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98章 情知起101

第98章 情知起101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一章

    顾震苏为牧锦拉开了椅子,待她落座,自己才坐到了她身边。

    朱利安国际酒店的早餐十分丰盛,也是自助式的,冯贞静对两个年轻人说:“你们先去拿,不用管我们。”

    牧锦只好和顾震苏一起走向了布菲台。

    顾震苏并没有再提健身房的话题,只是跟在牧锦身边,看她从麦片分配器里接了一碗麦片,自己也接,看她加了冷牛奶,自己也加。

    牧锦望着他,他笑道:“我们口味挺相似。”

    牧锦转头就走。这男人的眼睛会放电,她害怕自己又把持不住。

    两人回到餐桌时,发现多了不速之客。来人是唐筠瑶,正站在桌边向牧锦的父母问好。

    牧家夫妻之前不认识唐筠瑶,但是她自我介绍之后,顿时反应过来,这不是“京城小公主”吗?昨晚多少富豪为了讨好唐家,所以在拍卖她的作品时疯狂竞价?她怎么过来与他们结交?

    唐筠瑶抬头看见拿完餐的两人,立时高兴地笑道:“震苏哥,牧小姐,你们好。”

    听到这称呼,牧家夫妻心念电转,马上明白了什么。

    站在顾震苏身边的牧锦感觉到他散发出一种不耐烦的情绪,不禁扭脸瞧了瞧,只见他挂着淡淡的笑容,有些漫不经心地对唐筠瑶说:“你也来了?刚才不是还在健身吗?”

    唐筠瑶娇憨的笑着,“突然觉得肚子饿了。”又转向牧锦,“牧小姐,你不介意我和你们一起吧?”

    牧锦见自己的父母都是了然若有所思的样子,感到很不快。唐筠瑶这是明显追着顾震苏而来,她在这里,自己家人都吃得不痛快,何必?于是笑道:“顾大哥,你刚才不是还和唐小姐有话要说吗?不如你陪唐小姐单独坐?”

    顾震苏顿时睁大凤眸,吃惊、不乐意,还想说什么。

    牧锦连忙又加了一句,“我和爹地妈咪也几天没见了,想好好聊聊。”

    顾震苏没话说了,只得点头,唐筠瑶非常开心,“那牧小姐,我们下午见。”

    下午是访谈时间。

    顾震苏深深地盯着牧锦看了好一阵,才端着自己的盘子和唐筠瑶走了。牧锦后背有点发凉,感觉顾震苏那眼神的含义好像是“你等着我找你算账”的意思。

    冯贞静低声问:“阿锦,这位唐小姐……?”

    “没什么,这几天认识的,说过几句话。”牧锦平静地开始吃麦片。

    牧玉翔问:“奇怪,顾震苏怎么会在这里。”

    “前天是舞会,组委会邀请了一批青年才俊作为嘉宾舞伴,所以他过来了,还有……”

    话音没落,餐厅门口又走进了孟家兄弟。孟令晨眼睛一亮,快步走过来打招呼,“牧世叔、世婶,阿锦!”

    孟令煊慢了一步,也很有礼貌。

    他们选择忽视了坐在另一边的顾震苏。

    牧家夫妻笑道:“坐。”

    孟家兄弟也没客气,孟令晨直接占了刚才顾震苏的位子,坐在牧锦身边,笑眯眯注视着她,“阿锦,你可不要忘记送我的十色笺哟。”

    “嗯,不会忘记,这次带来的剩下不多了。回去我再染一次送你。”牧锦点头笑道。

    孟令煊也腆着脸讨要,“阿锦,那信笺不错,也送我几套?”

    “好。”牧锦一口答应。

    孟令晨生来最恨的人,就是他二哥,明明什么都没做,就得了牧锦的礼物!他不甘地又说:“阿锦,你不知道昨天我想拍下你的立体绣枕套,结果却被一个可恶的家伙截走了。我太喜欢那个枕套了,能不能再送我一个?”

    牧锦现在也知道礼物不能随便乱送了,有时候是有特殊意义的,送孟家太太可以,送孟令晨就不行。于是她巧妙地说:“那个我暂时没有时间做,等有空了去拜访孟伯母的时候,一定会制作一个比较精美的,不过其实我在这方面比较粗鄙,只怕会让伯母见笑。”

    孟令晨明白她的意思,有点怅然,“哦。”

    “阿锦的手艺很巧,母亲一直赞不绝口,时常提到你呢。”孟令煊顺势笑吟吟开口,“回安市常来玩,母亲一定会很想见你。其实上次赏樱会家里还有好多地方没有开放,可以让令晨带你转转。世叔、世婶,你们可别藏着宝贝女儿,要放她多出来走动走动呀。”

    孟令晨这下又不恨他二哥了,连忙在一旁点头点赞。

    牧家夫妻欣喜不已,刚走个顾震苏,又来个孟令晨,好像都对自家女儿十分上心,这真是好事。他们笑逐颜开,“好啊,这是当然了。阿锦前段日子学习忙,还在准备淑女盛会,我们怕她分心,就没安排。”

    一桌五人越聊越有话题,夫妻俩和孟令煊聊时事聊趣闻,孟令晨跟牧锦大献殷勤,和乐融融。

    顾震苏就在不远处,听着那一桌的笑谈,一刀把盘中的三明治切成两半。

    他的不快摆在了脸上,连唐筠瑶也感受得十分明显,小心翼翼问:“震苏哥,这个不合你的口味吗?”

    顾震苏似笑非笑,放下了刀叉,“突然吃不下了。”

    从前他总觉得,无论对待哪个女孩,都要彬彬有礼,即使拒绝,也不能让人难堪。所以他的口碑不错,提到他,每个女孩都会说好话,而且每个女孩都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可以不断地跟他接近,寻找希望。

    但现在他开始品尝到这么做的苦果了。好不容易动心了、喜欢上一个女孩,结果对方却不相信他的真心,而且,还总是因为他的绅士风度,而把他推向别人。假若以后再遇到这样的情况,难道每个人的情绪他都要照顾到吗?因为怕别的女孩难堪,所以就置自己的爱情于不顾?

    顾震苏深思起来。他想,也许以后要改变一下了。以往他认为江劭峥那种冷酷、生人勿近的态度太生硬,不够圆融,如今他不那么想了。一个人只有一颗心,不可能面面俱到,自己所在乎的人当然比别人更重要!

    想到这里,顾震苏的神色极淡,淡到面无表情的程度,默默坐在那里。唐筠瑶感觉自己面对的仿佛是一座精美的大理石雕像,灵魂不知道飞到哪一桌去了。

    餐厅门口又走进来一行人,顾震苏的眼神才动了动。

    他才刚想到江劭峥那个酷男,江劭峥就进来了,而且还是和深市的梁家四口为伴。

    梁含颖不时娇羞地抬眼望他,而梁含颖的弟弟,一个十来岁的小鬼头,缠着江劭峥在问什么,好像很喜欢他。至于梁家夫妻,也频频看向江劭峥,微微点头,对他似乎很满意。

    而江劭峥那张万年难以融化的冰山脸,竟然似春风拂过,笑得含蓄而温柔!

    顾震苏一怔,半晌后摇头失笑。瞧瞧,人家哪是不会笑,人家只是吝啬笑容,只给该看的人看!

    想到这里,顾震苏严肃了起来。

    唐筠瑶心里一惊一乍的,不明白对面的男人究竟是怎么了。

    江劭峥和梁家人走过来,一一与两桌人点个头,算是打招呼,然后坐到了餐厅靠窗的座位。

    冯贞静好奇问:“那位小姐也是淑女盛会的参与者吧。”

    “嗯,她叫梁含颖。”牧锦总算知道了,为何前世身在安市的江劭峥会与深市的船运世家千金结缘,这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早餐快要结束的时候,终于出现了不和谐的因素。

    何家三口走了进来。

    沈懿芸只顾与女儿说话,何啸心神恍惚地走在一边,看来没睡好。

    牧玉翔和冯贞静立刻面朝里面,不看他们。

    沈懿芸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她过来捣乱了,“哎呀,这不是表哥表嫂吗?你们也在这里?这位是我的表侄女?怎么看起来和从前不是一个人?”

    冯贞静怒目而视,“沈懿芸,你还好意思!”

    她一说,顾震苏和孟家兄弟都知道这位是谁了。沈懿芸那模样,长得也算不错,但看起来明显有点不正常,表情太怪异,目光也有点散乱,神经兮兮的。

    牧锦心中咯噔一下。这位表姨?莫非她真的有精神方面的问题?

    沈懿芸拨了拨头发,笑道:“表嫂,你怎么那么说,我好心好意来跟你们打招呼而已,你们就算不欢迎,也不用这么说我吧?……梦玫,来见过你表叔、表婶。”

    何梦玫不情愿地走上前行礼。

    何啸脸上很不好看,但场面话也要说说:“原来是懿芸的表哥啊,你们好。昨晚打扰了,没来得及跟你们一叙。有空请来家里坐坐。”

    牧玉翔不好对何啸甩脸色,站起来跟他握了握手,“客气了。”

    “我刚从国外回来,好多年没有回安市了,真是想念景山,也想念那里千昭屋的糕点。”沈懿芸眼神追忆,这一刻她看起来倒是正常一点了,可下一秒,又诡异地笑起来,“表哥,你们不欢迎我去牧家玩吗?”

    冯贞静的脸霎时黑了,牧玉翔也愤怒起来。

    孟家兄弟皱起了眉头。沈懿芸是个魔女,搅得牧家一团糟的事情,在景山也有不少人传过。而且牧锦被抱错,虽然牧家没有明说是怎么回事,但也有人大致猜到,是沈懿芸所为。现在,这个女人还好意思说想去牧家?

    顾震苏那一桌也在向这边隐晦的张望,唐筠瑶不明就里,顾震苏却皱起了眉头,因为他看见牧锦的神情不悦。

    牧锦想了想,终于站起来道:“何太太,我是牧锦。原谅我不想叫你表姨,因为拜你所赐,当年我流落贫民区,十八年后才得以回家。我失去了很多东西,但是靠我自己的努力,终于又得到了很多东西。我明白人的际遇是很奇妙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但我对你的所作所为,却不能够释怀。我们牧家并不欢迎你,我的父亲母亲,我自己,都不希望再看见你。如果你还有一点做人的良知,就不要来打扰我们平静的生活,也算是为你的家人和你的女儿积德。”

    她恨过沈懿芸,非常恨,在她听母亲说出渊源的时候。但她此时看到这个女人神经兮兮的样子,又不想再恨了。譬如狗咬了你一口,也要咬回去么?跟这样的女人,不用计较。

    但是不计较不代表无所谓,如果沈懿芸就此真的不来打扰,那就算了;可若是她还要继续使坏,牧锦也不会忍让!

    沈懿芸望着牧锦,目光渐渐变了,越变越狠,越变越恶毒。漂亮如朝露的牧锦,与年轻时的冯贞静非常相似,沈懿芸仿佛穿过时光,看见了她所嫉妒的表哥的美丽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