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66章 情知起69

第66章 情知起69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六十九章

    牧锦悠然点头,“我就敢说我不是我做的。‘牌坊街名媛’是孟令晨给你的称号,顾震苏的话是他自己说的,我哪里能左右得了顾家大公子的意思!还有淑女盛会,你说我抢走了你的名额就更可笑了,大家公平竞争,一起参加了面试,你没被选上你怪我?有没有一点竞争精神?”

    不等魏熙然反驳,牧锦连珠炮一般道:“我看不惯你,这不假!但是我从来没做过任何卑鄙的事。我要是想赶你走,你还会在牧家的好好呆着?东楼的大套房住着?高定大牌一件件的买着?爱马仕lv背着?出入有豪车坐着?还有佣人使唤着?……当时你故意摔伤了腿,还嫁祸到爸爸妈妈头上,不就是想博取爹地妈咪的同情心,再回到牧家吗?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那点子不入流的手段?我们要是真想赶你走,你早就该去哪儿去哪儿了!今天我要是去跟爹地妈咪说清楚,说你觉得我们牧家对你不好,你过得很苦,你觉得爹地妈咪会怎么想?”

    魏熙然哑口无言,满脸通红,又害怕又紧张,她想求牧锦不要去说,却又拉不下脸。

    琴嫂这个脑子不够清楚的女佣却有着一股子愚忠的劲儿,为魏熙然打抱不平,冲着牧锦吼道:“锦小姐,你这些话太过分了。你要知道,熙然小姐在牧家过了十八年,先生和太太一直都很喜欢熙然小姐。而你才刚回来就这样打击她,先生和太太怎么可能会听你的?”

    牧锦认真地审视着琴嫂,轻声说:“爹地妈咪疼的,是他们的女儿,不是随便一个在牧家住着的人。十八年的情分,不会轻易消失,但是如果有人故意要做愚蠢的事,爹地妈咪也都是看在眼里的。还有,琴嫂,你是照看魏熙然长大的人,所以你帮她说话,我不会怪你。只是我希望,你还是能对我有些微的尊重,而不是不把我当回事!”

    她不想摆小姐的谱,但也不是谁都能指着鼻梁骂她!

    哪有爹地妈咪给你开工资,你还来骂他们亲生女儿的事?

    她的话绵里藏针,但眼神冷冷的,琴嫂也看出来了,想要再讲什么,底气不足,也不敢再开口。

    魏熙然终于哇的一声哭了,道歉:“阿锦,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只是心里难过……”

    “难过什么?在牧家过得苦?”牧锦讽刺她。

    “不是,不是,”魏熙然慌忙摇头,“我只是为了淑女盛会的事情难过,不是为了别的。你别生气好吗?对不起,我给你道歉。”

    牧锦正要拿捏她,也不言语,只盯着她看。

    魏熙然垂下头,“我错了,请你别给爹地妈咪说这些话。我不想让他们为了我的事情操心。……妈妈,请你帮我劝劝阿锦,请她原谅我吧!”她还想从林晓兰这里刷好感。

    林晓兰真是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这就是她亲生的女儿,她怎么会生出这种女儿!

    牧锦不忍为难林晓兰,叹了声,“你不用让妈妈跟我说什么。如果要跟爹地妈咪抱怨,我早就去了。你自己那样想,别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与其花心思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不如老老实实的好好做人。”

    话说得很重,魏熙然却只能咬牙忍受下来。

    店里一时间安静得落针可闻,与店外人群熙熙攘攘的热闹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牧锦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平静了脸色,问林晓兰,“妈妈,还没来得及问你,爸爸的情况怎么样了?”

    魏熙然一听,也急忙问:“对对,爸爸的手术成功吗?”

    都几个月前的事情了,现在还来问成不成功!

    林晓兰勉强对两个女儿笑了笑,“他很好,开始做复健了,虽然有些痛苦,但是他坚持得下来。医生说他情况不错,年底一定能彻底恢复。”

    “那太好了!”牧锦真心替他们高兴,“妈妈要管好爸爸,千万不能让他再喝酒咯!”

    “你爸爸现在哪里用我管呢,我都想不到,他竟然真能滴酒不沾了!”林晓兰提到这个就很开心。

    魏熙然脸上的神情动了动。

    几人说了一会儿话,邓朝华忽然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店里这么多人,怔了一下,忙问好:“牧小姐,你来了啊。”

    “今天不是休息吗?你怎么过来了?”

    邓朝华连忙邀功,“牧小姐你吩咐我做的事情不多,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所以每天都会过来看一看,就怕有什么事。还有,服装厂那边——”

    牧锦截住她的话头,笑道:“那真是难为你了,回头让爸爸给你涨薪水。”

    邓朝华会看眼色,明白牧锦是不想自己提到服装厂的事,于是闭口不言。只是眼睛在魏熙然和琴嫂身上绕了一圈。

    魏熙然早听到了“服装厂”三个字,立即觉得好像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正在发生,她连忙笑问:“阿锦,这位是谁?服装厂怎么了?”

    牧锦肯定不会告诉她,随意道:“她是爹地帮我找的助理,现在在帮我处理william和妈妈这边店里交接的情况。爸爸腿脚恢复之后,爹地会安排他到服装厂那边去做保安,你不知道吗?”

    “助理……”魏熙然又嫉妒了。为什么我就没有!

    牧锦已经感觉到了魏熙然那灼灼的视线,谁知道她又有了什么歪心思。只是懒得理她,吩咐邓朝华,“平时没事你也不用过来。别看这段时间空闲,其实很快就要忙起来了,我六月中要去京城参加一个活动,还需要你跟着我一起去。”

    邓朝华兴高采烈,“好好好。”

    “今天这里没什么事,你可以回家休息。”

    邓朝华哪会听不出是在让她走,连忙点头,“好的,牧小姐,那我先走了。林女士,再见。”她又用眼睛扫了扫魏熙然和琴嫂,转身走了。

    魏熙然还对她露了个矜持的微笑。

    也是事情都凑巧,刚打发走邓朝华没两分钟,牧锦从前的同学结伴成群的出现在了店门口,看见她在,都很惊讶,“魏……牧锦!”

    牧锦有点头疼,跟几人打着招呼,“怎么,都要高考了,你们还出来闲逛?”

    夏薇最先进门,笑道:“就我这成绩还考什么,就是去走个过场罢了。倒是陈剑那几个优等生,已经一个月都没出门了!说真的,陈剑前几天还问起你,想打听你报考什么学校……”

    牧锦蹙眉。

    夏薇还在说:“……我就跟他说,人家牧锦现在要上什么学校不行,怎么会跟你考到一起呢,让他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了。”

    “不要乱开玩笑。”牧锦神色冷淡。

    夏薇有点讪讪的,又提起另外一件事,“对了,阿锦,我看见你这里有化妆师在帮忙,老早就想跟你说了,可总是遇不见你,你今天在这里真是太好了——我想问问,能不能让我们在林阿姨这里学化妆?”

    也不怪她以为化妆师是牧锦找的,她问过林晓兰,可林晓兰对此事一直语焉不详,是怕给养女惹麻烦。一般人也不会总这样胡搅蛮缠,非要问个清楚,但夏薇自忖跟牧锦关系匪浅,今天逮到了牧锦,也就腆着脸大喇喇的问了。

    她身后站着两三个成绩都不怎样的女同学,大概也有这个想法,所以眼睛一瞬不眨得盯着牧锦,都想听她怎么回答。

    牧锦不想答应。她和william只见过几面,聊过一些新妆容方面的东西,她本意只是想跟william做主,万一人家不愿意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正在这时,刚才暂时离店的两个化妆师都进来了,正巧听见这段对话。

    牧锦连忙说:“夏薇,这事情我不能做主。虽然店里有化妆师,但是他们跟妈妈是合作关系,不是属于店里的员工。这事情我得问问他们的老板,现在不能给你答复。”

    夏薇和几个女同学有点失望,但事情没有说死,又有点期望,都纷纷哦了一声。

    魏熙然这次没有凑上来打招呼,她认出了夏薇,回忆起酒楼的那个夜晚,心情顿时不好。翻了个白眼,坐在林晓兰的凳子上,随便摸了摸小笸箩里面的那些没有做好的珠串。

    她不理人,不代表人没看见她。

    夏薇还记得魏熙然在医院走廊上恶狠狠瞪自己的那一幕,如今那位颐指气使的富家小姐变成了跟自己一样身份的人,夏薇哪会不趁此机会羞辱她一番?

    “咦,阿锦,这不就是跟你抱错的女生吗?她不是死皮赖脸呆在牧家没走吗?今天怎么会在这里?啧,我就说嘛,可不是人人都有富家小姐的命,有些麻雀还以为自己是金凤凰呢。”

    夏薇说着,跟后面几个女同学得意地交换了下眼神。

    魏熙然脸色登时不好看,摔了手中的一个珠串就要跳起来骂人,琴嫂也磨着牙要反击。

    牧锦没闲心看女生打口水仗,走到林晓兰身边,想帮她串几个珠串。

    只见魏熙然眼珠子转了转,竟是将这口气忍了下去,反而对牧锦说:“阿锦,这是你以前的同学啊?怎么不介绍一下?……唉,要不是被抱错,说不定她们就是我的同学呢。”

    地球变金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不仅牧锦讶异,夏薇也十分惊悚。魏熙然那话说的,柔声细气,婉转曲折,她听着就觉得不对劲,不禁搓了搓自己的手臂,感觉有阴风吹过似的。她想起魏熙然在医院走廊上,那双如同淬了毒一般的眼睛,霎时打了个寒战。

    当机立断,夏薇道:“牧锦,你这里还有事,我们先走了,拜拜哈。林阿姨,再见。”说完转身拽着几个女同学就走了。

    魏熙然冷冰冰地笑,“阿锦,他们是你的同学,你就让她们学化妆呗。”

    牧锦奇怪地看她一眼,没搭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