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83章 情知起86

第83章 情知起86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八十六章

    这天早上,所有的淑女团都在展厅里布置女红作品的展览。每个团队的展厅目前是相对独立的,还有帷幕遮挡,所以想要借鉴是不可能的。

    牧锦早就知道最后会有慈善晚宴拍卖女红作品,所以她制作的物品都是比较有利于拍卖的:一是自己设计手工制作的一套华丽的长晚礼服,这套礼服在服装厂成立高定工作室之后,她就开始亲手缝制了,非常花心思,也非常不容易;二是一个亲手制作的皮包,上辈子她对手工皮具就很有研究,完成这个皮包,她只花了三五天的课间时间而已,看起来极其时尚,还能够搭配那套礼服;最后一件作品是一幅立体绣的手工枕套,严格说起来,立体绣并不算是刺绣,但是难得很有巧思,且看着十分有趣味,这副立体绣她取材于景山的樱花树,粉粉碧碧的樱花瓣在枕套上层层叠叠的堆积,很是生动!

    完成了手工礼服之后,牧锦便没有更多的时间去绣真正的刺绣了,而且她在这个方面并不精通,所以才取巧绣了立体绣,看起来的效果也是很不错。

    韩秀萱的绣品就特别精致完美,三件小小的绣屏,据说花了她几个月的时间,一幅牡丹图,一幅双龙戏珠,一幅蝴蝶团花。

    每个淑女可以带来三件作品,其他女孩的作品也很用心,有剪纸、织物、手工帽子、布包等,甚至林瑾悦还制作了一双漂亮的绣花鞋。

    但是大家公认牧锦的东西最时尚,最贴合这个时代。

    牧锦汗了一下,其实她只是比较讨巧罢了……

    展厅在中午就布置完毕了,打开遮挡的帷幕之后,五个淑女团的成员也相互逛了起来。

    其他的城市代表团亦有很出彩的作品,比如京城的女孩就非常花心思的集体制作了一件大幅的绣品“岁寒五君子”,五个女孩在绣品的不同区域各自绣了松、梅、兰、竹、菊,非常大气优美;而福市的女孩竟也有制作手工服饰的,不过十分古典,和牧锦的晚礼服不同;海市有位淑女是苏绣世家出身,她的绣品简直是至善至美,把所有人都比下去了……

    看完展览之后,赵惠宜把五个姑娘召集到了一起,“今天下午组委会组织参观皇宫,有不想去的就呆在酒店里。”

    少女们并没有太多的游玩的心思,都说休息休息。毕竟这才是第二天,明天的书画会也是个重头戏,不能掉以轻心。

    “那我们来练习一下明天的作品?”牧锦提议。

    其实来之前,每个人就想好了该展现什么样的书画功力。巧的是安市的这几个女孩并没有书画非常出众的,倒都写得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于是牧锦灵机一动,建议把大家的作品巧妙的连在一起。

    韩秀萱有点遗憾地说:“可惜了,京城的那幅绣品已经有了这样的做法,我们的书画如果也是这样,会不会让她们觉得我们是在模仿她们的思路?”

    林瑾悦忙道:“秀萱姐,没事啦,不会的。”

    “是啊,别这么说,其实我们也是早就这么打算了,只不过因为书画会是现场制作的原因,所以晚了一步展示出来而已。”高新妍温柔地说。

    朱蕊雪也爽朗地笑道:“我们自己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好。”

    牧锦点点头,“秀萱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尽力而为,不用怕别人说闲话。”

    赵惠宜在一旁缓缓的颔首。

    韩秀萱外表很是高洁,不食人间烟火,但她其实心思比较重,只是看着不显而已,反而没有其他四个想得开。

    这天下午,几人在miss赵的套房里练习了许久,直到感觉没有什么问题,才停手休息。

    牧锦看着满地的练习笺,失笑道:“噗!我现在才觉得,咱们还是流于世俗了,功利心太重!”

    “呵呵呵……”几个女孩听明白了她的话,都笑起来。

    “你能那么想,就说明不功利了。”高新妍年龄是最大的一个,所以她很有种大姐姐的风范,点了点牧锦的鼻子,“明儿可不许这么想,要是出了岔子我们可唯你是问!”

    牧锦做出怕怕的表情,“哎哟,高姐姐饶了我!”

    姑娘们又嬉闹在了一起。

    唯有韩秀萱表情略略沉重,这位年级级长到了这个地步,终于出现了计较和得失心。与牧锦最开始在欢迎晚宴上的紧张不同,韩秀萱担心的是她们这次展现的水平出现失误,作品不能得到好评。

    思及此处,她又拿起了小狼毫,开始认真练习。

    其他的四个姑娘以及赵惠宜,都感觉到了些微的不对劲,不过并没有宣之于口。

    书画会终于在第二天的下午正式举行。这次来到文庙现场的,除了淑女团,赞助商之外,还有国内著名的几位书画家。这日的天气正巧天公作美,淡淡的阴天,并有丝丝凉风,这样的情况下,在文庙中庭摆开的文擂台就十分惬意了。

    大大小小的几案摆放在树荫下,行道旁,小池边,人们一时游玩参观,一时灵感来至下笔如有神,俨然一个热闹的雅集。

    牧锦最是喜欢悠闲自在,怡然自乐地坐在中庭放生池边,用草叶逗弄着下面的小乌龟。

    似她这般闲适的也有几个人,不过,大部分却都在树荫下的几案上开始书写作画了。

    韩秀萱更是已经奋笔疾书了好半天。

    “小姑娘,你过来!来帮我做个决定。”那边亭中对弈的两个老头突然看见了牧锦,招了招手。

    牧锦认得这两位都是画界泰斗,连忙走过去,笑眼弯弯,“张老,王老,有何事?”

    那位张老无奈的笑道:“我和这位老朋友已经是多年的对手,这次也不例外,你看,这局棋我们已经连续对弈了十次,都过了十年,但每一次的结果都是这样,无论怎么走都会变成这种结局,这局棋已经刻画在脑子里,怎么都忘不掉了……今天看见你,干脆请你来给我们做个决定,到底要不要再继续下下去?”

    王老嗤笑道:“啧啧,那是因为你不肯认输,所以才一直僵持着不肯落子!”

    张老气呼呼道:“你又怎知我一定会输?如果我退一步自然就开阔天空了!”

    王老仿佛故意气他,笑道:“那你倒是退啊,都十年了,不见你敢退这一步!”

    张老忽转头看牧锦,“姑娘,你懂不懂下棋?”

    牧锦摇头,这个真不会。

    “你看,这盘棋若我肯将子下在这一处,虽然会失掉一片棋子,却又有了新的生机……”张老解释了一大段,最后问:“你说,我到底要不要落这个子?”

    牧锦虽然不懂,但也感觉到,这不就像是《天龙八部》里面的珍珑棋局吗?

    但是张老道理都明白,却无法如同不懂棋的虚竹一般,轻轻松松的落子。

    牧锦眼珠子转了几下,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灵动俏皮,她笑问:“张老,我不懂棋,也没法帮您做决定。不过,我想问问您,这局棋是有赌注的吗?赌注是什么?”

    “有赌注!”王老忙不迭抢答,“如果张老头输了,就要送我一瓶五十年的国酒!”

    张老哼哼了两声,显然是认同这个赌注,又道:“你输了一样要送我一瓶五十年的国酒!……嘁,你能弄到吗?上哪儿弄得到这样的老国酒!”

    牧锦突然间呵呵笑起来,“那还不简单!张老、王老,我认识一位家里做酒生意的朋友,绝对能够弄到正宗的五十年国酒!不如,我去弄来两瓶,送您二位?”

    “嗯?”两个老头都怔住了,抬头看她,同时问:“你说的是真的?”

    “真真儿的!绝对没有假,我上次去她家里参加紫藤花会的时候,她就说要送给我。因为无功不受禄,我不敢要。但您二位就不同了,”牧锦笑得有点鬼精鬼精的,“不如这样,张老、王老,你们如果肯送我那位朋友一幅字画,我保证让她家里立刻将这两瓶酒空运过来,晚上就能送到您二老家里,如何?”

    五十年的国酒不是你想要就能要的,关键是无法保真。纵然两位老画家德高望重,字画在拍卖场也是以五位数起价,但是弄到一瓶陈年国酒真不是容易的事。

    两个老头眼睛霎时就亮了,棋也不下了,忘到了一边去,看着牧锦,“赶紧的,你打电话去问问你那朋友,真能今晚送来?”

    牧锦也不含糊,马上拨了吴美娇的电话。

    吴美娇一听此事,大喜。他们家原本就是国酒镇出来的,所以才会藏有一屋子的老国酒。只是这些年吴家做生意发现了一个问题,他家的酒销量再好,档次也提升不了,问题就在于——没有文化底蕴。

    你以为吴美娇的父亲不想拿这一屋子的酒送人,找几位艺术家来为酒厂造势么?可他这个层次,连景山大道的人家门槛都迈不进去,更别提聚集在京城的这帮子老文化人。以往他送出去的酒都白送了,人家全都是敷衍他,根本不给他介绍。

    所以吴老板才这么用心的将儿子和女儿送到了贵族学校,期望他们将来能够打进上流社会。

    吴美娇一听牧锦居然揽来这么件好事,自然喜不自胜,连吴老板都抢了女儿电话,用不好意思的语气跟牧锦说了许多好话。

    “成了,我朋友的哥哥晚上就会把酒押到。”牧锦挂了电话,回身跟二老说。一双妙目黑黝黝、亮晶晶,笑意盈盈。

    二老往日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松口送人字画,今天不知怎么了,特别高兴,当即就应了牧锦的要求,帮吴家的酒厂写了“千里飘香万人沉醉”,以及“好酒”两幅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