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58章 情知起61

第58章 情知起61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六十一章

    牧锦以为这样便是表示避讳和柔顺的意思,却不料,她就是这个模样最为诱惑人心。她那双勾魂摄魄的桃花杏核眼继承自冯贞静,略微向下望时,总有一种美人初醒的慵懒,浓密卷翘的睫毛如同墨黑的蝶翼,在娇嫩的眼睑投下一片黑影,原本容貌已是十分艳丽,现下更增添了十分娇羞。

    顾震苏心底承认,自己俗了。他觉得自己见过的美少女已算不少,再是天仙国色也该泰然处之,岂料现在这样好似个登徒子,瞟了一眼还不够,又偷偷投去好几次目光?

    他自以为很是孟浪,但在牧玉翔和冯贞静看来,顾家大公子才是好风度,与人攀谈时嘴角含笑,温润如玉,一双漆黑的凤眸神采奕奕。

    顾震苏也觉得奇怪,他又不是第一天见到牧锦,可越来越觉得她的容貌在脑中挥之不去。最初在酒楼门口,身着艳俗的金红色旗袍的迎宾少女;后来在医院中披着一件外套,露出一瞬间脆弱的少女;接着就是樱花树下,穿着梅子青旗袍的少女;然后是孟家晚宴中桃红色香云纱礼服的少女……

    每一次见面,牧锦都会给他带来新的惊喜和震撼。之前听说牧家认回这个贫民区里长大的女儿时,他只是付之一笑,认为牧家从此肯定会因为这个女孩而鸡飞狗跳,他知道,突然从贫穷的环境进入富贵的家庭,太多人会守不住本心,会露怯、露出不雅之态。

    表弟裴御东还与他讨论过,说是想看这个牧家新小姐在景山闹出的笑话。当时他还觉得裴御东的心态太促狭,两人说笑了一番。并没当一回事。

    可是赏樱会一见,他才明白自己居然下错了判断。

    守不住本心、闹出了笑话的,竟是那个一贯喜欢展示优雅大方的魏熙然。

    顾震苏行走商场的时间比裴御东早很多,看人的眼光也狠辣。他从来都瞧不上表弟的这位娇滴滴的表妹,觉得她太假。奈何景山好多男孩子就是喜欢魏熙然那种装腔作势的范儿,觉得她很仙、很娇、很有气质。

    这下,人家真正的牧小姐,大家闺秀的气势一拿出来,魏熙然的老底可是被掀了个底儿掉。

    可笑裴御东那几个人,还是被魏熙然迷得五迷三道。……又或者,是存了什么其他的想法?

    顾震苏对表弟的心思懒得揣测,他已经对牧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牧世叔、世婶,请进,今天的活动在暖花房外的院子举行,家父家母、家叔和家姑母现下已经在那边了。”顾震苏做了个请的手势。

    顾震源也是满面笑意。十七岁的少年,还挺老成,虽然看得出他好奇,却没有多搭什么话,跟他大堂哥做出一样的姿态,请牧家三口进入。

    上辈子,牧锦虽没去过顾孟两家,但孟家犹在远处眺望过,不过顾家就真是从来未曾得过一见。仔细看来,倒是有种三四十年代东西方结合的洋派作风,大宅里的摆设,时而出现博古格与青花瓷,时而又是珐琅瓷和玳瑁制品,倒也相得益彰,看得出主人的品位亦是不差。

    穿过了宏伟的大厅,又走过好长一段大理石长廊,经过一座精致的小院、洁白的石像,绕过灌木树墙,从一道巨大的拱门出去,这才到顾家的后院。

    暖花房,说是“房”,看起来怕不有六七亩地大小,外围全是一格一格的玻璃窗,有种一眼往不到头的感觉。

    为了几乎只能开花一年的牡丹,这个花费真是太奢侈了。牧锦偷偷计算了下顾家大宅、草坪、花圃等一年的维护费,算了半天,放弃了,这个花销是个巨数,可见顾家庞大的财力有多惊人。

    牡丹花会比赏樱会的时间短,而活动却也不少。顾家请了个据说是京城最有名的戏班,在花房的旁边搭建了戏台,一个下午锣鼓喧天,让老爷子老太太以及各家太太们欣赏。其余品茶、品酒、品咖啡、品雪茄,各随其便。

    当然,重头戏自然还是要去暖花房中欣赏特意从洛阳请来的牡丹珍品:花王姚黄、花后魏紫,以及赵家粉、欧家碧,还有各种盛开的名花。

    这次路家并不在被邀请之列,孟家、裴家和江家倒是也都有幸参与。牧锦与江氏兄妹、孟令晨等自然又是同进同出,关系越变越好。

    “难为你居然能够在戏台那边坐了一个小时!”江丹姿很惊讶,“你不觉得听不懂,坐着很闷吗?我刚才找了你半天,就是没想到你会在听戏!”

    孟令晨也说:“阿锦是为了陪牧世婶?”

    牧锦含笑,“也不是,其实要听懂戏词是有点困难,但是大致的动作还有场景,是能够表达出在说什么样的内容的。就好像歌剧,更听不懂,可依然能看得明白,不是吗?文化这种东西是共通的。”

    “嗯,你讲得有道理,”江丹姿若有所思,“是我太拘泥于唱词。”

    孟令晨肯定是点头不迭。

    江劭峥不经意地瞥了眼牧锦。他感觉,这个女孩给妹妹带去的正能量确实不少,以往魏熙然只会跟江丹姿一起抱怨这抱怨那。

    如今裴御东和路仕铭倒不怎么跟这几人混在一起了,原来维系他们之间关系的人是魏熙然,如今魏熙然不在,路家又不在顾家的邀请之列,裴御东远远与几人颔首打过招呼之后就走开了,觉得与他们在一处颇有些尴尬。

    “阿锦,不如我们去顾家前院的迷宫玩,怎么样?”江丹姿提议,“我好想一个人走一次!每次都是迷路了被人带出来的,好丢脸。”

    牧锦讶异,“怎么,那么难?”那树墙看起来也不大啊。

    “可不是吗!”江丹姿说到这个就满脸的跃跃欲试,“真的是九曲十八弯的,我到现在还记不住路。”

    “好啊!”牧锦提起了兴致。

    几人没有从大宅里走,而是从大宅旁边,绕了老远才绕到前面,却在侧面的石亭里望见了孟氏双雄与顾震苏,三人身边还围绕着一群少女,听他们在说着什么有趣的事情。

    “那次去塞伦盖蒂大草原,我自己要了地图,不想让导游跟着,便开了车子,一个人深入狮群腹地,哪知道正巧看见新老两代狮子王的更迭,打得是精彩纷呈!而且因为我靠得太近,所以竟将自己陷入了险境!……”说话的人是孟令煊,这位孟家二公子跟敏豪生男爵似的,最是喜欢吹牛,而且他每次说得眉飞色舞抑扬顿挫,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谁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他亲身经历过。

    周围的少女们都配合地露出了惊吓的表情。

    孟令晨撇撇嘴,“我呸,他哪次去非洲我不在?从来没听说过有这回事。”

    听见他这么给自己二哥拆台,江丹姿和牧锦都捂嘴偷笑。

    四个人的身影太明显,顾震苏明显是发现了他们,站起身子,从围着的听众中间走出,往他们这边走过来。身后的孟令煊还讲得起劲,孟令檀也不打断他,自由自在地靠坐在躺椅上,饮着冰凉的酒水。

    “去哪儿?”顾震苏笑眯眯问着。

    “震苏哥,我们想去走你家的迷宫。”江丹姿第一个回答。

    顾震苏挑了挑眉,有些忍笑,“怎么,每次来都要走,还没走够?”

    江丹姿瘪嘴,“每次我快要走出来的时候,总有人要跑过来帮我带路!哼。”她瞟了瞟江劭峥。

    明明是她实在走不出,她哥才去救她的,反被她倒打一耙。江劭峥也不争辩,只是宠溺地看着妹妹。

    “真有那么难?”牧锦比较喜欢有挑战性的事,杏眸亮晶晶的。

    顾震苏扬扬眉毛,瞥瞥她,“其实也不是,只是对于方向感不太好的人来说,确实有些复杂。”

    江丹姿膝盖中了一箭。

    孟令晨急急忙忙地表忠心,“阿锦,你一定能走出来的,要是担心走不出来,我跟你一起。”

    “你们别以为还跟去年一样哦,今年重新修整过了,换了几条通道。”顾震苏嘴角噙着笑,像个老谋深算的年轻狐狸。

    江丹姿哀叹,“我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当下,五个人走到了前院,站在台阶上遥遥俯瞰树墙迷宫。

    “好,我一定要走出来!”江丹姿捏了捏小拳头,英勇就义一般,走下了台阶,“我先走这个门!”

    迷宫一共是三个入口,分别在树墙的三个路段,几人望见江丹姿走进了中间的拱门,衣裙一闪,消失在门里。

    牧锦正要下去,听见又有人走了过来,一看,是顾家的两个小公子。

    “大哥,你们要玩这个?我也要去!”这是顾家最小的三公子顾震群,才十岁,长得粉嘟嘟的很遭人喜欢。

    顾震源是他的亲哥,不仅没有同意,还吓唬他,“那天你偷偷跑进去,结果一个下午没出来,也没告诉人,我们找了你好久,你忘了?我可告诉你,这里面放了怪兽的,超过一定时间出不来就会遇见!”

    牧锦被这个翩翩美少年的话给逗笑了。

    顾震群鼓着嘴,“你骗我!你最讨厌!”

    顾震苏制止二堂弟的话,“你吓唬他做什么。震群要玩,呆会儿大哥带你一起进去。”

    “好!”顾震群跑上来拉住了他的手,对顾震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看得出来顾震苏挺得人心,小堂弟很喜欢他。

    孟令晨问道:“阿锦,你走哪个门?”

    牧锦选了最右边的,下了台阶走了进去。

    所有男性的眼睛都黏在白衣少女的背影上,包括最小的顾震群。少女走到哪里,哪里就像一个旖旎的梦境。看见她走进绿色的拱门,大家都不约而同叹口气。

    江劭峥本来不想玩,但是他怕妹妹迷路,到时候再进去来不及,所以也下了台阶从中间的门走了进去。

    孟令晨则是等了几分钟,就跑进了牧锦进入的右门。

    顾震源这个年纪的半大少年为了要展示已经占大,最是讨厌玩这些孩子气的东西,于是他自己转身走了。

    顾震苏牵着顾震群的手,慢腾腾下台阶,走进了左边的绿色拱门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