿住,闭了闭眼,才又重新提步离开了楼层。

    顾震苏这次把牧锦送进屋子,还关上了门。

    他从地上捡起自己的外套拍了拍,随手丢到沙发上,又搂住牧锦,“他没怎么你吧?”

    “没有。”牧锦摇摇头,蹭进他的怀中,“……唔,头疼。”

    “都是那家伙闹的!”顾震苏磨磨牙。“我给你倒水,你快吃了药好好睡觉。”

    “嗯。”牧锦乖乖地在沙发上坐下,看着顾震苏忙活,欣赏他矫健的身姿。

    她男朋友长得可真帅啊,宽肩膀,劲腰,大长腿……

    原来恋爱是这么美好的感觉,无时无刻都觉得对方就是天底下最好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