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30章 情知起-城

第30章 情知起-城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三十二章

    今天是报到的日子,上午学生返校,也有昨日就到的外地同学。下午有一个开学仪式,所以牧锦要赶紧收拾好房间,换好校服。

    母女俩道别miss赵,在教务处领了课表和上课需要的一个备用物品箱,跟着管理员去了宿舍。

    同屋的女孩子像是已经到了,门是虚掩着的。管理员敲敲门,“吴美娇小姐,你的舍友来了。”

    吴美娇?

    冯贞静略一思量,发现景山大道姓吴的人家里,没有叫这样名字的少女,那就可能不是来自老牌显贵的家族了。

    “进来吧。”女孩的声音还算清脆。

    牧锦定定神,拉着行李箱走进去。这里的规定比较严格,不允许保姆来帮忙,所有的事情都是千金们自己处理。

    屋内的女孩也正在收拾衣柜,转头看见母女俩,热情的笑,“伯母好。这位同学,你好。”

    性子不错。牧锦也点头打招呼,“你好。”

    宿舍管理员道:“吴美娇小姐,这位是牧锦小姐,剩下的半年,你们两位就是同寝室的舍友,要遵守学校规定,好好相处。因为牧锦同学之前不是圣格纳女中的,有些事情如果她不知道的话,你有义务告诉她,好吗?”

    吴美娇点头,“知道了。”

    “那么你们整理一下房间吧。”管理员又对冯贞静道:“牧夫人,午餐之后,家长就不许留在学校了,请您掌握好时间。”

    “好的。”冯贞静读过这所学校,当然清楚规矩。

    牧锦根本不用她动手,自己爽爽利利地就把衣服挂进衣柜,床铺铺好,学习用品与护肤用品归置在书桌与妆台。又进浴室里打量了一番,放好自己的洗漱和沐浴用品。

    冯贞静感觉自己只是在沙发上坐了两分钟而已,女儿就已经整理完了属于她的那一半房间,而吴美娇还在跟衣柜奋斗呢。

    想起魏熙然哪次过来不是娇气地让自己帮忙,两人生活能力的对比高下立现。

    “妈咪,我到浴室里换一下校服,你再等我一下。”牧锦拿出了黑色长裙。

    冯贞静笑意盈盈,“好,慢慢来。”她说好在走之前,带女儿去以前自己的班级看一看的。

    牧锦重生后还没穿过这种长到拖地的裙子,她先是小心地展开裙子、拉下拉链,才脱掉身上穿的衣服套进去。

    好容易将裙子穿好,手伸到后面将拉链拉好,在半身镜里左看右看,顺手给自己扎了个马尾,将发梢绕进发根再垂下,用手指梳理梳理,拉得蓬松一些,个人感觉比较满意了,这才拉开浴室的门走了出去。

    少女的娇躯裹在黑色的长裙里,浓密的长发挽在脑后,松松散散的垂下,立刻带来一种高贵的神秘感。

    “锦儿真是好看!”冯贞静发自内心地赞扬着,“帽子也戴上试试?”

    “好。”

    吴美娇暂停收拾衣柜,在旁边瞧着她,好似对她的发型很好奇。

    牧锦拿出浅蓝色宽顶翻边绸面小礼帽准备戴上,但是突然间,她的动作停下了,眉尖蹙了起来。

    “怎么了?”冯贞静忙问。

    “帽檐上好像弄脏了。”牧锦用手去摸了摸,手指捻了捻,发现像是bb霜一样的东西粘附在帽檐上,十分显眼。

    冯贞静拿过来看,也皱起了眉头,“化妆品漏了吗?”

    “没有啊。而且帽子是用帽盒装着的,就算化妆品漏了应该也不会粘到。”牧锦有些着急。

    她的制服和帽子是一周内赶着制出来的,制服倒是有多余的,帽子却只有一顶,因为女中学生每周都要换不同的帽子,别人都戴这一周的,她却戴下一周的,这样太显眼了。刚开学就这么与众不同,在师长眼中肯定会留下不好的印象。

    “怎么会这样?”帽子装进行李箱的时候还好好的,只是昨天拿出来打开检查了一遍。

    对了!那个时候魏熙然跑到她的房间里来看,还动手摸了摸长裙和帽子。

    ……天?不会吧?牧锦深深皱眉,这种不入流的手段都会使出来?是不是太低级了点儿?简直不可思议。

    牧锦感觉应该重新估算一下魏熙然心态恶劣的程度了。

    这个暗亏她不能吃下去,必须让母亲知道才行。

    “我昨天和菊嫂检查的时候还好好的,那时熙然和琴嫂也在呢。检查完毕之后我就锁上箱子下楼吃饭了,没有再打开……”牧锦状似自言自语。

    冯贞静听了登时愣住,这种痕迹明显是手指头抹上去造成的,牧锦心灵手巧又细致,不可能干出这种糊涂事,那就是有人故意为之?

    菊嫂和琴嫂不敢这么做,难道是熙然?如果真是她,那就是明晃晃的陷害。牧家留她住着,她不至于做出这种愚蠢的行为吧?而且熙然……从小就体贴、柔顺、可爱,她会如此黑心?

    牧锦并不多言,因为说多了反而让人觉得太刻意。只需要轻轻提点几句,让人去想就好。再说了,毕竟是家事,这房间里可还有一个外人在的。

    吴美娇倒是有副热心肠,走过来伸着脖子查看,“要不先洗洗?应该能洗掉。”

    “嗯。”牧锦点头,“妈咪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洗洗看。”

    她走进盥洗室,小心地先用细小的软毛刷干刷了一阵,将上面附着的厚厚一层bb霜和眉粉的混合物刷掉,粘在缎面上的部分只好用小毛巾打湿水,蘸点香皂轻轻擦拭。

    她听见外间里,冯贞静正在跟吴美娇说话。

    “吴小姐家住哪里啊?”

    “伯母,我家住在临海大道。”

    “哦……那令尊是做哪个行业?”

    “我家是做酒生意的,在酩省有几个酒厂。”

    “哦。日后我家阿锦和你是舍友,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相处。”

    “伯母,这是应该的。”

    ……

    临海大道?牧锦想起父亲说过,临海大道也是安市的富人区,不过不同的是,那里住的多是土豪、暴发户等。这吴美娇家里有几个酒厂,那应该属于土豪的类型了。

    土豪女儿的话,估计作为望族后代的冯贞静是看不上的。但是牧锦还好,在她看来,家族也许有老牌名门和新贵之分,但是人是不分贵贱的。何况像吴美娇这样在圣格纳女中读了两年多的女孩子,再是暴发户子女,也该很有气质,很好相处了吧。

    不过,牧锦不知道的是,圣格纳女中内部,有着非常严重的阶层划分与小圈子……

    她在盥洗室里认真擦拭了许久,最终浅蓝色绸帽上依然有一团很严重的痕迹,与周边的颜色不同,很显眼。牧锦发愁了。

    冯贞静面色不太好看。女儿今天第一天报到,下午要在几百个闺秀千金之中参加开学仪式。而且,她作为转校生,肯定还要被特别介绍一番,这是女中的规矩。毕竟这是下半学期,新来的转学生就只有她一个。在众目睽睽之下,戴着脏了的帽子上台自我介绍,这是要被嗤笑的!

    “要不然,就戴下周的帽子出门吧,这顶帽子让人去清理清理。”冯贞静叹了口气。就算是换成了下周的帽子戴着上台,也依旧太显眼,但现在没别的办法了。

    吴美娇也替她焦急,在一旁点头。

    牧锦紧抿着嘴唇,很不爽快,拿着帽子左看右看。

    冯贞静安慰她,拍了拍她的手背,“好了,锦儿,别想了,换下周的帽子戴。陪妈咪去瞧瞧以前的教室。”

    牧锦刚要答应,忽然抬头道:“妈咪,我记得以前丹姿给我说过,女中的校服和帽子是可以自行装饰修改的,是吗?”

    “嗯嗯嗯,对呢!”吴美娇抢着回答,“但是必须是自己动手才可以!拿出去请人改动是不行的!”

    冯贞静也说:“对,从第一代学生起,就有这个规定。女中的校服在入校前要按着尺寸裁定,入校之后就不可以改动了。但学校有女红课,学生若想要在长度和基本款不变的情况下,给校服加上装饰的话,必须自己动手。学校也鼓励学生进行创意的修饰,算是女红课的实践。从前我们那一代,很有几个学姐的校服装饰得非常漂亮,妈咪很是羡慕。只是后来的学生就很少那样做了,如今几乎没有了,女红课也有些名存实亡的感觉,唉……”

    牧锦笑了,“那太好了。”

    “怎么,锦儿要将帽子修饰一下?”冯贞静眼镜亮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戴着自己亲手改动的帽子上台,不仅不会被嗤笑,反而会成为众人敬佩的对象!

    冯贞静本人是女中家长会的成员,之前校董会和家长会集体开会讨论的时候,那些太太们都在感慨女中学生在某些方面越来越比不上从前,女红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讨论项目。

    她还记得miss赵遗憾地说过,少女们除了上课,基本都不动用针线了。虽说现代家庭之中动用针线的机会太少太少,可这却是考量女性灵巧与贤淑的一项内容。并不要求多么精通,却不能不懂。

    没想到女儿能够亲自动手将帽子修改,掩盖被弄脏的地方,这简直令人惊喜,“锦儿,你会用针线?”

    “当然了,这很简单,妈咪放心。”牧锦信心满满。

    “可是,时间来得及吗?”冯贞静抬腕看了看钻石女表,“快要到正午了。”

    “没问题。”牧锦在刚才从教务处领到的课程备用物品箱里,已经看见了女红课要用的工具盒,里面除了针线之外,还有一堆零零碎碎的蕾丝、流苏、碎绸布,这下可方便了。“妈咪等等我,保证一会儿就完成。”

    冯贞静笑了,“没事,你慢慢来。”

    吴美娇也带着好奇的心理留了下来,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牧锦改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