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97章 情知起100

第97章 情知起100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一百章

    事情发生得太快,电光火石之间,就成了面对面站在一起的状态,靠近到彼此肌肤上的温度都能互相感应的程度。

    牧锦下意识就停住了呼吸,漂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卷翘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着,紧紧盯着顾震苏的脸。

    感觉到对方似乎想要凑近自己的唇,她条件反射地别开了脸。

    顾震苏十分遗憾。他确实是想吻上去的,可惜被她躲过了。

    ——肯定了!在这种情况下,还不想吻这个女孩,那他简直就不是男人!顾震苏当然是男人,他当然想吻她!但他不愿意强迫,只好郁闷地放弃这个打算。

    天知道她身上有多么吸引人的香味,好像清新的带着雾气的山林里盛开的一朵不被人知晓的名花,混合着清冽与甜香,让人忍不住就想要摘取,然而一旦走近,却会被花香熏致昏迷而长醉。

    顾震苏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伸出手,用食指的指背轻轻地划过牧锦的脸颊,那肌肤嫩白、吹弹可破,充满了纯天然胶原蛋白,似乎还有一层可爱得如同水蜜桃般细小绒毛的质感,让他爱不释手。

    牧锦有点羞恼,抓住他的手推开,“顾震苏,你干嘛。”

    “别紧张……”顾震苏愉快地笑起来,笑声里带着磁性,“阿锦,我刚才只是想教你哑铃的其他锻炼方法,谁知道你会突然回头。”

    “我不要你教,你快点走开。”牧锦从没处理过感情方面的问题,她太紧张了,紧张到情绪都要失控。她已经憋了半天气了,再不呼吸就要晕了,大脑已经开始缺氧。

    顾震苏惊讶地低头望着她,发现她的脸色已经从粉红到嫣红再到酡红,头顶都快冒烟了似的。

    意识到少女从没被人这样对待过,所以是害羞所致,顾震苏更加愉悦,又伸手把玩她颊边的一缕从绑好的发带里调皮挣出来的黑发,“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紧张的时候,连耳垂都红得透明?”

    牧锦再也憋不住气,短促地呼吸起来,胸口起伏,无暇回答他的问题。

    顾震苏闷笑起来,“阿锦,你真的太可爱了。”

    牧锦恼羞成怒,伸手推他的胸膛,“我不喜欢别人靠我太近!”

    “那就是说,从来没人这么靠近过你?”顾震苏纹丝不动,直接曲解了她的意思。

    “顾震苏,你走开行不行?”牧锦有点无力。她实在很讨厌无法掌控的感觉,更讨厌自己被别人掌控!

    她不相信顾震苏对自己有什么特殊的情意,就算有,不过是因着自己这副还算不错的皮囊。这男人家世那么优越,本人又那么耀眼,如果真的和他陷入感情迷沼,还能有活着逃离的一天吗?牧锦没有自信。

    在心底,她是有一些喜欢这个男人的,但是她不认为自己对顾震苏来说是最为特殊的存在。顾震苏的风度太无懈可击,太漫不经心,也许在他看来,这不过是在打发时间而已!

    牧锦心生警惕。她已经觉察到自己与顾震苏相处时的异常了。之前就算是孟令晨差点对她表白,她的心也一如止水,毫无波澜。可顾震苏才几句暧昧的情话,简简单单,就把她的心房撬动,这个男人的魅力太可怕!

    她再次使出全身的力量,总算推动了顾震苏,“顾大少,请你自重!”

    这次顾震苏顺势退后了一步,无奈地说:“阿锦,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我已经为你着了迷。也许换个时间、换个地点,我们可以好好聊聊?……我还从来没有追求过女孩,希望你能给我这个机会。”

    从来没有追求过女孩?牧锦冷笑。

    贴腰、壁咚、摸脸……这是从没追求过女孩的男人能够如此自然地做出来的事情吗?

    “如果你觉得刚才我的举动冒犯了你,我道歉。”顾震苏聪明地看出了她的神情所表达的含义,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也许我是有一些情不自禁了,希望你不要生气。”

    牧锦趁着他站远,偷偷地大口大口呼吸了几秒,等心跳正常了一点,才竭力用冷静的语调说:“顾震苏,你是天之骄子,我相对你来说,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孩,我有自知之明,所以我不会做灰姑娘的梦。”换言之,你的话,还是对那些爱慕你的人去说吧。

    顾震苏惊讶地皱起了眉头,“阿锦,难道你对我的印象那么差?还是你对自己没有自信?你不是灰姑娘,我也不是什么天之骄子。我只是作为一个男人,想要得到喜欢的姑娘的青睐,让她答应和我在一起,如此而已。”

    喜欢的姑娘……牧锦的心再次震了一下。

    她忽而反省,此时此刻的自己,好像在仗着对方的喜欢而矫情。

    到底是在矫情什么呢?她头脑冷静地分析起来。

    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最初不就是因为互相吸引。还需要什么说辞?难道要顾震苏跪下来指天指地发誓,说爱她爱得沧海桑田海枯石烂不变心?难以想象那样的画面。

    她害怕自己无法永远抓牢顾震苏的心,也害怕这种无法掌控的未来。

    她和顾震苏,真的互相了解吗?目前这种情况,更像是基于大脑中的爱情激素苯基乙胺含量突然的飙升,俗称——“来电”。

    她不否认,刚才的确很来电、很有感觉!假如她没有躲开,假如顾震苏吻了上来……那么眼下他们肯定已经是情侣,而不会是在冷静地考虑是否接受对方的追求。

    但是世界上没有“假如”。

    一瞬间的冲动之后,理智很快又占了上风。

    她可以不管不顾地接受顾震苏的求爱,她也可以享受被这样一个风华青年所爱慕呵护的感受。但那样太疯狂了,不是一个如她这般的重生者应该做的事。她早就受够了上流社会婚姻的冷漠和痛苦,这辈子一点儿也不想重蹈覆辙。

    她,和顾震苏,不一定有未来。

    顾家那样的门第,去过一次,只留下森严与高傲的印象,顾家的儿媳,恐怕只能是唐筠瑶那种身份地位的女孩。自己就算跟顾震苏春风一度,又如何呢?也许最终竞争不过唐筠瑶,反而成为景山大道的笑柄。

    前世里,路家那样的家庭,尚且对儿媳的要求颇多。顶级豪门顾家,岂不是更可怕?

    更何况,顾震苏的“喜欢”,又能够维持多久……?

    和顾震苏恋爱,是整个景山大道女孩的梦想,如果她答应了他,一定会收获不少羡慕,但更多的,肯定是嫉妒。

    和顾震苏恋爱,一定会很幸福,很甜蜜,很开心,很快乐!

    ——但是,然后呢?

    然后发现性格难以磨合,分手?或者时间长了感情变淡,分手?又或者,被顾家的长辈所阻挠,分手?

    无论怎么看,结局似乎都不妙。

    牧锦彻底地平静了下来。

    她抬起头,坚定地凝视着顾震苏,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顾震苏立即明白,今天是没戏了。这个女孩和他认识的所有女孩都太不一样!她明明已经脸蛋烧红、心跳加速、呼吸急促,他可以肯定,她对自己动了心。结果,几分钟之后,她居然能够硬生生地平息了这一切。

    她那双美妙的桃花杏核眼里,散去了迷茫与挣扎,变得跟平日一样淡定,透出了理性的光芒。

    顾震苏深深的挫败。

    他当然不会认输!但今天已经不可以再纠缠下去。

    他又退后了一步,礼貌地略一弯身,“抱歉,打扰了你。——但是,我想让你知道,这不会阻止我追求你的脚步。我从来都是一个忠于自己的心的人。希望你也能和我一样。”

    这是说牧锦不忠于自己的心?

    牧锦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顾震苏立即又做了投降的动作,“我又说错话了。……好吧,我是想说,我不会放弃!”

    牧锦无语了。

    “……那现在,让我来教你练习哑铃?”顾震苏笑道。

    切!牧锦翻了个白眼。

    顾震苏觉得,就算是做出这种表情,也丝毫不影响她的漂亮。顾震苏当然不承认自己肤浅,漂亮的女孩他见得多,可是只有眼前这个他想得到。

    健身房门口出现了一道窈窕的身影,看见两人,停下了脚步,“震苏哥?……牧小姐?你们在干什么?”

    两人转头。

    只见唐筠瑶身着一件绿色的普通练功服站在那里,似乎也是来健身,她随时随地都保持着舞蹈带来的仪态与气质,随随便便一站,都仿佛是秀美绝伦的修竹,令人赏心悦目。

    她与牧锦,名花倾城各自妍。

    顾震苏收起了面对牧锦时的轻松惬意,端起一贯的得体笑容,“早安,唐小姐。”

    牧锦也点头打招呼,“唐小姐,你好。”

    “你们也来健身?真早。”唐筠瑶面上是完美的笑容,走进来,“震苏哥,你平时都那么早吗?”

    顾震苏耸耸肩,“也不一定,今天恰好有时间。我们已经健身完毕了,就不打扰你了。”

    唐筠瑶秀气地撅了下嘴,“真可惜,要知道你今天也来健身房,我就早点起床了。”

    “你有事要找我?”顾震苏淡淡的问。

    “嗯……”唐筠瑶犹豫地瞟了瞟牧锦,似欲言又止。

    牧锦懒得做这种打扰别人说话的电灯泡,连忙道:“我先出去了。”

    “等等,”顾震苏喊住了她,“半个小时后在餐厅见,好吗?”眼里都是希冀。

    牧锦想拒绝,但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是点头,“哦。嗯。”

    她没有忽略唐筠瑶失落的神情。走出门时,听见唐筠瑶娇嗔地说:“震苏哥,你今天晚上陪我回家好不好?昨晚我爹地妈咪看见你,就一直说让我一定请你去家里吃饭。你可要让我完成任务呀……”

    牧锦撇了撇嘴,没等听见顾震苏的回应就进了更衣室。

    哼,半个小时后餐厅见?想得美。你还是陪唐美女回家吧!

    牧锦气呼呼地脱掉运动服,走进了淋浴间。

    不过,半个小时后,她还是去了餐厅,陪着自己的父母。

    牧玉翔和冯贞静昨晚遇见了沈懿芸,心情都很糟糕。不过原定的计划并没变,要等女儿接受完访谈再一起回家。

    一家三口走出电梯时,看见顾震苏穿着一件挺括的白衬衣和一条条纹黑西裤站在餐厅门口,背影挺拔修长,仿佛是在找人。看见电梯响,他回头一瞧,顿时笑得十分俊朗,“牧世叔世婶,阿锦,你们来啦。”

    “震苏?”冯贞静很意外,“你是在……”

    “我跟阿锦约好一起吃早餐。我刚到,正巧你们也来了。”顾震苏十分有礼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夫妻两个对视一眼,满是惊喜,“原来是这样。”

    冯贞静还偷偷捏了捏女儿的手背,眼神询问。

    牧锦摇摇头,什么都没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