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61章 情知起64

第61章 情知起64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六十四章

    转眼就是五月初,吴美娇神神秘秘地给几个自己交好的女同学留了口信,请她们在五月份第一周的周末去自己家里做客。

    牧锦心知,那就是吴美娇的“紫藤花会”了。她现在觉得自己有时真是多嘴,呸,干嘛要提这么个建议。这段时间她看花都看腻了,再看简直就要那什么了,眼睛都花了好吗。

    可是,吴美娇是她在圣格纳女中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人家请自己去家里做客,如果不去,会不会被认为是在摆景山大道的谱?

    牧锦点头同意了。幸亏她近来把所要准备的事情都办得差不多了,练习的项目也都差不多可以告一段落了。

    周五的晚上,当牧玉翔和冯贞静听说女儿要去临海大道的人家做客时,面上的表情非常精彩,魏熙然都忍不住咳了几声。

    “锦儿……你是不是在学校遇见了什么事了?”冯贞静问。

    牧锦知道母亲是在隐晦地问自己是不是被景山大道的女孩欺负了。她连忙摇摇头,“没有啊。妈咪,请我去的同学是我寝室的吴美娇,您上次去学校也见过的。”

    冯贞静哦了一声,还是有点蹙眉,不太能接受。

    牧锦道:“妈咪,我觉得不能再小瞧临海大道的人了,现在由于网络发达,经济政策改变,导致许多新贵族崛起,不再是从前的格局。我们景山大道还像以前一样固步自封,不跟临海大道的人结交,是不行的。我早听说好多家的生意都已经跟别的区域家族合作了,我们自然不能落后。”

    魏熙然听着,埋着脑袋,撇了撇嘴。

    牧玉翔是在外操持生意的人,他的感受自然更强烈一些,“锦儿说得也对。”

    冯贞静和魏熙然都不太以为然。

    周六下午,牧锦收拾打扮了一番,穿了件小洋装,挎了个可爱的竹编包,就让司机开车送自己去了临海大道。

    临海大道不像景山那边属于私人地皮,这边的别墅楼是开发商开发的,寸土寸金,一家能有个院子就不错了。吴美娇家的房子在这个区域也算是较大的,三层半,两个车库,楼顶是个阳光房,后院的面积也不少,大概有两三百来平方。

    吴美娇办的这个花会只是小女儿之间的一次聚会,规模仅限于她家的庭院而已,看上去莺莺燕燕的,倒是很休闲自在。来参加的女孩儿有圣格纳女中的同学,也有一些不认识的少女,可能是吴美娇的朋友。

    牧锦一一跟她们打招呼、认识。她觉得,在这群少女之中,感觉更如鱼得水一些,不像在景山大道应酬那么心累。这些女孩与她从前所处的环境更接近,说起一些话题更有共同语言。

    “小吃街那家麻辣烫你们去过没有,味道好极了,我特别喜欢吃茼蒿菜!”

    “这算什么,文庙巷的清水烫才是一绝呢。”

    “说得我口水都流了,明天咱们约着去吃!”

    “哈哈哈,还要来几块臭豆腐。”

    牧锦听得笑起来,加入了她们的谈话,“我知道有一家在安云路的老牌清水烫,老板开了十多年,生意特别好,是真正用筒子骨熬的汤。”

    “啊啊啊,在哪儿在哪儿?”女孩们都围了上来,聊得不亦乐乎。

    忙里忙外的吴美娇偷空过来看看情况,发现牧锦和自己的朋友相处得很好,又惊讶又欣喜。过了一会儿,她把韩秀萱也带了进来,“阿锦,你看,谁来了。”

    “韩秀萱。”牧锦抬头,笑眼弯弯,“你也来啦。”

    她只见过韩秀萱穿校服的样子,没想到穿私服的韩秀萱看起来更加亭亭玉立。这位高三年级的级长真是非常瘦,藕荷色荷叶领伞裙,扎一条细细的皮带,那小蛮腰看起来简直一尺八都不到。肌肤白得透明,化了裸妆,一贯是面色极淡的脸容也带了笑意,“嗨,牧锦。”

    圣格纳女中的女生还好,彼此都见过,那些不认识的女孩忽然就噤了声。

    方才牧锦进来时也是这样,女孩子若是容色或者气质太出众,都会让其他女孩觉得喘不过气来,初见时难免带了似有若无的敌意。

    韩秀萱与牧锦经过几个月相处,已有惺惺相惜之意,走来跟她坐在一起。

    一时间,不认识的女孩渐渐散开,只剩了圣格纳女中的和她们交谈。牧锦微微叹了口气,好容易把大家聚在一起,韩秀萱一来,又散了。

    其实韩秀萱这姑娘什么都好,就是不太懂得联合群众。她本人并不是高傲的性子,容不得众人,但毕竟还是太迂腐了些,人气不够旺。

    好一阵子,吴美娇请的人都来齐了,客厅和庭院里到处是娇客,莺声燕语,银铃般的笑声不断。吴美娇的父母家人大概是为了让她们自在一些,全都躲了出去,只留下两个佣人和一个厨娘招呼客人。

    吴美娇端出了几个碟子放在庭院里的白色藤桌上,呼唤道:“大家快来尝尝这个饼!”

    “这是什么饼?能吃吗?”一个女孩故意拆她的台,想来是她的闺蜜损友。

    少女们围过去一瞧,金边白磁盘上放着三块普普通通的烙饼,也不怎么圆,瞧着实在太寒碜了些。

    有一个女孩说:“吴美娇,你就拿这种烙饼来招待我们呀?也忒抠门了吧!”

    “就是,就是,还不如来一块芝士蛋糕。”

    “再不济曲奇饼干也行啊。”

    吴美娇却骄傲地说:“讨厌,你们懂什么啊,这个可是我亲手做的紫藤花饼!”

    “哇,紫藤花还能吃?”

    吴美娇轻哼,“怎么不能吃?这世上的花花草草入肴入馔的海了去了!没见识!”

    那个被嘲没见识的不服气了,“那就切来尝尝,我看看你做得有多好吃!”

    吴美娇取了把切蛋糕的刀来,将每个紫藤花饼切开,众女孩低头去瞧,只见饼里确实包裹着蓝紫色的花朵,已经被焯过水被糖拌过,闻着倒是香香甜甜的。

    但大家还是不太敢伸手去取来尝——主要是因为吴美娇说,是她做的。

    牧锦第一个伸手过去,两指拈起四分之一块饼来,轻轻放入口中,闭口嚼了几下,眼眸亮起来,“嗯,不错!”

    这一句赞,自然引得姑娘们纷纷下手去取了,一时间个个都竖起大拇指,“呀,吴美娇,没想到你还有这手艺!”

    “嗯,好香呢!怎么做的?我回家也弄来尝尝。”

    吴美娇更得意了。

    过了一会儿,她将牧锦拉到一边,高兴地说:“阿锦,谢谢你教我的方法啊,原来做起来真蛮简单的,但是确实很好吃!”

    “呵呵,没什么,不过要少吃一些,应个景就行,吃多了也不好。”牧锦笑笑。

    这个下午,女孩们就在吴美娇的家里玩得很舒服,有的抹牌,有的看电影,有的聊天。只是在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吴美娇的哥哥吴泽羽回来了一趟。

    “哥,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让你晚点再回家吗!”吴美娇推着她哥就进了一楼的餐厅,不许他出来。

    吴泽羽挺无奈的,“我也不想啊,但是手机忘在房间里了,我要跟朋友联系,不得不回来一趟。”

    “讨厌,你总是丢三落四!”吴美娇没法,只得让她哥出来见人。

    在一屋子女孩的目光洗礼中,吴泽羽还算是举止得体,笑容可掬,招了招手,“大家好,谢谢你们平日里照顾我妹妹。”像招财猫似的,挺讨喜。

    “吴哥哥好……”

    嘻嘻哈哈的声音响起,也有拖长了声音打招呼的,更有看着他脸红的,场面一时很欢乐。

    十来个女孩子中,吴泽羽一眼就看见了牧锦,再一眼,视线落在韩秀萱身上。这两个女孩鹤立鸡群,出众耀眼。一个杏眼桃腮、翦水秋瞳;一个杨柳细腰、仪态大方。他暗暗惊艳,却没有随便上前攀谈。

    上了楼之后,他叫来了妹妹。

    “干什么呀?”吴美娇还不乐意,正聊得开心。

    吴泽羽装作不经意问道:“你以前说圣格纳女中的同学不好相处,今天有没有请几个过来玩?”

    “来了啊,好几个呢。”吴美娇很兴奋,“有一个是我的室友牧锦,她家可是景山的。还有一个是我们级长韩秀萱,另外几个是住我们家附近的。”

    “景山?”吴泽羽惊讶,“你不是常说景山的女生眼高于顶,斜着眼睛看人吗?”

    “那是别人!牧锦可好了!就是那个坐在窗子边的女孩,长发的。她很漂亮,又能干。”吴美娇对这位室友充满了溢美之词。

    吴泽羽立即对上了号,“哦,原来是她。那个腰细细的就是韩秀萱了吧?”

    “哎哟,哥你讨厌,她们都是我同学,你不许那什么!”吴美娇霎时就误会了哥哥在想什么,嗔怪,“好了你,赶紧拿了手机就走!”

    吴泽羽又被妹妹推下了楼,只来得及再瞥了那两个坐在一起喁喁私语的女孩一眼,就被赶出了家门。

    一屋子姑娘在吴美娇家里玩了许久,对这种形式的聚会非常有感觉,纷纷说下次也要办些活动让大家来参加。

    吃了晚饭之后,才意犹未尽地各个离开了。

    牧锦回家时,一路回忆一路都在笑,要论喜爱程度,这三次花会中,紫藤花会倒是超过了赏樱会和牡丹花会。主要是一点都不累,不用管仪态,不用管谈吐,不用去讨好长辈,开开心心,快快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