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43章 情知起46

第43章 情知起46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四十六章

    孟令晨三两下将盒子上系的粉色缎带拉开,小心地将盒盖掀开,然后把盒子放低了些,大家都能看到,原来是一个个用粉色和浅绿色包装纸包得好好的小物件,码放得整整齐齐。

    “咦,还有包装?”孟令晨拿了一个出来,放到母亲的手里。

    孟夫人笑吟吟地剥开了包装纸,里面的东西立刻展现在人前。

    孟令晨刹那就不吝赞美之词:“哇,这个好可爱!”

    只见一个透明小碗里装着一汪圆滚滚的樱花果冻,被打开的一瞬,果冻表面颤颤的波动着,内里裹着一朵花瓣细腻的八重樱,十分漂亮!

    孟太太赞叹,“是很可爱啊,难得还这么精巧。”

    孟先生自然含笑点头。

    牧玉翔和冯贞静也是今天才首次见到女儿准备的东西,竟然是这么可爱的小食,都觉得她心灵手巧。

    魏熙然站在一旁不说话,咬着嘴唇。

    孟令晨已经又拿了一个打开,发现里面不是果冻了,而是一颗上面点缀着樱花的小巧马卡龙,“哦,还有这个!”

    又是一阵称赞。

    牧锦解释道:“这里面一共是五种不同的樱花小食,樱花果冻、马卡龙、樱花饼、豆沙馅樱花果子、樱花慕斯,还有一小罐子腌制的樱花茶。这些都是前几日山脚的樱花刚开的时候,我让家里的菊嫂帮忙搜集,然后经过处理制作的,算是一点小小的心意。其实……之前做了很多,好容易才挑了一些品相不错的拿过来,希望孟伯母不要嫌弃。”她有一点不好意思。

    孟太太开心地笑道:“怎么会嫌弃,难得你有这个心意,而且做得多好看!依我瞧,你比你妈咪还要能干呢!贞静,是吧?”

    冯贞静不会跟她抬杠,而且女儿能干,她也与有荣焉,“学姐说得对。呵呵,女儿能干,我也享福呀。”

    两家人都笑得十分欢乐。

    孟令晨一对大眼睛只顾盯着手中的盒子,恨不得马上就把所有的包装纸剥开看看似的。魏熙然已然走神了,不知在想什么,连长袖善舞的攀谈意识都没了。

    孟家的大二两位公子此时也顺着路走了过来,“妈咪怎么笑得这么开心?爹地,你们在跟牧先生、牧太太说什么?”

    “大哥,你瞧,这是牧锦做的樱花小食,漂亮吧?”孟令晨不知怎么,摆出一种自豪的姿态跟孟令檀炫耀,却看都不看孟令煊。

    孟令煊知道小弟因为自己在大厅说的玩笑话又记恨上了,但他根本不在意,探手如电,就从孟令晨手中的盒子里取了个小包装出来,几下剥开,里面是花瓣形的樱花饼,烤制得恰到好处,松软可口的样子,最上面还点缀着一朵腌制的绯红樱花。孟令煊拿在手中观察着,啧啧称赞,“真是很不错,我不太吃甜的,现下都想咬一口。阿锦手很巧。”

    孟令晨阻止不急,追着他的手一直看着,听到他说这个话,还亲昵称呼“阿锦”,气得不行,猛的把樱花饼抢回来,“这是送给妈咪的!”

    “好了好了,不要闹了,让人看笑话呢。”孟太太笑着对冯贞静说:“家有混世魔王就是烦心,令晨一天到晚就没有让我舒心的时候,令煊还总逗他。只有令檀省心些,却只跟他爹地聊天,又不怎么爱跟我说话,唉。还是你好,女儿就是贴心聪慧。唔,熙然也不错,总是安安静静的,有时候倒很伶俐。”

    魏熙然总算得到了一个安慰性的称赞,她抿着嘴对孟太太微笑,“谢谢孟伯母夸奖。”

    “呵呵,好了,我们再去别处逛逛,你们随意。”这阵宾主间的问候告一段落。孟先生和孟太太走去了别处,孟令檀紧随其后,而孟令煊则一把抓着还想腆着脸留下来说话的孟令晨,带着他踉踉跄跄地走了。

    风中隐约传来,“……二哥,放手……该死,我恨你……!”

    眼见要到中午饭点了,已有不少人家开始去湖边的冷餐台拿吃的,餐点不是全冷,也有现场烧烤、煎炸、煨汤等,可以拿回地垫吃,也可以坐在湖边的一片白色圆餐桌那里品尝。

    牧锦见父母似乎正在你侬我侬之时,兴许这樱花引起了他们的什么遐思,便不想打扰他们,站起来道:“爹地妈咪,我去拿些吃的,你们要什么?”

    牧玉翔抬头,笑得很儒雅,“阿锦不用管我们,你们自己去玩吧。爹地妈咪呆会儿再去。”

    冯贞静加了一句,“要不然让招待送两杯起泡酒过来吧,粉色的最好。谢谢阿锦。”

    “好。”牧锦干脆利落地站起来,整理一下衣服,问旁边的魏熙然,“要不要一块儿去?”

    魏熙然背着牧氏夫妻,眼中冷笑,嘴上却甜甜蜜蜜,“好呀。爹地妈咪,我们过去啦。”

    “好的。”

    魏熙然伸手去挽牧锦的胳膊,牧锦怕父母看见,不便甩开她,只好这么往樱花林里穿过去。

    忽听魏熙然在她耳边说:“你真是好算计,来参加樱花会还要弄些谄媚的手段。啧啧,我甘拜下风。”

    话说得这么直白,是连装都不想装了?牧锦感觉父母的视线已经不在自己两人身上,便把手拿开了,“不要把你的思想套到我身上,我没你想的那么恶心。”

    “难道不是么?你莫非是想讨好孟太太,然后……哼,你是看上孟家的哪位哥哥?”魏熙然恶毒地猜度。

    牧锦忍不住瞥她一眼,“呵,原来你是这么想的?那你又是看上了谁?你不是跟你仕铭哥好着么?你不是还喜欢跟裴表哥混在一处?你有什么资格说我?魏熙然!”

    “我跟仕铭哥是青梅竹马!我跟裴表哥是清白的!你怎么能那么讲?”魏熙然瞪圆了眼睛。

    牧锦懒得跟她纠缠,“与我何干。”

    江丹姿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阿锦,快来!”

    魏熙然也听见了,循声望过去,却见江丹姿像没见到自己一般,只看着牧锦,只喊牧锦,她咬咬唇,不乐意跟去受气,一扭头去了另一边,找路仕铭。

    牧锦乐得摆脱这个麻烦的女人,走向江丹姿,眯着眼笑起来,“怎么啦?”

    “嘿嘿,我刚不是跟你说那边有一片花林已经快要谢了,现在走在树下就像走在花雨里吗?瞧,”江丹姿扬扬手中的一个重重的相机,“我拿了相机,咱们拍照去!”

    “好。”牧锦看出这个是胶片单反机,这个年代虽然手机已经开始出现,但数码单反机还没有大面积普及。不过,女孩子会喜欢用这种相机?看江丹姿的模样,也不是摄影爱好者呀。

    “丹姿,你又乱动我的机子。”江丹姿身后,走过来一个高大的年轻男人,声线冷硬中带着一丝无奈和温柔。

    “大哥……”江丹姿的肩膀缩了一下,讨好地回头瞧他,“借我用用嘛。”

    江劭峥捏捏她的鼻子,“给你用就是浪费,你能拍出一张好照片么?”

    江丹姿眼珠子骨碌一转,笑嘻嘻抱着他的手臂,“那你帮我和阿锦拍好不好?大哥——”

    她是兄控,她哥就是妹控,两兄妹腻歪在一起的时候,其实画面还挺温馨的。看得牧锦太羡慕,人家有兄弟姐妹的就是好,什么事可以有商有量。

    江劭峥自然是答应帮两个小女生拍照了,他的视线在牧锦脸上轻描淡写地扫过,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牧锦就纳闷了,不求你跟孟令晨一样热情似火,至少别像看块石头、看根杂草一样,毫无热度吧?

    算了,算了。牧锦也不是非逼着别人看重自己的那种性格,淡然一笑,跟着两兄妹走了过去。

    江丹姿说的那片早樱林,离湖边比较远,三人有说有笑地越过人群,走到樱花林的尽头,又穿过一片乱石区,远远才瞧见了那片早樱。

    “这里……”牧锦愣住。这个林子已经脱离孟家的范围,正在地界边缘处。因为是一片小小的山坳,所以以往在半山高处眺望的时候,从来不曾望见过。这片樱花植株并不多,大概二十来棵的样子,团团抱在一起,形成一个小小的区域,风从身后轻轻吹去,果然扑簌簌落了一地的花瓣,有的久久地飘在空中,迟迟才落地,煞是迷人。

    “我说漂亮吧?”江丹姿傲娇地乜斜她,“我不会骗人的!”

    “好。”牧锦忍笑,“走,过去吧。”

    “哥,哥,我要在外面拍一张,然后一会儿里面有花瓣落下来的时候你要给我抓拍,要仰拍哟!还有,我要拍一张像洋娃娃的,嗯……”江丹姿喋喋不休地开始跟江劭峥讨论着pose。

    “好,好,都听你的……”江劭峥跟妹妹说话总是极其有耐心。

    牧锦听着发笑,趁兄妹两个走得慢,自己当先走进了花林里,抬起嫩白的手去追逐花瓣,落在手心里的感觉略微发痒,她禁不住笑出了声,“丹姿,快来——啊!”

    江家兄妹听她声音突然不对,连忙快步走进来,“怎么了?”

    牧锦脸色发白,指着一棵特别粗的樱花树,“那边。”

    江丹姿看过去,也是小小惊叫一声,“咦?那是谁?”

    那棵树下好像是坐着一个人,上半身被遮住,看不全,两条长腿穿着黑色的裤子,直直地放在铺满了花瓣的地面上,一动不动的,有点可怕!

    牧锦心里发毛,该不会是个……死人吧?景山太大,很多区域没有开发出来,这远离人群、渺无人烟的小山坳,怎么会有一个人坐在那里,还一动不动?

    ——她想差了。所幸,那人应该是发现了这边的动静,听见了三人的声音,扭转身子,一张脸从树干后面探出了一半。

    尽管隔得远,牧锦也依然感觉到那人面如冠玉,英姿俊朗。声音也飘送而来,磁性中带着穿透力,“哦,原来是你们。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里的花景比湖边更好呢。”

    三分慵懒,七分爽朗。

    原来是山顶顾园的大公子,顾震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