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71章 情知起74

第71章 情知起74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七十四章

    淑女盛会是在十五日出发去京城,赵惠宜就是安市的领队,五名队员中,圣格纳女中除了牧锦之外,还有韩秀萱以及一个高二年级的,其实另外两位也都是圣格纳女中的毕业生,不过正在读大学而已。

    这几日赵惠宜也说了,不给大家压力,让所有人好好休息,保持好的精神和体力,轻松迎战。

    牧锦的事情基本上都准备完毕了,自然乐得在家中休闲几日。

    不过,生日宴会第二天一早,牧家就来了一位拜访者。

    路公子穿得极其轻松倜傥,带着两束花,走进了牧家的客厅。

    “伯父、伯母,早上好。”

    “仕铭?”冯贞静虽不喜路太太,但对路仕铭也还客气,优雅地笑道:“来找熙然?”

    牧玉翔对这个合作伙伴的儿子比较看重,揶揄道:“昨晚上才见面,今天一早又巴巴的跑来,怎么,我们家有吸引你的磁石吗?”

    路仕铭腼腆一笑,“伯父,你就不要打趣我了。其实我今天来,是想邀请熙然和阿锦一起出去玩的。”

    “哦?”夫妻两个讶异了,对视一眼。路仕铭喜欢魏熙然,他们门儿清,但是也邀请牧锦,这就有点奇怪。

    “其实,我是想着,跟阿锦妹妹道个歉。”路仕铭赧然道:“我们之前在酒楼里发生过小小的不愉快,后来她回家之后,我一直不好意思,也找不到机会跟她说对不起,而且她前几个月上学又很忙碌。现在她们终于放假了,我就想请她和熙然一起出去玩玩,化干戈为玉帛。顺便也能让她们俩的关系更亲近一些。”

    牧家夫妻一听,这是好事啊,哪能不应承,双双点头,“嗯,也好。”

    牧玉翔很慈祥地看着路仕铭,“还是你想得周到。”

    路仕铭谦虚地低头,但眸中却有阴谋得逞的光芒。

    须臾,两位小姐都从楼上走下来了,路仕铭上前,一人送了一束鲜花。

    魏熙然高兴地接过,牧锦却被弄得莫名其妙,挑眉观察路仕铭的神色。

    路仕铭装得十分惭愧的样子,当着众人的面跟她道了歉,又邀请她们两个一起出去玩。

    牧玉翔有心让牧锦更多地参加交际活动,融入景山交际圈,于是极力促成,“阿锦,去吧,别呆在家里,青春年少就要多出门玩。”

    冯贞静也是同样的意思。

    牧锦不好推辞,只得点头答应。

    路仕铭和魏熙然悄然对视一眼,眼底得意非凡。

    两位女生上楼去做出门的打扮,路仕铭在楼下陪着牧玉翔和冯贞静聊天,等女孩们再次下楼,三个人才相携离去。

    上车之前,还和和气气,上了车之后,气氛又变得尴尬僵硬。

    牧锦心中叹气,就知道两个人在搞鬼!

    原本说好是去网球俱乐部,可车子开啊开,竟然往城外开去。

    牧锦紧张了一阵。这对前世的奸夫-淫-妇,总不可能把自己带到哪里……杀了吧?!瞧瞧前面两人聊得开心,她又将紧绷的神经放松了。就算是杀人,也不可能这么明目张胆吧。且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哪知到了地方,牧锦一抬头,顿时惊愕失色。

    这是一个山庄,门牌上的大字写着“桃溪温泉会所”。

    泡!温!泉!

    牧锦神色晦暗莫名。这两个家伙……莫非掌握了自己怕水的信息?为什么专门带她来到这里?

    正想着,忽有一人从山庄的大门迎了出来,见到三人,欢欣愉悦,“你们来了?”

    牧锦抬头一瞅,立刻傻眼。

    这人眼带桃花,眉目英俊,身穿浅薄的白色针织衫、浅蓝色休闲裤,面含喜悦,神采奕奕,直直地跑过来替牧锦拿包献殷勤,“阿锦,你也来了?”

    ——孟令晨。

    牧锦真是晕了,搞不懂路仕铭和魏熙然在捣什么鬼?

    孟令晨提了她的包,跟路仕铭一撞肩膀,两人鬼鬼祟祟地挤了挤眼,说了几句悄悄话。

    孟令晨:“你可够意思啊,我还以为你跟我开玩笑呢。”

    路仕铭:“那哪能?都说了这次要跟你赔罪,还要给你一个惊喜,你还不信?”

    孟令晨:“谢了。”

    路仕铭:“都是好兄弟,说这些干什么?”

    牧锦在后面隐隐约约听见两句,再一看魏熙然那明显有预谋的神情,顿知这就是两人今天捣鬼的目的了——特意给孟令晨和自己制造相处的机会。

    他们想怎么样,难道是为了撮合做媒?

    真是闲得慌!

    牧锦沉了沉脸。她想转头就回去,可自己没有开车,这边山庄很偏僻,也根本叫不到出租车。再一看孟令晨喜气洋洋的脸,又觉得如果真的煞风景地说回去,他一定会失望到极点。

    她倒不是怕孟令晨失望,主要是昨天才收了人家礼物,今天就不给人家好脸色,未免太不近人情。

    思来想去,只得跟在了后面。

    魏熙然竟然过来挽着她的手臂,轻言细语,“阿锦,从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好不好。我已经深刻的反省了,以后再也不会说错话做错事。今天我们就开开心心的玩,行吗?”

    牧锦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一笔勾销?”

    “莫非你还不肯原谅我吗?”魏熙然蹙起眉尖,一副可怜相,“真的,我真的再也不会……”

    “你怎样是你的事。”牧锦打断她,“我不想听了。有些事说出来,不如做出来。你说对吗?”

    魏熙然一点不觉得被驳了面子,竟连连点头,十分听话的样子。

    见她这样,牧锦更警惕。

    反常即为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一定有阴谋!

    这家温泉会所有些偏日式,高级住宿区里有一排排低矮的房屋,每栋屋子都是独立隔开的,里面布置成和室,地板全是榻榻米,墙上挂着和式的画扇、公仔,禅意的小饰品等。打开门是长廊,连着每间屋子,后院是单独的温泉池子。客人可以在屋子后院泡热汤,也可以到公共区域去泡,全看个人喜欢。

    “这是我订的屋子,熙然,你和阿锦一个房间,我和令晨一间,没问题吧?”和室很大,一个房间住四五个人都没可以。

    其他人都点头,牧锦却越来越觉得不妙。

    竟然还要租屋……这是什么意思!

    刚要问,魏熙然就给她解释了,“来这里玩都要租屋的,但不一定是为了过夜。难道我们还跟那些普通的人一块去挤公共区域,把东西放在小小的带霉味的寄存柜吗?我才不要。我们玩一玩,大概下午就会回去的,阿锦你放心。”

    这解释虽然合理,可牧锦怎么都不可能放心。干什么还要专门解释?

    她点了点头,四处看了看。

    “泡温泉吧?”路仕铭提议,“今天天气不错,不冷又不热,这种温度泡温泉最好了!”

    孟令晨两眼放光,望着牧锦。

    牧锦却泼了一瓢凉水,“我想到处走走。”

    “先泡一泡,下午再到处看看呗。”魏熙然劝她。

    牧锦自然不会同意!她怕水,但凡是比浴缸大的水池,她都怕,连泡澡都很少,让她泡温泉!免了吧!

    路仕铭也没有勉强,“那令晨,你带着阿锦到处去看看吧,这个桃溪会所,后山就是一大片桃林,这几天结果了,不如你们两个去摘些桃子?我和熙然在这里等你们。”

    孟令晨眼中刚刚熄灭的光亮又点燃。他的模样简直像一只大型犬,好似身后长出了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在摇晃,只差没有吐出舌头卖萌。

    牧锦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不论怎样,目前为止孟三少对她都很尊重,也给了她不少帮助,就算做不成情侣,做做朋友也还是可以的,没必要拒人于千里之外。

    她点头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