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111章 情知起114

第111章 情知起114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四章

    “嗯。”顾震苏不甚在意,大手贴着她的腰轻轻用了点力。

    牧锦不得不走了出来,四处张望。

    这明显是一间高层豪华公寓,大门是铁灰色,深具未来感,感觉像太空船似的。

    顾震苏走过去在按键上按了几下,大门发出一声咔哒的轻响,打开了。

    牧锦扶着门把手不肯走进去。到这里她也明白了,这肯定是顾震苏在京城的个人公寓,上次盛会之所以住在朱利安,大概是为了方便。这里才是他的私人空间。

    一个年轻女孩进入一个单身男人的公寓,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的教育,都不允许牧锦这么做。

    顾震苏站在门里与她对视,只说了一句话:“你不相信我的人品?”

    若牧锦点头,那就太伤人了。

    倒也不是不相信,只是就这样进去,牧锦觉得很荒唐,“可是我要回酒店,我说了要和客户谈事情,就算要取消预约也得回去打电话。在酒店又不是不能休息,干嘛到你这里?”

    顾震苏无奈道:“那我先换件衣服,再送你回去,可以吗?”

    这个阶层很难容忍连续两天穿同样的衣服,还不洗澡。顾震苏扯着衬衣领子,明显很不舒服的样子,让牧锦心软了。

    想到人家在医院陪了她一个晚上,她也不能这么矫情,终于默默地踏进了门。

    权宜之计产生了效果,顾震苏很欣慰。

    这间公寓的内装修是纯男人的简约风格,以黑白色为主,有高科技的声控系统,沙发和椅子都是精心挑选的,一看就知道坐上去会十分惬意。可见主人对于享受这个词,有自己的独特见解。

    这间公寓粗看根本不知道有多大,但牧锦随意瞟了一眼,发现里面很开阔,肯定占了一整层楼。

    顾震苏轻揽她的肩膀走到客厅,“饿了吧,先吃早餐?”

    “你这里有吃的?”怎么看,都觉得这间公寓人气不够足的样子。

    顾震苏笑道:“没有我可以做。”

    “什么?”牧锦吃惊地瞪大眼。

    “哈,骗你的。”顾震苏带着她走到厨房旁的餐厅坐下,只见上面摆放着几个碗碟,都盖着盖子。

    顾震苏让她坐下,上前打开,碗碟里是各式各样的早餐,东式西式都有,还有京城特色的小吃。

    看出牧锦的不解,顾震苏解释道:“其实是我刚刚来之前就吩咐我的助理买了送来的。”

    怪不得。

    男人洗了手,洁净修长的手指拿起金边白瓷小碗,盛了一碗青菜瘦肉粥递给牧锦,又把几个奶黄包和奶馒头殷勤地送到她面前,“要喝果汁吗?我帮你榨一杯。”

    牧锦的确是饿了,在医院她还觉得奇怪,为什么顾震苏没想到要吃了早餐再送她回酒店,原来人家这里准备着呢。

    她毫不客气地开吃,夹了个软软的奶馒头,秀气地咬了口,“你别张罗了,快点吃吧。”

    顾震苏还是用厨房里的鲜榨设备榨了两杯果汁端上来。

    如此贴心的服务让牧锦无话可说。跟顾震苏在一起,体会到他细心周到的一面之后,只怕更难拒绝他。

    牧锦忍不住偷偷瞟了眼正在吃东西的年轻男人,他低头喝了一口粥,侧面的角度看过去,睫毛长而直、黑且浓密。他是带点内双的丹凤眼,垂眸的时候,眼皮上的褶痕非常优美,眼角上挑。

    光看这一双眼睛,女人就要脸红尖叫!

    他的鼻子惊人高挺,带着古典贵族的气息。嚼动食物时,腮帮子看着硬硬的,下巴的线条犹如雕刻的人像那般完美至极。

    牧锦的目光往下移,看见了顾震苏挺括的衬衣领子上方的喉结,上下滑动的弧度简直太性感。

    她像被烫到一般挪开了自己的视线,心脏怦怦跳。难怪男色也能消费,真的让人欲罢不能!

    “怎么了?”顾震苏狐疑地看了她一眼,“不合胃口?”

    “不是。”牧锦心慌意乱地喝了口果汁,又瞟瞟他,低头吃了起来。

    顾震苏的手伸过来,轻轻地搭在她白嫩的额头上,“怎么脸红了?我试试看……嗯,好像温度还是有点高啊。”他皱起眉头。

    “是吗?”牧锦抬手摸了摸额头,给自己找借口。她才不是因为看顾震苏看得入迷,才脸红发热的!

    “嗯,吃完饭以后再吃一次药。”

    大半个桌子的早餐,其实也就吃了四分之一而已,顾震苏把盘子碗筷子归置一下,放在了一边,看样子不打算洗。

    牧锦在医院睡了一晚,也觉得浑身有股子味道,盼着顾震苏早点把自己送回去。正想着,公寓的门铃响了。

    顾震苏对她笑笑,让她坐在沙发上别动,自己走过去开门。牧锦听见他跟门口的人说了什么,然后又关上门走了回来,手上拿着一个袋子。

    “我让助理到朱利安酒店找到你的助理,把你的洗漱用品和衣服带来了……我还让他们帮你把那边约好的事情推迟到明天。”顾震苏略微忐忑,好像怕她不高兴一样。又郑重地说:“阿锦,你真的应该好好休息。”

    牧锦吐出一口气,面色平静,“你都已经先斩后奏了,我还能说什么?”

    “真生气了?”顾震苏急急走过来,把袋子放在她身边,“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让你别呆在酒店,整天想着工作的事。阿锦,你才18岁,别把自己逼太狠。”

    牧锦是有点气,可是顾震苏眼中全是对自己的担心,她也静心反省了一会儿,最后妥协地点点头,忽又直直盯着他,“你把我带来这儿,你觉得我能好好休息吗!”

    顾震苏按照自己的头脑来理解她的意思,倏地笑了,“你果然还是不相信我,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你放心。就算我想,也要等你同意。再说现在你还在生病,我哪能……”

    牧锦大羞,她是说,呆在顾震苏的地方,并不像酒店那么自在,哪里是这个意思!“顾震苏,你满脑子想什么啊!”

    “好好好,我没想什么,什么都没想……”顾震苏眼含笑意。

    牧锦气急败坏地把一个靠枕丢到了他脸上。

    两人之间的距离,因为这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刹那间就拉近了。牧锦也显出了一丝疲惫。

    进门前的疑虑既然消失,现在还端着架子没必要。她翻了翻手中的袋子,感觉东西挺齐备,便问:“哪里有……”

    “跟我来。”顾震苏指引她站起来,七拐八拐拐到一个房间门口,“你在这里打理一下吧,你先进去看看,有什么需要的跟我说。”

    这个房间看起来朝向不错,里面铺设着原色澳洲纯羊毛地毯,脚趾头踩上去还会下陷,屋子中央是一张圆形大床,石青色丝绸床单和薄被。牧锦走进旁边的浴室,发现明亮又宽敞,还有个正对窗子的大理石按摩浴缸。

    她回头笑笑,“这是你的房间吧。”

    顾震苏搔了搔鼻子,没有正面回答,“你在这里休息,我把药和水给你拿过来,一会儿你洗完澡就吃药睡觉,什么也别管。这是朝南的屋子,我在对面另外一边。你放心。”

    牧锦本想拒绝,最后还是接受了。“好吧,谢谢。”

    顾震苏喜欢她,愿意给她最好的。

    横竖都是一辈子,为什么不和喜欢自己、自己也有好感的男人在一起呢?

    牧锦思考着这个问题,拿着自己的换洗衣服走进了浴室。

    冲完澡出来站在镜子前,看着里面水汽蒸腾的脸颊红扑扑的像熟得正好的蜜桃。这般年轻,也没有生活负担。

    牧锦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然是有权利任性撒娇的那一类女孩。

    穿上袋子里的睡衣,牧锦吃了药,走到床边坐下。不知不觉将脸埋在枕头里深呼吸一下,鼻子里霎时充满了顾震苏身上那种木材和青草的男香气息,微微沉醉。

    等到抬起头之后,牧锦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当即惊愕得满脸通红,摔了下枕头。

    很猥琐好吗!

    外面,顾震苏走到客房里,清理了自己,穿上家居服,坐在沙发上,戴上防辐射眼镜,打开了电脑。

    他之所以把自己住的主卧让给牧锦,倒也没有其他的意思。京城这个公寓他来的次数不多,客房就算经常有家政工打扫,也有种久无人居住的尘气,他不想委屈那么娇娇弱弱的女孩子,所以理所应当相让。

    而且,让她睡在自己的床上,沾染上自己的味道,这么一想,就愉快得不行,嘴角都要翘起来。

    他定定神,开始处理今天的事务。这次来京城,顾震苏参加了一个投资交流会,约见了几个有潜力的项目负责人,他要考虑哪些项目值得投资,哪些项目暂缓。他的顾问团已经把初步筛选的项目发送了过来,但是他还是想自己再从中挑一挑。

    要知道,投资这种事情虽然经验很重要,但有时突如其来的灵感也能带来不小的帮助。

    顾震苏认真看着电脑,摒弃杂念,认真投入了工作。

    吃完药的牧锦,睡意又涌了上来。浑身酸酸懒懒的趴在薄被中,很快闭上了眼睛。

    公寓里静谧宜人。

    中午,有个家政工过来收拾厨房。

    “吴姐,帮我点个餐,要丽星酒店的粤菜。”顾震苏走过来吩咐了一句。

    家政工是个善良的中年妇女,笑道:“顾先生,您要点哪些菜?”

    顾震苏想了想,“感冒发烧的话,吃什么比较好?”

    家政工急忙问:“顾先生您感冒了?”

    “不是我……”顾震苏刚回答一句,牧锦就从他的房间里走了过来,身上穿着一件纯棉的长袖裙子,腰上扎着一条细细的丝带,揉着眼睛,有点鼻音,“几点钟了啊?”

    看见有人在,牧锦怔住。

    家政工一看这女孩子,长得真是精致美丽,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懵懵懂懂不防备的样子看着人,简直让人心都要化了。家政工为顾震苏服务很久了,忍不住开口:“哎呀,顾先生,这位是你的女朋友吧,好漂亮的姑娘!你真是有福气。”

    牧锦眨眨眼,没反应过来。

    顾震苏听见了,唇角的笑意怎么也挡不住。也没反驳,倒是揽住了牧锦瘦弱的肩头,轻柔地问:“起来了?休息得好吗?”

    “嗯。”牧锦在病中,也不想多计较,点点头。

    顾震苏带着她到了客厅,让她在一张陷进去就出不来的沙发上坐下,“一会儿饭菜就送来了,先等一等。”

    “嗯。”牧锦乖乖靠在沙发上,蜷了起来。

    顾震苏顺势将一条薄毯盖在她身上,手没忍住在她发上抚了抚。

    牧锦睁眼看了下,又闭上了,舒适得不想动。

    听见顾震苏走到厨房,家政工声音轻了许多,“顾先生,是你的女朋友生病了吧?那一定要吃个鸡汤,抗病毒又很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