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36章 情知起-城

第36章 情知起-城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三十九章

    牧锦睁大双眼,吐了口气,默默点头,老实地说:“爹地,是的。”

    就知道瞒不过父母。昨晚上那车里还有老朱和菊嫂,他们都看见她进了游戏室,出来又打电话。

    当时她进去的时候,假装找厕所,推开了里间的暗室,确认魏刚正在玩水果机,她没有惊动谁,就走了出来,然后马上拨通了赌博举报电话。

    这个教训,可以说是她故意安排给魏刚的。她想让魏刚在养成烂赌的习性之前,先受些恐吓,知道做这种事会被警察抓走,就算是牧家营救他,都得费不少力,他以后才不敢再去混。后果要讲得严重点,魏刚才会当回事。

    牧玉翔都不知该对冰雪聪明的女儿说点什么好,哭笑不得地看着她。这是把自己都算计去做劳力,帮忙教训她的养父啊!可她做的事又是正确的。没有阵痛,哪里懂得幸福来之不易呢?魏刚是要摆正生活态度了。

    牧锦小女儿娇态地走上前挽着牧玉翔的手臂,“爹地,我错了,以后我什么事都先告诉你。”

    牧玉翔刮刮她的鼻子,“你就不怕爹地不帮你的忙?”

    “爹地最好了。”牧锦腆着脸笑,“……还有,爹地,能不能不留下案底?”

    “小鬼精!”牧玉翔慈爱地摸摸她脑袋,“知道了。”

    牧锦俏皮道:“以后但凡爹地有要求,锦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绝无二话!”

    “哈哈哈。”牧玉翔笑得开心。

    ……

    魏刚周五晚被突击检查赌博设施的警察带到看守所,在里面过了一晚上,周六一早才有人替他通知了林晓兰。林晓兰六神无主的,想到打电话给牧锦问问情况。本想着大概很快就会出来,哪知其他人都放走了,魏刚却被留在里面教育了一番。

    林晓兰更是惊吓,只好又打电话找牧锦,牧锦安慰地让她先回步行街开店,自家爹地正在奔走帮忙,费些时间、花些金钱,总之一定会把人保出来。

    林晓兰是又急又愧,听了她的话,心神不宁去了步行街,做生意时总是发呆。牧锦下午也到了店里,陪了许久。

    周六一天就这么耗了过去,林晓兰像热锅上的蚂蚁,睡也睡不着。养女跟她提起牧家给予的帮助,她简直不知如何偿还是好。一夜无眠,天刚亮,起来正要出门,魏刚拖着瘸腿回来了,满面羞愧。看样子没受任何伤,只是憔悴不少。

    “你可算回来了!”

    夫妻两个都被折腾得不轻,魏刚抓着林晓兰的手坐在沙发上,眼中尚留有不少惊吓。

    他没有被打被骂被侮辱,他只是看到了一些不堪入目的丑态,他只是听到了一些令人作呕的故事,他吓怕了,他畏缩了,他恐惧了。

    “晓兰。”魏刚的声音里竟然隐藏一丝哽咽,有些浑浊的眼睛里甚至渐渐变得湿润。他抱住妻子的肩膀,把脸埋在她的肩窝里。

    夫妻两个多少年没有亲近过了,林晓兰先是紧张、颤抖,慢慢的,将手臂围在魏刚的背上,拍了拍他。“……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你肚子饿不饿,我给你做饭吃。”

    “好。”魏刚连连点头。

    不得不说,牧锦选择的是最好的时机。魏刚玩了一段时间水果机,头两天赢了点,后面一直在输,输得连他喝酒的钱都拿出去了。他正在玩与不玩之间挣扎,想翻盘却又没有足够的能力。

    这种时刻,赌场会调整一下政策,让他又赢个一两次,回些本。所以,如果他再继续沉湎在里面,他的心态还将会有大的变动,最终义无反顾地投入赌博的大军中。

    但牧锦及时出手了。

    魏刚在看守所里,被上了精彩的一堂课,他弄懂了水果机的原理,明白了赌场的险恶,他甚至见到了几个生不如死的赌徒,听到他们卖儿鬻女甚至卖老婆以筹钱的故事,还有更加黑暗的东西。

    魏刚彻底傻了,虽然他时而会打骂林晓兰,可他绝对不想将这么贤惠的老婆逼到绝境。一想到自己有可能会变成禽-兽不如的东西,前途那么骇人,他哪还有去碰那种东西的心思?

    “晓兰,我以后一定对你好,一定……”魏刚哽咽着。

    林晓兰也哭了,“刚子,你不知道,都是阿锦和牧家出的力,要不是他们,你还出不来。你以后可不能再那样了……”

    魏刚震了一下,点头,“好、好。”

    牧锦接到养母千恩万谢的电话时,略有些惭愧,不过结局跟她想象的没有太多差距,她很满意。

    “你爸说了,搬完家就动手术了,在那之前他都不会出门,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养养。这几天他都帮着我买菜做饭,那天还破天荒地收拾了要搬走的东西……”林晓兰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子舒爽。

    牧锦翘着嘴角听完电话,心情就像三月的天空一样温润明媚。

    ……

    魏熙然在周日晚上,和牧锦一起回了圣格纳女中,两个少女坐在轿车后座,并无多余的交流。

    魏熙然旁敲侧击地问了牧锦对于同学的看法,牧锦不欲多说,随口讲两句,绝不详细评价,她知道魏熙然这么做就是想编排点流言传出去。

    从景山大道到女中,堵车的话,大概有两个小时的车程,牧锦懒得与魏熙然虚以委蛇,过了会儿把头往后靠,闭目休憩。魏熙然没辙,只能绞着衣角咬着嘴唇坐在那里。

    到了学校,魏熙然明显活过来了,如鱼得水地跟所有认识的人高调地打招呼,时而装着膝盖还在疼,蹒跚地走着。她人缘竟然不错,好些女孩子扶着她、围着她,叽叽喳喳说话。

    牧锦挑了挑眉,不卑不亢地走在一旁。

    “牧锦!你来啦。”刚到宿舍楼门,吴美娇和两个女孩走出来,三人戴着本周的帽子,上面缀了几条流苏。

    牧锦点点头。

    那边魏熙然立即用怪异的目光望着牧锦,连带的,景山大道的女孩也站得远了些,门口刹那间出现了泾渭分明的两个阵营。

    魏熙然显然忍着笑,娇声道:“阿锦,你认识临海大道的吴美娇?”

    一个扶着她的少女眼里带了点轻蔑,“她和吴美娇是室友。”

    “哦。”魏熙然一副惊讶的表情,只差没在脸上写着“好可怜”三个字,“阿锦,妈咪当时怎么没想到帮你挑选寝室呢?”

    吴美娇那三个女孩忍气吞声,不想给牧锦找麻烦,匆匆就要走。

    牧锦直接没理会魏熙然,反而笑看吴美娇,“咦,你们这周的帽子也做了修饰?”

    吴美娇虽然不喜惹事,也不怕事,见牧锦都主动提了话题,她也就顺着杆子往上爬,笑眯眯摸着帽子,“大家还不都是跟你学,嘻嘻,不信你明天早上看着,一准有好多新奇的式样出现!牧锦你可成了咱们女中的帽子偶像啦!”

    牧锦噗的笑了,“什么帽子偶像,我还帽子戏法呢!”

    “帽子戏法是什么?”

    “……”

    魏熙然没料到牧锦竟然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给自己难堪,完全不拿自己当回事,脸都憋红了。想起这“帽子偶像”,还是她自己送给牧锦一次出风头的机会,更是气得肝疼。

    她方才进校时没怎么注意,此时四下一打量,发现少女们头上的圆盆帽或多或少都钉了些花样,有的结了一圈撞色的亚麻边,有的缝了两三朵小花,有的贴了蝴蝶片,有的别出心裁弄了银质胸针做帽徽。当然最夸张的是吴美娇三人的流苏,从帽檐后泻下,倒也有些别样的风情。她傻了眼,“这、这是什么啊……”

    景山的女孩想起上周与牧锦相处愉快的一幕幕,目光流转起来,似在思考。

    牧锦旁若无人地跟吴美娇寒暄,魏熙然则在不停观察大家的帽子。楼门和身后分别传来了两个声音:

    “牧锦。”

    “熙然!”

    韩秀萱和江丹姿出现了。

    一见韩秀萱,魏熙然连平和的面具都没了,柳眉一拧,尖刻的话就要出口。但她必得要跟许久不见的江丹姿套套近乎,想了想,只能转身做惊喜状,“丹姿,我好想你!”

    江丹姿跟她仍是要好的朋友,没有产生太大的矛盾,过来拉着她的手观察膝盖,“还疼吗?好了吧?”

    她一低头,魏熙然盯着她的帽檐,刹那就愣住了。

    另一边,韩秀萱这个冷清的女生面上竟有笑意,冲牧锦点点头。

    牧锦睁大了漂亮的桃花眼,惊叹,“秀萱,你的帽子……真是赏心悦目!”

    韩秀萱极其大胆地用锯齿边的亚麻布制作了超大朵的蓬松花团,看似繁复,实则轻巧,令她整个人的气质都产生了变化,多了一丝少女的娇俏。

    “呵呵呵,我早就想这么做了,可惜一直不敢,是你鼓励了我。谢谢哟。”韩秀萱今天说话也带上了三分活泼。

    “看来我也得翻点花样才行了,不然都跟不上大家的节奏。”牧锦笑眼弯弯。

    她扭头瞧见江丹姿,打了声招呼,“嗨,丹姿。”

    魏熙然还在呆着没说话,江丹姿则是炫耀地走过来几步,右手摸摸自己的帽檐,“怎样,我这个也不错吧?”

    她的帽上是一根高而直的翎羽,根部粘着两个银环,大的套小的,看起来十分帅气。可江丹姿本人是个娃娃脸,这么一搭配,还是不够硬朗。

    牧锦笑起来,“哈哈,彼得潘!”

    江丹姿得意的脸一僵,“你说什么?彼得潘?啊啊啊,我才不是!”她跑过来跟牧锦嬉闹了起来。

    吴美娇、韩秀萱几人都笑了。景山大道这边,除了魏熙然和一两个人,也笑了。

    人群越积越多,楼门前娇声脆语,欢乐不断。

    “姑娘们,你们在说什么笑话啊?”赵惠宜的声音,隐带轻快,自后面传了过来。

    少女们纷纷低头问好,“miss赵。”

    赵惠宜今日心情舒畅,女帽上的风景令她格外喜悦。圣格纳女中似乎又重现了许多年前那种繁花似锦、争奇斗艳的比拼。女孩们个个心思巧妙地装饰着自己的帽子,在头顶这方小小的天地展现她们的风采。

    这样的好风气,自然是牧锦带来的了。她首先和蔼地问牧锦,“还没换好校服?刚来吗?对你本周的帽子,大家可是很期待的哟。”

    牧锦羞赧,“啊……我、我还没有做,我待会儿回去就弄!”

    “好。”赵惠宜笑盈盈,又道:“秀萱这周不错,颠覆一下从前的形象也挺好。”

    韩秀萱典雅地颔首致谢。

    “丹姿也肯动手了?干净利落,漂亮……”

    江丹姿鼻子立刻翘上天,过来就挽她的手,“谢谢miss赵。”还冲牧锦做了个鬼脸。

    “……不过嘛,太简单了点。”赵惠宜这才把话说完。

    女孩们噗嗤笑。

    江丹姿鬼脸做到一半愣住,舌头都没有收回去。

    赵惠宜轻捏了她手臂,责备,“这是什么表情?以后不许这样!明晚微笑课之后留堂接受惩罚。”

    江丹姿几乎又要瘪嘴,总算忍住了,弯腰鞠躬,“哦。”偷偷瞪牧锦和几个笑得最开心的女生。

    赵惠宜最后才发现了隐藏在人群里弯着腰的魏熙然,关切地问:“熙然,你来了?咦,这是怎么了?膝盖疼?”

    魏熙然手撑在膝盖上面,虚弱地说:“miss赵好。我、我没事的。”

    赵惠宜吩咐,“快把熙然扶进去吧。大家不要堵在门口,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