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65章 情知起68

第65章 情知起68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六十八章

    牧锦看着她的动作,不禁一怔。

    林晓兰直接被魏熙然抱得浑身僵硬,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好半晌才试探着,将手环住她的背,轻轻地拍了两下,“熙然?”虽是如此,眼睛却望着牧锦,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

    琴嫂在后面热泪盈眶,菊嫂却是同样不明所以的表情。

    魏熙然是真哭啊,单薄的背一抽一抽的,好像很惨的样子。哭一会儿也就罢了,一哭哭了将近十来分钟,弄得店里正在化妆的两个女孩子瞟了好几眼,一副看家庭伦理大戏的深情。

    牧锦实在没有耐烦心等她哭好,走到一旁去看化妆师工作了。那两个化妆师是跟着william去过牧家的,一见她就问好,“牧小姐。”眼睛瞥瞥魏熙然。

    这个店里有一半成了林晓兰的饰品专卖店,除了批发的成品外,更有她自制的不少饰品。如今她好像发现了自己的兴趣,专攻珠艺饰品,一方面将自制饰品卖给顾客,一方面也卖些配件给顾客,让她们自己动手。这样的生意倒是吸引了一批年轻女孩,在这条街上也算独一无二。

    另一半隔了一面墙壁出来,摆着一片化妆台,上面琳琅满目的彩妆,两张亮堂堂的化妆镜前,都坐着顾客,看起来生意还不错的样子。

    牧锦笑问:“忙不忙啊?”

    一个年纪比较小的化妆师嘴快地说:“忙啊!有时候还要排队呢!不过人越多我们越高兴!”

    另一个也笑道:“是啊,多亏牧小姐给师父提出这个建议,我们都觉得很充实,每天都争着过来这边呢。”

    “那你们师父不是得暗地里骂我啊!”牧锦打趣,“把他的人都勾走了。”

    两人笑起来,“不会的,师父背地里都在夸你呢。”

    这边谈笑风生,那边的哭戏也演不下去了。魏熙然终于抬起了身子,满眼带泪地望着林晓兰,“妈妈,我好想你。”

    林晓兰瞬间感动了。到底是自己亲生的孩子,就算之前诸多讨厌的地方,可毕竟孩子来认错了,她也断没有还跟孩子置气的理由。是以她也感慨地抬手摸了摸魏熙然的脸,“爸爸妈妈也很想你。”

    魏熙然被她碰到的时候,僵了一僵,稍微退远了些,然后抹了抹脸,装作四处环顾,“妈妈,这就是你的店吗?……呀,这是你亲手做的?”

    林晓兰慈爱地点头,“是啊,多亏牧老板给我本钱盘下店面,又是阿锦提议让我做饰品的。原本我还不知道饰品可以这么做,都是阿锦教我的呢。”

    魏熙然最不耐烦听的就是有人夸牧锦,正要发难,想了想,又换了副嘴脸,伤心道:“妈妈,竟然要你亲自动手来制作这些东西卖钱?这是阿锦的主意?难道没有轻松一点的事情做吗?可以让爹地帮你开一家咖啡馆或者是服装店啊,那样不是更好吗?”

    她那口气好像很容易似的,可她也不想想,魏刚和林晓兰都是生活在底层数十年的人,他们连咖啡都没有喝过,又不懂得服装的潮流,让他们去开那种店,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再说了,牧家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也不是专用来做慈善的,她凭什么可以做出这种建议?

    没等牧锦反驳,林晓兰自己就摆手了,“牧先生帮了我们很多忙,我们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哪里还能让他再为我们费神。现在这样就挺好。”

    魏熙然咬了咬唇,又要哭,潸然泪下的样子吓了林晓兰一跳,“怎么了?”

    魏熙然也不说话,只是抹泪,可怜巴巴的。

    琴嫂走上前来,“唉,魏太太,你是不知道,熙然小姐现在过得很不好……”

    说完这句,她欲言又止。魏熙然也是泪眼朦胧,眼睛一会儿瞟一下牧锦,一会儿瞟一下菊嫂,不敢说不敢言的模样。

    主仆两个的动作和表情,很容易让人想歪,好像她们在牧家遭受了很多委屈和折磨,又碍于牧锦在场不能讲。

    林晓兰却不是那种心眼多的人,有些糊涂了,“熙然,你这是怎么了?现在过得很不好?为什么?”

    魏熙然那个恨铁不成钢。

    她哪里知道,林晓兰与牧锦的关系根本不是她这么浅显的伎俩就能挑拨的呢?

    菊嫂只好替她说:“魏太太,自从熙然小姐和锦小姐的身份换过来,牧小姐回家之后,景山大道就有了很多不好的流言,还质疑熙然小姐的出身。从前同她要好的那些朋友,现在都不理她,而是跟锦小姐亲近了。还有,熙然小姐和锦小姐都参加了一个大型的活动,但是熙然小姐的名额却被取消了。唉,很多事情,真的不好说,总之熙然小姐过得很苦……”

    这话里的内容就有些诛心了,根本不是她一个佣人能说的。菊嫂听得都呆住,眉头皱起,想要为牧锦说话,却被牧锦拉了一下。

    牧锦算是明白今天魏熙然过来的目的,难不成是想让养母觉得自己是个恶人,容不下魏熙然在牧家?哼,琴嫂那些话,虽然句句都没有明说自己的不是,但却句句都暗指自己在背后使坏。她回家之后,魏熙然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这不明摆着的吗?

    才刚想放过魏熙然,不再理她,结果此女就又出来蹦跶,简直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你既然那么作,觉得牧家的日子不好过,那就让你回魏家,如何?

    牧锦语气平静地说:“是啊,妈妈,熙然在牧家过得越来越不舒坦,日子很苦,所以,她今天来,是特地想告诉你们,她不想呆在牧家,想回到魏家了。妈妈,你和爸爸不会不接纳她吧?”

    林晓兰心思简单,连忙回答:“当然——”

    话音未落,魏熙然大声尖叫,瞬间破功,“什么?你胡说!我什么时候说要回那个肮脏的地方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去牌坊街!”

    林晓兰霎时愕然呆住。

    琴嫂愣了。菊嫂差点笑出来。

    就连那边的化妆师和顾客都忍不住“噗”了一声。

    牧锦意味深长的注视着魏熙然,“你自己说日子不好过,难道不是这个意思?你是不好跟爹地妈咪说是吧,没关系,我去帮你跟他们说。”

    “不是!没有!”魏熙然尖叫,“牧锦,你怎么那么过分!我碍着你什么了?你成天就想赶我走?你自己在牌坊街呆不下去,却还想让我去受那种苦?”

    牧锦表情有些悲悯,像在看一个可怜的人,“不要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还有,你总是一口一个牌坊街,真是可笑!我上次跟你说过,爸爸妈妈已经不住那里了,你转眼就忘记了。现在他们搬到了状元街,这事你恐怕一点都不在意吧?你连亲生父母住在哪里都不清楚,还有什么资格跑来叫苦?”

    魏熙然不敢置信地看林晓兰,林晓兰的脸已经冷了下来,默默地望着她。对这个亲生女儿,她真是再也不要抱有一丝一毫的期望了。刚才那句“肮脏的地方”,让她心都凉透了。

    “你,你没有跟我说过这件事!你是故意的!”魏熙然哭叫。

    那边的化妆师和顾客听得简直欲罢不能,不过两个化妆师也知道,这是牧小姐的家事,虽然她无所谓外人听不听,但是她们却不能不顾虑她的颜面。手上的妆面已经完成,化妆师客客气气送走了还想继续听的顾客。然后两人悄悄地关掉了化妆镜的灯,暂时走了出去。

    菊嫂也跟着她们走了出去,她明白,锦小姐个性淡然,但绝对不怯弱,十个魏熙然恐怕都不是锦小姐的对手。她作为佣人,哪些场合该在场,哪些场合不该在场,要分得清。只有琴嫂那个没眼力见的,仗着在牧家资历老,该说不该说的话张着嘴就乱说。

    牧锦对魏熙然冷哼道:“他们是你自己的爸妈,你有问过一句吗!从三月份到现在,几个月了,你有没有提过一句关于爸爸妈妈的事情?我跟你说,你听都不要听!你还好意思怪我没讲!我每周都要到步行街来,你之前有想过来一趟吗?爸爸做手术的时候,我让你跟我一起去医院探望他,你当面答应得好好的,却又装病不肯来,还在学校里散布我的流言,我说过你一句不是吗?魏熙然,做人像你这样,真的太失败!”

    魏熙然气得脸红脖子粗,“我散布什么流言了?我、我什么都没说过!”

    牧锦摆手,“那种事情我懒得跟你计较,说没说过你心里清楚。你今天既然在这里跟妈妈诉苦,那就是你觉得牧家不好,不想呆下去的意思,很好,万没有不成全你的道理,我会去跟爹地妈咪讲清楚……”

    “我没说牧家不好!你不要信口雌黄!”魏熙然泪痕干在脸上,目眦欲裂,瞪着牧锦,“你不准去跟爹地妈咪胡说八道!我在牧家过得很好!”

    “哭也是你,苦也是你,这会儿又说过得很好,那你刚才那是在干什么?脑子里面水太多了,要从眼睛里流出来吗?”牧锦气势迫人。

    此刻又不在景山大道的交际圈,她没有必要跟这种人彬彬有礼。

    魏熙然恨声道:“我在牧家很好,因为爹地妈咪对我很好。但是我哭,是想告诉妈妈,牧家有人看不惯我,想要赶我走!”

    “你口中的这个人就是我咯?”牧锦嗤笑。

    林晓兰根本不信,“熙然,你是不是误会了。”

    “我没有误会!”魏熙然气死了,“她跟别人说我是‘牌坊街名媛’!她和别的人联手排挤我!她让顾震苏不准我进入顾家!她还抢走了我去参加淑女盛会的名额!牧锦,难道这些不是你做的?你敢说不是你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