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63章 情知起66

第63章 情知起66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六十六章

    天下掉下这么个喜讯,可把三个打版师给砸晕了。他们这会儿也回过味来了,敢情这位牧小姐不是想从服装厂进行改革,而是要打算建立自己的私人高定品牌啊!

    卫红是个胆大心细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决定跟随牧锦,她仔细审视着牧锦拿来的这些新的设计图以及之前做出来的那些礼服,式样新颖独特不说,还暗合了服装界的发展潮流,说明这位牧小姐的眼光和能力都是非常卓绝的。

    跟着她走下去,一定能让自己得到更多的实惠!

    而且高定工作室的打版师薪水和普通服装厂的打版师薪水,那根本就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好吗!

    当下,卫红连忙点头,感激涕零,首先表态道:“牧小姐,谢谢你!”

    李彬和孙剑锋脑子没有卫红转得快,但也知道,牧锦留下他们三个是打算抬举他们。不管怎么说,“高定工作室”听起来可是高端大气上档次。他们这些在服装行业里混了那么久的人,谁不想跟着一位独立设计师?工作比原来在大工厂做大单时轻松不少,而且也能得到更好的待遇。

    退一万步说,就算牧锦这个工作室没有成功,他们不也一样可以留在服装厂吗!根本就一点损失都没有。不干白不干!

    因此,两个人也连连点头,感谢不迭。

    一直在样衣室里帮忙的邓朝华听了,目光连闪。她发觉自己跟的这位牧小姐看着不显山不露水,实际倒真是极有思想的一个人。但她又忍不住心中腹诽,她想,你一个小女生,懂什么设计?还高定系列呢,别到时候弄砸了摊子,你父亲牧老板才要失望!

    牧锦随意一瞥就看出了邓朝华表面恭顺下的不以为然,但她没说什么。照她的想法,邓朝华这种跟自己不齐心的助理,她是不想要的。不过留着也罢,反正要培养心腹也不急于这一时。而且邓朝华是父亲给自己选的,这么快就不要她,父亲虽然不会说什么,但心理肯定会不痛快。

    此人传话做事也还没有出现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何况现在自己在圣格纳女中上着学,没有时间去挑人,将就先用着吧。

    牧锦的时间不多,就着新拿出来的设计图跟三位制版师讨论了一番,用什么面料,达到什么效果,哪处细节如何体现,认认真真跟三人交流沟通。

    她上辈子曾经在几个服装品牌做过销售,对这方面就特别有兴趣,学习了不少,后来被牧家找回去之后,又到京城和巴黎呆了几年时间,专门学习了服装设计。如今她脑子里有前一世积累下来的未来潮流趋势,又有真正的底蕴和基础,怎能不让这些打版师刮目相看?

    上次她随便甩出了礼服设计图,就是想看看打版师的功力如何,是否能为己所用。与其重新在外面找人,不如就在自家服装厂里培养,轻松便利。

    若是前世的牧锦,想要成为有名的高定设计师,恐怕不容易。毕竟那时她年纪已经不小,又没有依仗。可这辈子却不同了,她有未来十来年服装的走向和款式可以借鉴,本身也对这方面有独到的见解,而且还有“淑女盛会”如此绝佳的推广机会,如果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她都会失败的话,她真的要鄙视自己了。

    张爱玲说过,出名要趁早。既然有实力,为什么不展示呢?

    将淑女盛会作为自己打出品牌的一步关键之路,真是牧锦的神来一笔。

    事事顺心就是福啊。

    回家的路上,牧锦憧憬着未来的事业,舒心的笑了。

    ……

    五月中旬,安市淑女盛会的选拔如期举行。因为报名是早就进行的,而人员考核也在暗地里进行中,所以选拔并不复杂。

    当牧锦听到选拔方式的时候,简直有种“是不是太儿戏了?”的感觉。

    ——竟然只是让每个报名者叙述自己为淑女盛会中所进行的准备。

    “你只要用尽方法说服我们同意你参加这次淑女盛会,并且圆满的回答我们针对你的叙述所提出的问题就行了。至于结果,组委会讨论之后会另行通知。”

    这个题目,之前所有的报名者都不知道。因此,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快速组织语言,把自己的考虑、想法讲述出来,也不是件简单的事。

    牧锦进入选拔面谈室时,微微一愣。坐在里面的组委会成员,除了两三位不认识之外,其余全在景山大道的两次花会中见过。顾大太太、孟太太、miss赵都坐在其中。细一思量,便也释然。除了她们,谁有资格评判安市的淑女呢?

    牧锦定了定神,明白成败在此一举,考虑片刻后,清晰而流畅地说:“要说到我为淑女盛会所进行的准备,首先请允许我阐述一下我对华国淑女的看法。——自古以来,男尊女卑的思想禁锢了女性,使得女性很难大展身手,似乎成为了男性的附庸。淑女一词,是女性的品德、才华的融合,体现了华夏女性独特的美。古代淑女用她们独特的视角和感受,将她们对美的追求融入到生活中,塑造了温婉含蓄、细致入微的素养。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的淑女,不再受制于闺房,不再受礼教约束,同样可以在社会上有所作为。然而,淑女之所以为淑女,必须具备良善的品质,必须拥有善于发现美的眼睛,这一点,无论何时,都是不会改变的……”

    牧锦娓娓而谈,越说思路越明晰,也越自信。她的双目熠熠生辉,折射着美妙绝伦的光芒,她粉嫩的唇瓣微翘,噙含着一丝恬然而俏丽的微笑,她用语言妆点自己的蕙质兰心,巧妙地包装着自己的思想,展示自己清新动人的魅力。

    几位太太不动声色地交流着眼神,毫不吝惜对牧锦的欣赏之意。

    不过,顾大太太还是问了个对牧锦来说,比较有挑战的问题,“牧小姐,你刚才这一番演讲很精彩,但是,我个人认为并不能掩盖你在某些方面的不足。现场表演部分,你恐怕会比其他人少一些胜算,这个问题,你怎么看待呢?”

    只有顾大太太一个人提出了质疑,孟太太等人倒是没有太多的问题。

    牧锦明白,如果不能把顾太太的疑问解释清楚,绝对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于是她自如一笑,轻启朱唇,“我想,参加淑女盛会的女孩子们相聚在一起,并不是为了提高技艺,或者比拼技术而去的,这场盛会没有什么功利性,更多的是将怡情养性的观念深入人心。尺有所长,寸有所短,我在表演技艺方面少一些胜算,但是我在表达技巧方面却比别人多了一成考量。我相信,我的优势也是其他的女孩子所不具备的……”

    顾大太太轻轻嗯了一声,颔首,不再问话了。

    剩下就是一些闲聊,以及对牧锦整个活动设计方面的追问。众人都觉得她很有想法,再加上她的自信使得她整个人更加光华动人,这些太太们心里其实已经同意牧锦成为安市淑女代表团的正式一员了。

    ——何况,两次花会中,牧锦的为人处事与行为已经证明了,她的确配得上“淑女”这个头衔。

    牧锦的考核结束,她走出面谈室后,下一个进去的人是韩秀萱。她轻声祝福道:“祝你成功!”

    韩秀萱对她的善意报以微笑,迈着优雅而轻快的步子进去了。

    牧锦从狭长的休息等待室中穿过,眼光瞥见魏熙然与圣格纳女中高二的几位报名者坐在一起,似想跟她们交谈,但那些小一点的女孩子对这位“牌坊街名媛”采取的却是敬而远之的态度。

    魏熙然突然抬头向牧锦望来,白多黑少的眼底含着一丝怨毒,却拼命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阿锦,你出来了?怎么样啊?都问了什么问题?”

    因为这句话,牧锦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大家都竖起了耳朵,想听听她怎么回答。

    等待室里有组委会的工作人员在维持秩序,马上想要过来阻止。

    牧锦哪里会上当,只是稳稳一笑,“一会儿你进去便知道了,加油哟。”这声加油完全不走心,场面话而已。

    魏熙然自然也不介意,扯扯嘴角,“谢谢。”

    ……

    结果公布很快,第二天,牧锦便收到了镂空珠光烫金邀请函:牧锦小姐,诚邀您作为安市代表团成员,于六月15日前往京城,参加华国淑女盛会……

    这张邀请函依旧是在餐桌上被管家老马送过来的。

    牧锦镇定地接过来,打开之后,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了一遍,终于忍不住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锦儿,你是中选了吗?”冯贞静的欢乐不比她少,拿过邀请函就细细品看,满面笑容,更伸手过来轻轻抚摸着牧锦的头发。

    牧玉翔也很是欣慰。

    魏熙然却叫住了老马,“马叔!怎么只有一张邀请函?”

    老马摊开手,“的确只收到了一张。”

    “我一定会中选的,一定会。”魏熙然喃喃道,“爹地、妈咪,等会儿我的邀请函肯定会有人送过来。”

    夫妻俩也不会不给她面子,都郑重点头,“好的。”

    牧锦将自己的邀请函放在一边,没有说什么。

    这天,直到深夜,牧家大门都没有信使过来敲响。

    魏熙然在东楼大套房里红着眼睛踱来踱去,口中不停地嘟囔着,“一定有的,一定是弄错了,怎么会给牧锦!……不行,我要打电话给miss赵!我要问问她!”

    赵惠宜接到魏熙然的电话后,用很惋惜的语气说:“熙然,抱歉,组委会没有通过你的申请,也许下次你还有机会。”

    挂掉电话之后,魏熙然尖叫一声,扑倒在床上大哭起来。

    琴嫂听见她这边动静太响,过来劝慰,“小姐,别哭了,再哭眼睛就肿了……小姐你是最淑女的,是她们没有眼光!”

    魏熙然兀自哭得一抽一抽,完全没有兴趣听她说什么。

    牧锦的屋子里,气氛却正和谐。冯贞静难得到女儿暂住的房间里来,跟女儿促膝长谈了好久。

    “锦儿,你是个好孩子,幸亏妈咪坚持把你找回了家……”冯贞静慈爱的眼光在女儿的脸上仔仔细细地端详。

    牧锦默默地靠过来,将脑袋扎进母亲的怀中。

    冯贞静手抖了一下,很快便惊喜地抱住了她。这还是母女两个首次做出如此亲昵的举动,以往最多就是牧锦挽一挽冯贞静的胳膊而已。

    牧锦的内心其实并不是完全平静的,重生以来,很多事情都在往她期望的方向进行着,可偶尔夜深人静,回想到上辈子那段屈辱的历史,仍是会有些微的怨气涌上心头。

    她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令她和魏熙然被抱错;又是什么原因,在她回家之后,父母的感情如此冷淡,甚至完全顾不上她?

    这个问题要把她逼疯了。

    她想明明白白的问出口,她想知道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