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重生之豪门佳媳 > 第13章 情知起13

第13章 情知起13

奇书网 www.qsw.la 最快更新重生之豪门佳媳最新章节!

    第十三章

    “妈咪?”魏熙然上前来挽着冯贞静的手臂,和她一起走进去,“怎么了?”

    牧太太强自控制情绪,勉强对她一笑,“没什么,有些累。”

    “我回来时听说妈咪去丹姿家了?”魏熙然天真地撅着嘴,“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我也想去找丹姿玩呢。”

    牧太太心情复杂地望着她清汤挂面似的长发,清秀却略显寡淡的侧脸。为什么从前竟然被丈夫忽悠着,相信了这个女孩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跟自己有诸多相似之处?

    丈夫究竟是单纯的安慰自己,还是他知道什么,故意误导自己?

    想起十八年前自己那无缘无故的早产,牧太太的眼里爬上了阴霾。她抽出自己的手臂,拍了拍魏熙然,“你自己去玩吧,妈咪还有事。”说完不等魏熙然回应,便走上了二楼的楼梯。

    魏熙然小嘴微张,似有些委屈。

    牧先生叫做牧玉翔,是安市有名的美男子。这对夫妻伉俪情深,堪称外界交口称赞的模范夫妻。

    冯贞静走到牧玉翔的书房门口按了按门铃。

    这个书房是牧先生专用的,里面有许多私人用品,也有商业机密,厚实的大门隔绝声响,平时就连牧太太也不能随意出入,佣人打扫时,牧先生都会在一旁看着。

    按了一次门铃后,里面没有反应。冯贞静锲而不舍,又按了两次,间隔时间十分短暂。

    好容易,沉重的木门总算“咔哒”一声暗响,打开了。

    冯贞静推门而入,拐过一道横着的多宝柜,看见温润儒雅的牧先生坐在书桌边,面前空无一物,只摆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杯,想是已经把刚才正看着的文件什么的收拾好了。

    冯贞静不禁冷笑一声,“你的东西我又不会偷看,收什么。”

    牧玉翔没搭理这句话,两手交握,问道:“找我什么事?”

    “我问你,”冯贞静深吸一口气,走到沙发上坐下,“你的那个好表妹几时回国?我有事情要问她。”

    牧玉翔似有些头疼,“你不是说不想见懿芸?她也说过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为什么还要问?”

    “懿芸懿芸,叫得那么亲热!”冯贞静的贵妇仪容有些崩裂,“当年如果不是沈懿芸将蟹肉裹在小笼包里给我吃,又给我喝加了薏仁的汤,还有木瓜乳,我怎么可能会早产?明明还有十来天才到预产期!后来她死不承认,你还护着她!”

    “说这些干什么……”牧玉翔叹气,“我明白都是懿芸的错,我并没有护着她。她后来也出国了,还能怎样呢?”

    “哼。”冯贞静这一生最恨的女人就是牧玉翔的表妹,当年她与牧玉翔相恋时多么幸福,要不是沈懿芸横插一竹杠,非要住到他们家里来,破坏他们夫妻的感情,如今两人何至于貌合神离?不过是在外人面前维持感情好的假象罢了。

    “我要问沈懿芸,她是不是替换了我的孩子!”冯贞静将这个疑问甩了出来。

    牧玉翔猛然抬起了头,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你、你怎么会那么想?”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冯贞静立刻怀疑起来,“是不是沈懿芸给你说的?”

    “不不,怎么可能?”牧玉翔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什么替换孩子,这也太离谱了。贞静,我知道你对懿芸有怨,但那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何必还要带着这样的仇恨过下去?”

    “嚯,仇恨?我恨她?”冯贞静像听了个天大的笑话,轻蔑道:“她有什么资格让我恨?——你别跟我说这些转移视听的话!我只问你,孩子的事,是不是有蹊跷!我总觉得你瞒着我!”

    牧玉翔摇头,“没有。”

    冯贞静凝视着丈夫的眼睛。牧玉翔也回望她,目光十分坚定,方才瞳孔深处那一丝慌乱已毫无踪迹。

    冯贞静知道,作为“枫恒集团”牧家的掌舵人,牧玉翔早就经过专业的谈判训练,不会让对手看出自己的情绪,这种事情哪里又问得出实话。

    “好,你不说可以,我自己去查!”冯贞静站起来,“我老实告诉你,我已经找到了我的女儿,等验明正身,我会把她接回来。到时,咱们就签字离婚吧!”

    牧玉翔一惊,“贞静,你在胡说什么?”

    冯贞静不语,向门口走去。

    牧玉翔从书桌后面追着她跑过来,拽住了她的手,“贞静!”

    牧太太漂亮的桃花眼里已经噙了眼泪,“我知道你一直在骗我!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但是你和沈懿芸站在一边,这件事我不能原谅你!你知道吗,我的女儿,她现在在贫民区受苦!而沈懿芸这个罪魁祸首却在国外逍遥!我绝对不能原谅她!”

    牧玉翔这时才明白,冯贞静并不是在套自己话,“你、你真的找到了女儿?”

    冯贞静瞪大双眼,“熙然果然不是我的女儿?”

    夫妻两个四目相对,从对方眼中都感受到了巨大的震惊。

    “唉……”牧玉翔放开她的手臂,“你过来坐下,我全都告诉你。”

    冯贞静擦了擦泪水。

    ……这件事说起来,要追溯到很多年以前了。

    当年牧玉翔的姑姑嫁到了福市的沈家,生下了表妹沈懿芸。沈懿芸每年寒暑假都要来牧家玩,渐渐对表哥情根深种。后来听说他与冯贞静相恋,这大小姐发了一通脾气,特意过来搅乱他们的恋情。

    她非要在两人约会时当电灯泡,非要表哥深夜陪自己聊天看星星,还制造了许多误会,让两人起了罅隙。直到牧玉翔不堪其扰,状告姑姑,把沈懿芸送回了福市,他才得以与冯贞静结婚。

    婚后,冯贞静刚怀孕半年,沈懿芸又从福市跑到安市,说是家里逼婚,让她嫁给一个讨厌的男人,所以想在牧家躲上一段时间。牧玉翔和冯贞静心软,同意了。这一次沈懿芸装出了几分贤淑,温柔地照顾表嫂,让牧家一家子都觉得这小妮子转性了,也便不再防着她。

    谁知道她暗地里使了不知多少诡计要让冯贞静落胎,当着牧家人是一套,对着冯贞静又是另一副嘴脸。冯贞静到公公婆婆和丈夫面前诉说她的恶形恶状,她却哭哭啼啼,说什么“表嫂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我真的是好心……”

    后半个孕期,冯贞静苦不堪言,最终还是着了道,被沈懿芸陷害到早产。原本定好了高级妇产医院,哪知发作时在路上羊水都流干了,孩子又急着出来,只得就近到了一家公立医院生产。

    孩子生出来,是沈懿芸从护士手里抱过来送到牧家小夫妻手上的,谁也没有怀疑这其中的曲折。在冯贞静坐月子期间,沈懿芸故态复萌,晚上脱了衣服跑到牧玉翔的床上,并且通知冯贞静来“捉奸”。气得冯贞静产后抑郁症爆发,差点没自杀。

    冯家是安市勋贵,在官场中有些分量,再也看不下去,接回冯贞静,让牧家赶走沈懿芸,否则就让两人离婚……

    忆及往事,夫妻两个都眼圈通红。

    牧玉翔握着冯贞静的手说:“贞静,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当年你抑郁症太严重,我怕说了让你情绪更差,所以才一直没有告诉你……”